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我的九二一大地震經驗
2019-09-23 07:00:00
A+
A
A-

集集武昌宮保留地震後原貌,至今仍不時有人去拍照。(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作者/陳婉真

1999年9月21日凌晨1:47,南投縣政府正在積極籌辦「千僧護國祈福消災大法會」,我剛從中興新村的籌備會場回到宿舍沒多久,累得倒頭大睡。睡夢中感覺床鋪在震動,起初是左右搖晃,接著是上下震動,而且相當劇烈。

 

突然間,一片天昏地暗,「停電了!」我心想,這地震未免太強了,沒辦法再賴在床上,我趕緊起身,奪門而出。就在此時,屋內家具倒塌、高處的書籍等重物、廚房的杯盤鍋碗紛紛掉下,這些都是在第二天天亮回到家才看到的滿目瘡痍,令人畢生難忘的景象。只要慢一秒鐘,我不是被書櫃壓死,就是被其他雜物砸死。

 

我是在那一年五月間接受南投縣長彭百顯的邀約,到縣政府擔任社會科科長,到任不久改制為社會局,九月就碰到世紀大災難的「九二一大地震」。事後彭百顯多次提到:一直有人告訴他,台灣會有大災難,所以他在前一年就舉辦了第一次的「千僧護國祈福消災大法會」,卻遭到議會及輿論的強力撻伐。據高人表示,法會要連續辦三年才能消除大災厄,可惜因為遭到杯葛而延遲,災難就發生了。

 

漆黑中,我穿著睡衣跑到巷口出去右手邊的縣長公館,幾位住宿舍的主管也都到了,空氣中聞得到瓦斯味,大家互相叮囑不能使用打火機。隨即有人打開停在院子裡的汽車收音機,中廣的新聞報導成為我們對外唯一的聯繫管道。

 

彭縣長以手機打電話到中廣報災情,縣府同仁陸陸續續傳來縣府大樓頂樓傾斜、國民黨南投縣黨部房屋倒塌、幾個鄉鎮對外交通斷絕……天邊看到一片火紅,後來才知道是南投酒廠失火。

 

彭縣長沒多久就到消防局,我們則在縣長公館庭院待命到天微亮,大家回家換衣服後,縣府同仁全部改到縣立體育場上班。社會局負責物資收受及發放,我們的「辦公室」就在體育場前的廣場,物資不斷湧進來,捐款也從半夜開始。很多人到台銀的縣府帳戶捐款,因為同時間捐款人太多,導致台灣銀行的ATM電腦連線當機。

 

災情不斷傳進來,原來震央在南投縣!總統李登輝一大早搭直昇機抵達體育場,隨即展開一連串的救災搶險,我們也開始無日無夜的工作。很多縣府同仁本身也是災民,卻只能擦乾眼淚,公務優先,那種情況令人既不捨又感動。

 

社會局的工作既多且雜,可以說從生到死全包。體育場前的志工和同仁吵成一團,旁邊團團圍住我們的是來自各地有各種需求的災民,同仁疲於應付,現場一片混亂;一下子,殯儀館傳來冰櫃不夠、屍袋不夠、殯儀館大廳躺滿屍體,連走路都有困難,業者又趁機敲竹槓……,一天下來我的喉嚨就失聲了。

 

我是在災後大約三個禮拜才有空開車到中寮鄉開會,沿途看到原本是中寮最熱鬧的唯一一條街道,兩旁的房子全被拆除,馬路變成廢鋼筋和水泥塊堆成的峽谷。我本能的拿起相機想拍照,卻又頹然放下,這麼淒慘的景象實在不忍入鏡。

 

而街頭橋墩的兩側河床堆成一堆小山丘,那成堆的廢磚塊中夾雜沒有撿乾淨的人畜屍塊。儘管車子已經離開一段距離,車窗緊閉,依舊不時傳來陣陣腐臭味,我有四個多月不敢吃肉。

斜塔旁的集集線火車鐵軌因地層隆起,呈現明顯的高低差,只好在旁邊重新鋪設鐵軌。(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所幸來自四面八方的熱心人士不斷進來,老友蔡明華律師問我能幫什麼忙?我請她幫我們草擬「南投縣九二一震災專戶管理及運用辦法」,所有捐款的運用都需經過專戶管理委員會。

 

