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泰順看台灣》蔡總統論文爭議難以止息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楊泰順看台灣》蔡總統論文爭議難以止息
2019-09-29 22:50:00
A+
A
A-

蔡英文總統論文的羅生門,讓她的過往顯得都像一團「謎」。(圖/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作者/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為了平息坊間對蔡總統35年前是否完成博士論文的質疑,總統府在23日特地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公開秀出博士論文原稿。隨即國圖也在27日公布,蔡總統的論文將提供大眾審閱,照理爭議將可以落幕。但當筆者坐在電視機前,看著總統府官員戴著白手套小心翼翼的展示那一頁頁35年前的打字稿時,筆者感覺真相並未大白,有許多的疑點仍未獲得解答。

 

重點不是在蔡是否寫了論文,或論文是否具備應有水準,而是在撰寫人與倫敦大學對論文的處理態度,的確存在太多悖於常理的蹊蹺。正如呂前副總統受訪時所說,總統府的記者會「只是證明蔡英文當年有寫論文,但論文有沒有獲得通過,則有待大家一起去了解與檢驗。」

 

完成博士學位對一個知識分子來說,是何等重要的人生大事,凡走過這段過程的學子,均無不對心血結晶的博士論文呵護有加。提出口試時,論文確實可能沒有裝訂,以便口試委員容易批閱;此外,口試委員也會對內容提出修改建議,未來頁次與排版也會大幅變動,故而太早裝訂並沒有太大意義。

 

但口試一通過,修正後的內容一旦獲得口試委員認可,學校通常會要求博士候選人將論文重新謄打,送交特定印刷廠,使用指定磅數紙張印刷,並依學校規定裝訂成冊。裝訂冊數可由博士生指定,但因為裝訂費用昂貴,窮學生為了節省經費,通常在滿足學校規定的送繳冊數後,只會加訂一本留給自己做終生的紀念。

 

筆者完成博士學位返台任教迄今32年,雖然搬了好幾次家,也出版了若干著作,但這本裝訂好的博士論文仍然被視為個人最珍視的著作,一直予以妥善的保存。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在秀出蔡總統的博士論文散頁原稿時,特別說明這是一張張打字原稿,因是原稿所以未加裝訂。這樣的說詞讓人覺得有些欲蓋彌彰,因為只有一種狀況會出現論文以散頁的形式存在,那就是論文口試通過後博士生未依口試委員指示完成修改,或修改後未能讓口試委員感到滿意,使得該論文處於一種「未完成」的狀態。

 

在此一狀況下,學校可能仍會註記「博士論文口試通過」,但因論文尚未定稿,學校也無法收到最後的裝訂本。這或是為何,與蔡同期的106本博士論文均可在政經學院圖書館輕易取得,唯獨蔡卻只有2019年才補送一本缺頁與格式混亂的裝訂本,而且還設下許多規定限制閱覽。

 

任何授予博士學位的中外大學,一定會在學生完成博士學位時,要求繳交至少一份博士論文存放於圖書館,而這本博士論文必然是以書籍方式裝訂成冊,絕不可能是散頁的打字稿。而若論文必須裝訂成冊繳交學校,用膝蓋想也知道,博士生必會額外裝訂一本留給自己。

 

原先口試的散頁版本,在論文裝訂成冊後,應該很少人還會繼續留存。故而,蔡總統秀出保存35年的博士論文,竟是一張張的打字稿,似乎有悖常理。合理的解釋是,這本論文雖然歷經35年,但仍然尚未修改完成,故無法裝訂成冊。

 

蔡英文說,她當年從英國返台並順利進入政治大學任教,學位資格當然經過政大校方與教育部的嚴格審查,大眾不應有過多的揣測。但早期中外學校延聘師資的審核較為寬鬆,就算是博士論文口試尚未通過,也可能以博士候選人資格應聘教學。

 

筆者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時,便曾發生一名助理教授以博士候選人資格取得聘書,教了兩年書後返回母校參加論文口試,結果鎩羽而歸。但回校後卻謊稱論文通過,學校也未加查證便相信他已取得博士學位,隨後還將他晉升為副教授。此事後來遭人舉發,該教授最後只有黯然離開教職。

 

但如果同一國家內的口試結果都可能被謊報,蔡英文若有意掩蓋她千里之外論文尚未完成的真相,相信會有不少操作的空間。筆者期待,政大或教育部能公開更多當年蔡英文申請教職的資料。因為政大當然不可能接受散頁的論文作為完成博士的依據;而若蔡博士的論文曾經裝訂成冊,何以她迄今保存的卻仍然是散頁的版本?

