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國家應正視八卦山古戰場史實的釐清
2019-09-30 17:55:00
A+
A
A-

彰化縣政府在乙未保台和平紀念公園舉行「108年彰化縣各界公祭明鄭蔣、鄧二公暨乙未抗日烈士祭典」,圖為縣府秘書長賴振溝代表王惠美縣長主祭,率同烈士遺族、各機關團體、學校及各界代表等百餘人向乙未抗日烈士祭典獻花。(圖/翻攝自彰化縣政府官網)

 

作者/陳婉真

彰化縣政府於8月31日發布一則新聞稿說,縣府當天上午在乙未保台和平紀念公園舉行「108年彰化縣各界公祭明鄭蔣、鄧二公暨乙未抗日烈士祭典」,祭典由縣府秘書長賴振溝代表王惠美縣長主祭,率同烈士遺族、各機關團體、學校及各界代表等百餘人陪祭、與祭,向明鄭蔣毅庵、鄧顯祖二位將軍及諸位抗日烈士靈位上香祭拜、獻花、朗誦祭文,以慰先烈英靈。

 

如果我沒有記錯,這應該是這一兩年縣府才會發布這則新聞,因為位在八卦山的乙未保台紀念公園雖然已經在那裡有一段時日了,但鮮少被注意到,更少人去探究它的真正意義。

 

事情的起源是在1965年,彰化縣府修建八卦山道路時,於八卦山腳的「坑子內」發現679具骨骸,不知道縣府用了什麼科學方法,得出來的結論,就說那是1895年「乙未戰爭」的烈士遺骨。

 

1983年元月,彰化縣政府在八卦山戰役遺址設立「八卦山抗日烈士紀念碑公園」,並將遺骸移奉此地。2008年2月,公園改名為「乙未保台和平紀念公園」。

 

會改名為「乙未保台和平紀念公園」,是因為那時已經解嚴,一位在台中的魏姓新聞界朋友跑去遊說當時的縣長卓伯源,告訴他乙未戰爭的故事。縣長聽了覺得很有意義,就在文化局後山,日治時期通往彰化神社樓梯口,利用文化局閱覽室,闢建了一間乙未保台紀念館。館內還有日治時期遺留下來的地下通道,可以通到八卦山銀橋下。

八卦山乙未保台紀念館位在原彰化神社階梯口,裡面有地道通到八卦山銀橋下,紀念館由城市及觀光發展處主管、八卦山上的乙未保台紀念公園由民政處主政,各自為政、權責不分及應付心態,導致饒富意義的台灣史古戰場鮮為人知,殊為可惜。(圖/陳婉真攝)

奇怪的是,這間位在原文化局閱覽室的紀念館,主管機關卻是城市及觀光處,裡面的地下道原屬警察局主管;而乙未抗日烈士祭典則由民政處負責,另外,八卦山在中央還屬於參山國家風景區所轄。一個小小的紀念公園及紀念館就分屬那麼多不同單位經管,權責不明及應付心態也就不足為奇。

 

話說乙未戰爭,從前的歷史課本只教到甲午戰爭,甲午戰爭是導致台灣被清廷割讓給日本的、台灣近代史上很重要的一場戰爭,但甲午戰爭的戰場不在台灣,反而是第二年日本人準備依條約前來接收台灣,才發生全島一連串的抵抗事件,通稱乙未戰爭,歷史課本卻鮮少提及。

 

我們在歷史課本只讀到台灣民主國,真正的台灣民主國歷史短到不像話,而且醜態百出,例如台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化妝成鄉間老嫗倉皇逃走,民間因而留下一句「阿婆浪港」的俗語;清國政府更通令東南各省絕不可以幫助台灣建國,否則將危及京師。

 

乙未戰爭則是民間自發的抗日行為,其中最慘烈的一役為八卦山戰役。從5月24日台灣民主國成立;5月28日李經芳將台灣交讓給日本,日本海軍大將樺山資紀帶兵5千從澳底登岸;台灣人從瑞芳開始一路抵抗,6月3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師團本隊,並由樺山統軍攻陷基隆;4日唐景崧總統夜逃至淡水、5日逃往廈門,直到8月29日能久親王攻陷八卦山、彰化城破。

