新聞 / 百家爭鳴
潮起香江》引用緊急法等於開了防洪閘門
2019-10-07 09:00:00
A+
A
A-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鄭漢良

十月四日,香港過了一個沒有燦爛煙花,只有硝煙四射的中華人民共和國70壽典的三天之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終於一如各界所料動用緊急法賦予她的特權,從十月五日凌晨開始實施反蒙面法,理由是她相信這會遏止「蒙面暴徒」對社會造成的破壞。同樣一如各界所料(北京在港的代理團夥除外),林鄭早上宣布反蒙面法才幾個小時後,成千上萬的上班一族已經在中環開始聚集,他們幾乎個個都帶上口罩面罩高喊「反極權、戴口罩」口號,夜幕低垂後,「蒙面暴徒」更在多區進行「標靶性」的破壞,首當其衝的是親中商企,當然還少不了被示威者叫做「黨鐵」的港鐵車站。

 

林鄭月娥和北京在港的團夥堅信反蒙面法可以遏止目前香港瀕臨失控的局面,此舉只能證明一點,他們對香港目前情況認知的謬差,簡直令人驚訝。但從當初推出逃犯條例修訂一路走到今天這個田地,他們又何嘗不是一個謬差緊接一個謬差?套句中共經常掛在嘴邊的常用詞: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所謂的緊急法,乃港英殖民政府於1922年所制訂,即現行香港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當年的香港發生一宗中共定性為「反英抗暴」的海員大罷工事件,但事件的直接源頭卻又與孫中山和國民黨關係密切。1月初發生的罷工逐步擴大到多個行業,後來更演變為「沙田慘案」,港督3月3日下達全港戒嚴令,當天香港有逾2000餘工人步行上廣州,至九龍港附近之沙田,英國軍警向工人開槍射擊,死3人,傷數百人,引起香港華人更大憤怒與恐慌。到了3月8日,即罷工持續了56天之後,工會終於取得最終勝利。港英政府取消封閉海員工會和運輸工會之命令,釋放被捕工人,增加工資,撫恤死難者。

 

當年香港的宗主國英國又是怎生的一個光景?一次大戰在1918年結束,隨後一段時期有拜工業革命以及海上強大的軍事力量所賜,大英帝國無論在版圖面積或統治的人口,均達到歷史的頂峰。米字旗下有6億子民,幾乎是當時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英帝國當年的超強地位,足可睥睨全球。

 

當我們了解成立緊急法的歷史背景,不難發現一個由世界超強統治下的香港,它的洋人政府尚且會聽從民意而釋放被捕的華人,撫恤死難者,並且在之後一百年的太平盛世下(除了左派激進分子在1967年策動的大暴動),將一個毫無天然資源的漁村發展成世界一個金融中心。反觀今天,一個還在發夢做超強的宗主國,看到香港自己子民被警暴毒打甚至實彈射殺竟然還鼓掌叫好,難怪示威者要訴諸美國和國際的援手了。

 

有人將港英政府在1967年動用緊急法對付隨地放置炸彈的左派暴徒,來合理化今天林鄭政府的舉措,這不但是不倫不類,而且是故意混淆視聽。姑且不論當年的暴動連中共最高領導人之一的周恩來態度飄忽,甚至到了後來還力阻解放軍派兵進入香港(詳見中共的《黨史縱橫》檔案),避免搞垮香港,壞了北京對港的「長期利用、充分打算」政策。而且當時的香港經過長達8個月的真假炸彈煎熬,甚至有廣播員因言賈禍而被燒死的恐怖氣氛之下,市民普遍要求港英政府出手懲治「左仔」的態度明顯不過,與今天林鄭政府和警察的民望支持度跌倒谷底,又怎可同日而語?

 

從反蒙面法實施了四天的結果這倒奇怪,警民衝突的暴力有增無減,示威者將憤怒朝向一切親中的商企和保皇黨議員辦公室發洩,進行大肆的破壞。港府多次的錯估民意,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自取其辱。

 

在反蒙面法失效之後,林鄭手執緊急法這把尚方寶劍,相信很快還有其他招數陸續出台,例如叫停下個月24日保皇黨們必輸無疑的區議會選舉,又或者宣布局部地區的戒嚴宵禁令。財政司陳茂波已經否認外界傳聞指林鄭或可能宣布外匯管制,他說,港幣自由兌換是基本法「莊嚴」的承諾。這倒奇怪,基本法裡面有不莊嚴的承諾嗎?