 

在這整個爭議過程中,受害最大的恐怕是倫敦政經學院的校譽。一所國際知名的學術殿堂,在處理論文爭議上,竟「離離落落」的宛如野雞大學。該校雖在多處公開資訊中顯示,蔡確實在1984年取得博士學位,但校圖書架卻不曾陳列論文的裝訂本。唯一海內孤本雖存放於「婦女圖書館」,但卻是2019年的補繳版本,且學者閱覽後表示,該論文宛如草稿,不僅格式不符甚至還有缺頁。

 

總統府發言人表示,蔡當年確有呈交論文,遺失乃圖書館的疏失,這豈是一所國際一流大學所應該發生的狀況?且根據圖書館的說法,撰寫人要求論文的閱覽必須遵守許多不合常情的限制;但蔡英文在公開受訪表示,她並沒有作出這類指示,政經學院何以擅作主張?

 

一個對自己學術水準有信心的大學,對論文通過與否出現爭議時,理應理直氣壯主動為學生澄清,但學校卻寧可揹負遺失論文的譴責而不敢積極說明讓爭議越演越烈,這豈是一流大學應有的表現?

 

作者簡介

楊泰順,1987年獲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政治學博士,師事選擇學派大師Ostrom夫婦,博士論文於1989年被美國政治學會推舉為該年度全美政治思想類最佳博士論文。其後返國於國立政治大學任教。

1994年當選省議員,1998年底因政府推動精省離開政壇,於次年進入文大政治系及政治研究所任教,自此以公共知識份子為職志,在各媒體撰稿介紹正確的民主政治理念。著有《到憲政之路》、《民主與社會》、《建立遊說活動管理制度之研究》、《利益團體政治》、《被誤解的國會》、《國會政治解析》等書。

蔡英文總統論文的羅生門,讓她的過往顯得都像一團「謎」。(圖/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作者/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為了平息坊間對蔡總統35年前是否完成博士論文的質疑,總統府在23日特地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公開秀出博士論文原稿。隨即國圖也在27日公布,蔡總統的論文將提供大眾審閱,照理爭議將可以落幕。但當筆者坐在電視機前,看著總統府官員戴著白手套小心翼翼的展示那一頁頁35年前的打字稿時,筆者感覺真相並未大白,有許多的疑點仍未獲得解答。

 

重點不是在蔡是否寫了論文,或論文是否具備應有水準,而是在撰寫人與倫敦大學對論文的處理態度,的確存在太多悖於常理的蹊蹺。正如呂前副總統受訪時所說,總統府的記者會「只是證明蔡英文當年有寫論文,但論文有沒有獲得通過,則有待大家一起去了解與檢驗。」

 

完成博士學位對一個知識分子來說,是何等重要的人生大事,凡走過這段過程的學子,均無不對心血結晶的博士論文呵護有加。提出口試時,論文確實可能沒有裝訂,以便口試委員容易批閱;此外,口試委員也會對內容提出修改建議,未來頁次與排版也會大幅變動,故而太早裝訂並沒有太大意義。

 

但口試一通過,修正後的內容一旦獲得口試委員認可,學校通常會要求博士候選人將論文重新謄打,送交特定印刷廠,使用指定磅數紙張印刷,並依學校規定裝訂成冊。裝訂冊數可由博士生指定,但因為裝訂費用昂貴,窮學生為了節省經費,通常在滿足學校規定的送繳冊數後,只會加訂一本留給自己做終生的紀念。

 