 

這3個月間,以臨時組成的民兵為主力,和日方正規軍的全面戰鬥,雙方戰力的懸殊可以想見。雖然有人批評那種扺抗根本是以卵擊石,或是另有其他目的,但觀諸今日香港,比起當年台灣人守衛鄉土的意志與犧牲之慘烈,同樣令人動容。

 

尤其八卦山戰役中,根據吳德功在《讓臺記》中的記載,知府黎景嵩、知縣羅樹勳奔逃,黑旗軍統領吳彭年力戰而死,客家領袖吳湯興戰死東門外,吳妻投水而死。最初的統計是「軍民死者4、5百人」,但隨後死傷日益增多,彰化城爆發瘟疫,死亡人數由千餘人到「師團健者約5分之1」,也就是5分之4的日本兵死於疫症,「山根少將、中岡大佐、緒方參謀及其他將校,多入鬼籍。」死亡人數之多可以想見。

 

巧合的是,無論是1895年乙未戰爭彰化城破、1945年二次大戰日本投降,以及1958年的八二三砲戰,全都發生在八月間,三次戰役台灣人死傷都非常慘重,乙未戰爭在八卦山的紀念碑,縣府每年的8月31日會祭拜(為什麼不是城破的8月29日?);八二三砲戰雖有紀念活動,多數是吹噓哪個將軍的功績,不信你去問各地方政府:縣內有多少子弟死於八二三砲戰?至少彰化縣政府的答覆是說:「年代久遠,無從查起。」二戰戰死及失踪人數超過五萬人,至今沒有一個國家級的單位作任何處理,遑論祭拜!這是對保護台灣而喪命的先人應有的態度嗎?

 

更離譜的是,祭拜乙未烈士的儀式中,參雜「公祭明鄭蔣、鄧二公」同時祭拜,明鄭蔣、鄧二公是指蔣毅庵及鄧顯祖,兩人均為明鄭王朝的軍官,都是平「番亂」有功人士,也就是把台灣史上唯一出現的原住民王國「大肚王朝」幾乎滅族的鄭成功部隊將領。兩人都葬在彰化,尤其此「蔣公」和後來的彼「蔣公」常被人搞混,蔣毅庵曾屯田的大甲有一條「蔣公路」,差點被誤為彼蔣公而改名,但如果從原住民的立場,此蔣公是滅族仇人,怎麼可以當英雄祭拜?

 

我們再看彰化縣政府的新聞稿竟然說:「明鄭時期有蔣、鄧二位將軍為驅逐荷蘭人而在八卦山英勇殉難;清領時期中日甲午戰爭後,中日簽訂馬關條約將臺灣割予日本,時吳彭年、吳湯興等臺灣先民為抵禦日軍佔臺,於乙未年八卦山之役群起組成抗日義軍,挺身保家衛國而壯烈犠牲。為紀念先賢先烈英烈事蹟,彰化縣各界每年於8月31日舉辦追思祭典,以感恩的心告慰先賢先烈,向烈士致上最崇高敬意。 」

 

一則短短的新聞稿錯誤百出,蔣鄧和驅逐荷蘭人有什麼關係?抗日軍也不是在八卦山組成義軍,而是民兵從北打到南,苗栗客家人吳湯興才會死在八卦山。多年前我就目睹一位客委會高官都不知道吳湯興死在哪裡。

 

著名的《一九八四》作者喬治歐威爾有一句名言:「掌握過去的人掌握未來;掌握現在的人掌握過去(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我們看各先進國家對待這些史實,都是設立博物館及專責機構逐一探究而後公諸於世,哪像這樣,中央政府不管,地方政府各機關抱持應付了事的心態?