 

林鄭有了這個緊急法,香港還需要什麼勞什子的基本法23條立法?開了防洪閘門之後,要把它關上談何容易。世上哪有人嫌權力太多的?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鄭漢良

十月四日,香港過了一個沒有燦爛煙花,只有硝煙四射的中華人民共和國70壽典的三天之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終於一如各界所料動用緊急法賦予她的特權,從十月五日凌晨開始實施反蒙面法,理由是她相信這會遏止「蒙面暴徒」對社會造成的破壞。同樣一如各界所料(北京在港的代理團夥除外),林鄭早上宣布反蒙面法才幾個小時後,成千上萬的上班一族已經在中環開始聚集,他們幾乎個個都帶上口罩面罩高喊「反極權、戴口罩」口號,夜幕低垂後,「蒙面暴徒」更在多區進行「標靶性」的破壞,首當其衝的是親中商企,當然還少不了被示威者叫做「黨鐵」的港鐵車站。

 

林鄭月娥和北京在港的團夥堅信反蒙面法可以遏止目前香港瀕臨失控的局面,此舉只能證明一點,他們對香港目前情況認知的謬差,簡直令人驚訝。但從當初推出逃犯條例修訂一路走到今天這個田地,他們又何嘗不是一個謬差緊接一個謬差?套句中共經常掛在嘴邊的常用詞: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所謂的緊急法,乃港英殖民政府於1922年所制訂,即現行香港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當年的香港發生一宗中共定性為「反英抗暴」的海員大罷工事件,但事件的直接源頭卻又與孫中山和國民黨關係密切。1月初發生的罷工逐步擴大到多個行業,後來更演變為「沙田慘案」,港督3月3日下達全港戒嚴令,當天香港有逾2000餘工人步行上廣州,至九龍港附近之沙田,英國軍警向工人開槍射擊,死3人,傷數百人,引起香港華人更大憤怒與恐慌。到了3月8日,即罷工持續了56天之後,工會終於取得最終勝利。港英政府取消封閉海員工會和運輸工會之命令,釋放被捕工人,增加工資,撫恤死難者。

 

當年香港的宗主國英國又是怎生的一個光景?一次大戰在1918年結束,隨後一段時期有拜工業革命以及海上強大的軍事力量所賜,大英帝國無論在版圖面積或統治的人口,均達到歷史的頂峰。米字旗下有6億子民,幾乎是當時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英帝國當年的超強地位,足可睥睨全球。

 

當我們了解成立緊急法的歷史背景,不難發現一個由世界超強統治下的香港,它的洋人政府尚且會聽從民意而釋放被捕的華人,撫恤死難者,並且在之後一百年的太平盛世下(除了左派激進分子在1967年策動的大暴動),將一個毫無天然資源的漁村發展成世界一個金融中心。反觀今天,一個還在發夢做超強的宗主國,看到香港自己子民被警暴毒打甚至實彈射殺竟然還鼓掌叫好,難怪示威者要訴諸美國和國際的援手了。

 

有人將港英政府在1967年動用緊急法對付隨地放置炸彈的左派暴徒,來合理化今天林鄭政府的舉措,這不但是不倫不類,而且是故意混淆視聽。姑且不論當年的暴動連中共最高領導人之一的周恩來態度飄忽,甚至到了後來還力阻解放軍派兵進入香港(詳見中共的《黨史縱橫》檔案),避免搞垮香港,壞了北京對港的「長期利用、充分打算」政策。而且當時的香港經過長達8個月的真假炸彈煎熬,甚至有廣播員因言賈禍而被燒死的恐怖氣氛之下,市民普遍要求港英政府出手懲治「左仔」的態度明顯不過,與今天林鄭政府和警察的民望支持度跌倒谷底,又怎可同日而語?

 

從反蒙面法實施了四天的結果這倒奇怪,警民衝突的暴力有增無減,示威者將憤怒朝向一切親中的商企和保皇黨議員辦公室發洩,進行大肆的破壞。港府多次的錯估民意,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自取其辱。

 

在反蒙面法失效之後,林鄭手執緊急法這把尚方寶劍,相信很快還有其他招數陸續出台,例如叫停下個月24日保皇黨們必輸無疑的區議會選舉,又或者宣布局部地區的戒嚴宵禁令。財政司陳茂波已經否認外界傳聞指林鄭或可能宣布外匯管制,他說,港幣自由兌換是基本法「莊嚴」的承諾。這倒奇怪,基本法裡面有不莊嚴的承諾嗎?

 

林鄭有了這個緊急法,香港還需要什麼勞什子的基本法23條立法?開了防洪閘門之後,要把它關上談何容易。世上哪有人嫌權力太多的?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