筆者完成博士學位返台任教迄今32年,雖然搬了好幾次家,也出版了若干著作,但這本裝訂好的博士論文仍然被視為個人最珍視的著作,一直予以妥善的保存。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在秀出蔡總統的博士論文散頁原稿時,特別說明這是一張張打字原稿,因是原稿所以未加裝訂。這樣的說詞讓人覺得有些欲蓋彌彰,因為只有一種狀況會出現論文以散頁的形式存在,那就是論文口試通過後博士生未依口試委員指示完成修改,或修改後未能讓口試委員感到滿意,使得該論文處於一種「未完成」的狀態。

 

在此一狀況下,學校可能仍會註記「博士論文口試通過」,但因論文尚未定稿,學校也無法收到最後的裝訂本。這或是為何,與蔡同期的106本博士論文均可在政經學院圖書館輕易取得,唯獨蔡卻只有2019年才補送一本缺頁與格式混亂的裝訂本,而且還設下許多規定限制閱覽。

 

任何授予博士學位的中外大學,一定會在學生完成博士學位時,要求繳交至少一份博士論文存放於圖書館,而這本博士論文必然是以書籍方式裝訂成冊,絕不可能是散頁的打字稿。而若論文必須裝訂成冊繳交學校,用膝蓋想也知道,博士生必會額外裝訂一本留給自己。

 

原先口試的散頁版本,在論文裝訂成冊後,應該很少人還會繼續留存。故而,蔡總統秀出保存35年的博士論文,竟是一張張的打字稿,似乎有悖常理。合理的解釋是,這本論文雖然歷經35年,但仍然尚未修改完成,故無法裝訂成冊。

 

蔡英文說,她當年從英國返台並順利進入政治大學任教,學位資格當然經過政大校方與教育部的嚴格審查,大眾不應有過多的揣測。但早期中外學校延聘師資的審核較為寬鬆,就算是博士論文口試尚未通過,也可能以博士候選人資格應聘教學。

 

筆者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時,便曾發生一名助理教授以博士候選人資格取得聘書,教了兩年書後返回母校參加論文口試,結果鎩羽而歸。但回校後卻謊稱論文通過,學校也未加查證便相信他已取得博士學位,隨後還將他晉升為副教授。此事後來遭人舉發,該教授最後只有黯然離開教職。

 

但如果同一國家內的口試結果都可能被謊報,蔡英文若有意掩蓋她千里之外論文尚未完成的真相,相信會有不少操作的空間。筆者期待,政大或教育部能公開更多當年蔡英文申請教職的資料。因為政大當然不可能接受散頁的論文作為完成博士的依據;而若蔡博士的論文曾經裝訂成冊,何以她迄今保存的卻仍然是散頁的版本?

 

在這整個爭議過程中,受害最大的恐怕是倫敦政經學院的校譽。一所國際知名的學術殿堂,在處理論文爭議上,竟「離離落落」的宛如野雞大學。該校雖在多處公開資訊中顯示,蔡確實在1984年取得博士學位,但校圖書架卻不曾陳列論文的裝訂本。唯一海內孤本雖存放於「婦女圖書館」,但卻是2019年的補繳版本,且學者閱覽後表示,該論文宛如草稿,不僅格式不符甚至還有缺頁。

 

總統府發言人表示,蔡當年確有呈交論文,遺失乃圖書館的疏失,這豈是一所國際一流大學所應該發生的狀況?且根據圖書館的說法,撰寫人要求論文的閱覽必須遵守許多不合常情的限制;但蔡英文在公開受訪表示,她並沒有作出這類指示,政經學院何以擅作主張?

 

一個對自己學術水準有信心的大學,對論文通過與否出現爭議時,理應理直氣壯主動為學生澄清,但學校卻寧可揹負遺失論文的譴責而不敢積極說明讓爭議越演越烈,這豈是一流大學應有的表現?

 

作者簡介

楊泰順,1987年獲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政治學博士,師事選擇學派大師Ostrom夫婦,博士論文於1989年被美國政治學會推舉為該年度全美政治思想類最佳博士論文。其後返國於國立政治大學任教。

1994年當選省議員,1998年底因政府推動精省離開政壇,於次年進入文大政治系及政治研究所任教,自此以公共知識份子為職志,在各媒體撰稿介紹正確的民主政治理念。著有《到憲政之路》、《民主與社會》、《建立遊說活動管理制度之研究》、《利益團體政治》、《被誤解的國會》、《國會政治解析》等書。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