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談古論今
黃萬翔細說經建故事》海蛟移防 金龍頭角崢嶸--澎湖馬公的觀光發展記憶
2019-09-28 07:00:00
A+
A
A-

澎湖馬公港。(圖/翻攝自YouTube)

 

 

〈寫在前面〉

  • 執政者或管理人往往看到眼下的困難,執著於過去的作法,停留在矛盾衝突與敍説無方的巢臼中。如何以高遠的視野,找尋創造雙贏的未來,是一個執政或管理人一生重要的使命與課題。
  • 我深信一切衝突管理,祇要用心探求問題真相,就會找到圓滿答案;祇要以無私的態度深入觀察,就一定能化解衝突與爭議。因為「答案就在問題中」。
  • 我一生本於跨域合作的多贏思維,從事國家與城鄕的建設,謹以親身體驗、解決的實際案例,在本系列專欄中提供給所有的朋友,期盼一起攜手解決衝突,共同開創美好的未來。                                            

–作者

 

 作者/黃萬翔

耗資12億3000多萬元的澎湖馬公金龍頭營區遷建工程,由軍方委託縣政府以「代拆代建,先建後遷」方式辦理,2018年9月正式落成啟用。新營區以嶄新的面貌重現海軍基地新未來,也開啟了馬公金龍頭國際商港及遊輪碼頭的新希望。

  

金龍頭海軍海蛟三中隊位在馬公港咽喉的位置,是馬公港開發成為國際觀光客進出的重要國際商港建設區位。海軍金龍頭海蛟中隊營區的釋出案討論了近二十年,一直到2008年才獲得馬總統及當時國防部陳肇敏部長的同意。

 

由於牽涉數個單位,前後開了多場協調會,在2009年4月做成決議後,相關部會才展開遷建計畫的先期規劃與評估,隔年完成遷建及都市計畫整體規劃。

 

2010年8月,林炳坤委員邀同我及王乾發縣長一起在澎湖縣政府就金龍頭營區海蛟中隊遷建事宜,邀集國防部、交通部、高雄港務局、澎湖縣政府,以及有關單位共同協商。

 

主要的重點在於,配合未來澎湖縣發展國際商港及遊輪停泊的需要,金龍頭營區佔有港區的重要區位,希望海軍營區用地能夠遷移。

 

海軍營區遷建經費核算、土地撥用與未來用地規劃營運等相關事宜,依照國防部營區遷建的慣例,縣政府需要與國防部共同覓妥適當的遷建用地撥用給國防部使用,並由縣政府依照代拆代建和先建後遷的原則辦理。

 

基於軍事國防與地方發展需要,國防部原則上同意遷移,但是對於遷建規劃內容以及經費預算的編列,仍需與縣政府協商確定。

 

而對於遷建後的基地如何有效規畫營運,也需要與交通部高雄港務局研商,確立未來規畫營運主體及預算的編列與支應。

  

有關金龍頭營區土地撥用問題,高雄港務局表示樂意配合澎湖縣政規劃辦理撥用,但礙於高雄港務局為營業單位,需有償撥用土地,加上需負擔軍方遷建費用,金額過於龐大無法負擔。

 

不過,由於會中討論海軍和高雄港務局分別提出的經費落差極大,我建議以「等設施、等規模、等功能」的原則編列遷建預算,屬於擴建及未來發展的設施由國防部編列經費預算支應,拆遷的部分則由縣政府實地勘查核對並負責支應,相關預算的編列統籌由離島建設基金來審核確立。經過多次會商,終於達成協議,開始推動遷建事宜。

 

此後又過了幾年,直到2016年1月22日動工,共計有陸域設施包含隊部大樓、彈藥庫、多功能休閒館、修護工廠等4項主體建築工程;海域設施工程包含新建碼頭550公尺、泊地內水深疏浚至6公尺等5個標案,工程費高達新台幣12億3000多萬元。

 

馬公金龍頭營區代遷代建案在2018年9月正式落成啟用,原本駐守在金龍頭營區的海蛟中隊,將移至海軍馬公基地測天島。啟用典禮由海軍司令部主持,澎湖縣長陳光復、正副議長劉陳昭玲、陳雙全及馬公市長葉竹林出席剪綵儀式,澎湖防衛指揮部戰鼓隊、舞龍隊也到現場表演,氣氛熱烈,不僅以嶄新的面貌重現海軍基地,也開啟了馬公金龍頭國際商港及遊輪碼頭的新希望。

  

澎湖縣是個度假觀光離島,一直以來以發展為「國際休閒度假島」、「海洋文化生態島」、「藍海經濟智慧島」、「綠能生活低碳島」,以及「健康社會幸福島」為施政主軸。馬公金龍頭港灣在海軍營區遷移後,經過政府完整的規劃與開始營運,未來連結金龍頭風景區、順承門、天南鎖鑰、篤行十村眷村保存區、澎湖防衛指揮部歷史古蹟區、觀音亭濱海遊憩區等景點,將帶給澎湖縣和所有旅客有個重要的國際渡假觀光聖地。

 

小啟示

1. 城市的發展必須順應時代的變遷,考量社會經濟的需要,就原有的發展結構與設施調整適應,才能創造它的新未來。

2. 改變原有的結構必須付出代價,同時也必須解決新衍生的需要,應考量從創造未來發展的效益中獲得均衡圓滿的共贏解決方案。

 