 

今年新課綱開始實施,教育部如果責成各國民中小學,以這些鄉土故事各自去研究,一定比那些不求甚解的大人們展現更好的成績;交通部在補助國民中小學生旅遊時,如果能規定一定比例的古蹟及歷史事件的探索,才能真正落實鄉土教育的意義。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彰化縣政府在乙未保台和平紀念公園舉行「108年彰化縣各界公祭明鄭蔣、鄧二公暨乙未抗日烈士祭典」,圖為縣府秘書長賴振溝代表王惠美縣長主祭,率同烈士遺族、各機關團體、學校及各界代表等百餘人向乙未抗日烈士祭典獻花。(圖/翻攝自彰化縣政府官網)

 

作者/陳婉真

彰化縣政府於8月31日發布一則新聞稿說,縣府當天上午在乙未保台和平紀念公園舉行「108年彰化縣各界公祭明鄭蔣、鄧二公暨乙未抗日烈士祭典」,祭典由縣府秘書長賴振溝代表王惠美縣長主祭,率同烈士遺族、各機關團體、學校及各界代表等百餘人陪祭、與祭,向明鄭蔣毅庵、鄧顯祖二位將軍及諸位抗日烈士靈位上香祭拜、獻花、朗誦祭文,以慰先烈英靈。

 

如果我沒有記錯,這應該是這一兩年縣府才會發布這則新聞,因為位在八卦山的乙未保台紀念公園雖然已經在那裡有一段時日了,但鮮少被注意到,更少人去探究它的真正意義。

 

事情的起源是在1965年,彰化縣府修建八卦山道路時,於八卦山腳的「坑子內」發現679具骨骸,不知道縣府用了什麼科學方法,得出來的結論,就說那是1895年「乙未戰爭」的烈士遺骨。

 

1983年元月,彰化縣政府在八卦山戰役遺址設立「八卦山抗日烈士紀念碑公園」,並將遺骸移奉此地。2008年2月,公園改名為「乙未保台和平紀念公園」。

 

會改名為「乙未保台和平紀念公園」,是因為那時已經解嚴,一位在台中的魏姓新聞界朋友跑去遊說當時的縣長卓伯源,告訴他乙未戰爭的故事。縣長聽了覺得很有意義,就在文化局後山,日治時期通往彰化神社樓梯口,利用文化局閱覽室,闢建了一間乙未保台紀念館。館內還有日治時期遺留下來的地下通道,可以通到八卦山銀橋下。

八卦山乙未保台紀念館位在原彰化神社階梯口,裡面有地道通到八卦山銀橋下,紀念館由城市及觀光發展處主管、八卦山上的乙未保台紀念公園由民政處主政,各自為政、權責不分及應付心態,導致饒富意義的台灣史古戰場鮮為人知,殊為可惜。(圖/陳婉真攝)

奇怪的是,這間位在原文化局閱覽室的紀念館,主管機關卻是城市及觀光處,裡面的地下道原屬警察局主管;而乙未抗日烈士祭典則由民政處負責,另外,八卦山在中央還屬於參山國家風景區所轄。一個小小的紀念公園及紀念館就分屬那麼多不同單位經管,權責不明及應付心態也就不足為奇。

 

話說乙未戰爭,從前的歷史課本只教到甲午戰爭,甲午戰爭是導致台灣被清廷割讓給日本的、台灣近代史上很重要的一場戰爭,但甲午戰爭的戰場不在台灣,反而是第二年日本人準備依條約前來接收台灣,才發生全島一連串的抵抗事件,通稱乙未戰爭,歷史課本卻鮮少提及。

 

我們在歷史課本只讀到台灣民主國,真正的台灣民主國歷史短到不像話,而且醜態百出,例如台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化妝成鄉間老嫗倉皇逃走,民間因而留下一句「阿婆浪港」的俗語;清國政府更通令東南各省絕不可以幫助台灣建國,否則將危及京師。

 

乙未戰爭則是民間自發的抗日行為,其中最慘烈的一役為八卦山戰役。從5月24日台灣民主國成立;5月28日李經芳將台灣交讓給日本,日本海軍大將樺山資紀帶兵5千從澳底登岸;台灣人從瑞芳開始一路抵抗,6月3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師團本隊,並由樺山統軍攻陷基隆;4日唐景崧總統夜逃至淡水、5日逃往廈門,直到8月29日能久親王攻陷八卦山、彰化城破。