作者簡介

黃萬翔,曾任台灣省政府市鄉規劃局局長、建設廳副廳長、都市計劃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金平立法院長辦公室主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

澎湖馬公港。(圖/翻攝自YouTube)

 

 

〈寫在前面〉

  • 執政者或管理人往往看到眼下的困難,執著於過去的作法,停留在矛盾衝突與敍説無方的巢臼中。如何以高遠的視野,找尋創造雙贏的未來,是一個執政或管理人一生重要的使命與課題。
  • 我深信一切衝突管理,祇要用心探求問題真相,就會找到圓滿答案;祇要以無私的態度深入觀察,就一定能化解衝突與爭議。因為「答案就在問題中」。
  • 我一生本於跨域合作的多贏思維,從事國家與城鄕的建設,謹以親身體驗、解決的實際案例,在本系列專欄中提供給所有的朋友,期盼一起攜手解決衝突,共同開創美好的未來。                                            

–作者

 

 作者/黃萬翔

耗資12億3000多萬元的澎湖馬公金龍頭營區遷建工程,由軍方委託縣政府以「代拆代建,先建後遷」方式辦理,2018年9月正式落成啟用。新營區以嶄新的面貌重現海軍基地新未來,也開啟了馬公金龍頭國際商港及遊輪碼頭的新希望。

  

金龍頭海軍海蛟三中隊位在馬公港咽喉的位置,是馬公港開發成為國際觀光客進出的重要國際商港建設區位。海軍金龍頭海蛟中隊營區的釋出案討論了近二十年,一直到2008年才獲得馬總統及當時國防部陳肇敏部長的同意。

 

由於牽涉數個單位,前後開了多場協調會,在2009年4月做成決議後,相關部會才展開遷建計畫的先期規劃與評估,隔年完成遷建及都市計畫整體規劃。

 

2010年8月,林炳坤委員邀同我及王乾發縣長一起在澎湖縣政府就金龍頭營區海蛟中隊遷建事宜,邀集國防部、交通部、高雄港務局、澎湖縣政府,以及有關單位共同協商。

 

主要的重點在於,配合未來澎湖縣發展國際商港及遊輪停泊的需要,金龍頭營區佔有港區的重要區位,希望海軍營區用地能夠遷移。

 

海軍營區遷建經費核算、土地撥用與未來用地規劃營運等相關事宜,依照國防部營區遷建的慣例,縣政府需要與國防部共同覓妥適當的遷建用地撥用給國防部使用,並由縣政府依照代拆代建和先建後遷的原則辦理。

 

基於軍事國防與地方發展需要,國防部原則上同意遷移,但是對於遷建規劃內容以及經費預算的編列,仍需與縣政府協商確定。

 

而對於遷建後的基地如何有效規畫營運,也需要與交通部高雄港務局研商,確立未來規畫營運主體及預算的編列與支應。

  

有關金龍頭營區土地撥用問題,高雄港務局表示樂意配合澎湖縣政規劃辦理撥用,但礙於高雄港務局為營業單位,需有償撥用土地,加上需負擔軍方遷建費用,金額過於龐大無法負擔。

 

不過,由於會中討論海軍和高雄港務局分別提出的經費落差極大,我建議以「等設施、等規模、等功能」的原則編列遷建預算,屬於擴建及未來發展的設施由國防部編列經費預算支應,拆遷的部分則由縣政府實地勘查核對並負責支應,相關預算的編列統籌由離島建設基金來審核確立。經過多次會商,終於達成協議,開始推動遷建事宜。

 

此後又過了幾年,直到2016年1月22日動工,共計有陸域設施包含隊部大樓、彈藥庫、多功能休閒館、修護工廠等4項主體建築工程;海域設施工程包含新建碼頭550公尺、泊地內水深疏浚至6公尺等5個標案,工程費高達新台幣12億3000多萬元。

 

馬公金龍頭營區代遷代建案在2018年9月正式落成啟用,原本駐守在金龍頭營區的海蛟中隊,將移至海軍馬公基地測天島。啟用典禮由海軍司令部主持,澎湖縣長陳光復、正副議長劉陳昭玲、陳雙全及馬公市長葉竹林出席剪綵儀式,澎湖防衛指揮部戰鼓隊、舞龍隊也到現場表演,氣氛熱烈,不僅以嶄新的面貌重現海軍基地,也開啟了馬公金龍頭國際商港及遊輪碼頭的新希望。

  

澎湖縣是個度假觀光離島,一直以來以發展為「國際休閒度假島」、「海洋文化生態島」、「藍海經濟智慧島」、「綠能生活低碳島」,以及「健康社會幸福島」為施政主軸。馬公金龍頭港灣在海軍營區遷移後,經過政府完整的規劃與開始營運,未來連結金龍頭風景區、順承門、天南鎖鑰、篤行十村眷村保存區、澎湖防衛指揮部歷史古蹟區、觀音亭濱海遊憩區等景點,將帶給澎湖縣和所有旅客有個重要的國際渡假觀光聖地。

 

小啟示

1. 城市的發展必須順應時代的變遷,考量社會經濟的需要,就原有的發展結構與設施調整適應,才能創造它的新未來。

2. 改變原有的結構必須付出代價,同時也必須解決新衍生的需要,應考量從創造未來發展的效益中獲得均衡圓滿的共贏解決方案。

 

作者簡介

黃萬翔,曾任台灣省政府市鄉規劃局局長、建設廳副廳長、都市計劃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金平立法院長辦公室主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