 

這3個月間,以臨時組成的民兵為主力,和日方正規軍的全面戰鬥,雙方戰力的懸殊可以想見。雖然有人批評那種扺抗根本是以卵擊石,或是另有其他目的,但觀諸今日香港,比起當年台灣人守衛鄉土的意志與犧牲之慘烈,同樣令人動容。

 

尤其八卦山戰役中,根據吳德功在《讓臺記》中的記載,知府黎景嵩、知縣羅樹勳奔逃,黑旗軍統領吳彭年力戰而死,客家領袖吳湯興戰死東門外,吳妻投水而死。最初的統計是「軍民死者4、5百人」,但隨後死傷日益增多,彰化城爆發瘟疫,死亡人數由千餘人到「師團健者約5分之1」,也就是5分之4的日本兵死於疫症,「山根少將、中岡大佐、緒方參謀及其他將校,多入鬼籍。」死亡人數之多可以想見。

 

巧合的是,無論是1895年乙未戰爭彰化城破、1945年二次大戰日本投降,以及1958年的八二三砲戰,全都發生在八月間,三次戰役台灣人死傷都非常慘重,乙未戰爭在八卦山的紀念碑,縣府每年的8月31日會祭拜(為什麼不是城破的8月29日?);八二三砲戰雖有紀念活動,多數是吹噓哪個將軍的功績,不信你去問各地方政府:縣內有多少子弟死於八二三砲戰?至少彰化縣政府的答覆是說:「年代久遠,無從查起。」二戰戰死及失踪人數超過五萬人,至今沒有一個國家級的單位作任何處理,遑論祭拜!這是對保護台灣而喪命的先人應有的態度嗎?

 

更離譜的是,祭拜乙未烈士的儀式中,參雜「公祭明鄭蔣、鄧二公」同時祭拜,明鄭蔣、鄧二公是指蔣毅庵及鄧顯祖,兩人均為明鄭王朝的軍官,都是平「番亂」有功人士,也就是把台灣史上唯一出現的原住民王國「大肚王朝」幾乎滅族的鄭成功部隊將領。兩人都葬在彰化,尤其此「蔣公」和後來的彼「蔣公」常被人搞混,蔣毅庵曾屯田的大甲有一條「蔣公路」,差點被誤為彼蔣公而改名,但如果從原住民的立場,此蔣公是滅族仇人,怎麼可以當英雄祭拜?

 

我們再看彰化縣政府的新聞稿竟然說:「明鄭時期有蔣、鄧二位將軍為驅逐荷蘭人而在八卦山英勇殉難;清領時期中日甲午戰爭後,中日簽訂馬關條約將臺灣割予日本,時吳彭年、吳湯興等臺灣先民為抵禦日軍佔臺,於乙未年八卦山之役群起組成抗日義軍,挺身保家衛國而壯烈犠牲。為紀念先賢先烈英烈事蹟,彰化縣各界每年於8月31日舉辦追思祭典,以感恩的心告慰先賢先烈,向烈士致上最崇高敬意。 」

 

一則短短的新聞稿錯誤百出,蔣鄧和驅逐荷蘭人有什麼關係?抗日軍也不是在八卦山組成義軍,而是民兵從北打到南,苗栗客家人吳湯興才會死在八卦山。多年前我就目睹一位客委會高官都不知道吳湯興死在哪裡。

 

著名的《一九八四》作者喬治歐威爾有一句名言:「掌握過去的人掌握未來;掌握現在的人掌握過去(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我們看各先進國家對待這些史實,都是設立博物館及專責機構逐一探究而後公諸於世,哪像這樣,中央政府不管,地方政府各機關抱持應付了事的心態?

 

今年新課綱開始實施,教育部如果責成各國民中小學,以這些鄉土故事各自去研究,一定比那些不求甚解的大人們展現更好的成績;交通部在補助國民中小學生旅遊時,如果能規定一定比例的古蹟及歷史事件的探索,才能真正落實鄉土教育的意義。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