南投縣政府雖然收到的賑災捐款最少,卻是所有政府機構中最先成立專戶管理委員會的。但也因從中央以降,許多捐款被胡亂運用的訊息頻傳,第二年又遇到頭一次政黨輪替,沒有政黨奧援的縣長彭百顯還被誣指侵吞震災捐款,官司纏訟十一年後,終究還他清白。

 

九二一大地震對台灣近代防災觀念的影響深遠,不但訂定當天為「國家防災日」,也制訂專法,加強各項防災措施;在建築物的耐震度要求方面更加嚴格,全民防災演練也更加落實。

 

對南投縣而言,由於位置偏僻,全縣多山,原本資源就不足。九二一發生時,全縣十三鄉鎮市只有六名社工員。全台灣當時還沒有心理諮商輔導的概念,心理創傷的療癒只能靠傳統的「收驚」儀式。

 

我們在災後獲得來自全國各地的支援,並經由幾位專業社福背景人員如曹愛蘭、王增勇等老師的協助,首開邀集民間社團從事災後生活重建的先例,和許多原本只是志工團體或宗教團體簽約,請他們來協助各項生活重建的工作。

 

大家邊做邊學習磨合,彼此合作愉快,也提供了政府與民間合作推動業務的災後生活重建經驗。就資源匱乏的南投縣而言,災後重建也引進了很多外來的資源,算是因禍得福。

 

在九二一大地震二十週年前夕,我重新走訪當年幾處受災最嚴重的地區,已經幾乎看不到震災的痕跡,只有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分別在竹山交流道附近建置的「車籠埔斷層保存園區」、在霧峰光復國中設立的「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以及鹿谷的「鳳凰谷鳥園生態園區」開放供遊客參觀,但遊客稀稀落落。

位於竹山交流道附近的車籠埔斷層保存園區及大型招牌,是很好的地震教育園區,參觀人數稀稀落落,遠不及附近的紫南宮。(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至於當年因地層隆起呈現嚴重傾斜的名間鄉台電高壓電塔,以及附近嚴重扭曲變形的集集線火車鐵軌,幾乎全被荒煙蔓草淹沒掉了。只有集集武昌宮依舊保留當年地震一樓塌陷到地底的原貌,二十年來吸引了很多觀光客前去拍照甚至捐款,廟方已在震倒的舊廟前方蓋起更大更豪華的新廟了。

名間鄉台電高壓鐵塔,剛好位在斷層帶,震後變成斜塔。(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也在九二一大地震後,人們才對於斷層帶的威力有比較具體的印象,也才終於讓我們了解所謂「人定勝天」不過是人類的幼稚病。很多大自然的力量根本是人力所無法阻擋或改變的,許多地層脆弱地區的開發必將導致未來更大的災難。

 

為了記取大災難的教訓,誠懇建議政府在推動國民旅遊補助的此刻,如果能夠指定國旅及各級學校師生,都能到相關地震景點實際參觀,旅遊兼防災知識的充實,豈不更能一舉兩得?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集集武昌宮保留地震後原貌,至今仍不時有人去拍照。(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作者/陳婉真

1999年9月21日凌晨1:47,南投縣政府正在積極籌辦「千僧護國祈福消災大法會」,我剛從中興新村的籌備會場回到宿舍沒多久,累得倒頭大睡。睡夢中感覺床鋪在震動,起初是左右搖晃,接著是上下震動,而且相當劇烈。

 

突然間,一片天昏地暗,「停電了!」我心想,這地震未免太強了,沒辦法再賴在床上,我趕緊起身,奪門而出。就在此時,屋內家具倒塌、高處的書籍等重物、廚房的杯盤鍋碗紛紛掉下,這些都是在第二天天亮回到家才看到的滿目瘡痍,令人畢生難忘的景象。只要慢一秒鐘,我不是被書櫃壓死,就是被其他雜物砸死。

 

我是在那一年五月間接受南投縣長彭百顯的邀約,到縣政府擔任社會科科長,到任不久改制為社會局,九月就碰到世紀大災難的「九二一大地震」。事後彭百顯多次提到:一直有人告訴他,台灣會有大災難,所以他在前一年就舉辦了第一次的「千僧護國祈福消災大法會」,卻遭到議會及輿論的強力撻伐。據高人表示,法會要連續辦三年才能消除大災厄,可惜因為遭到杯葛而延遲,災難就發生了。

 

漆黑中,我穿著睡衣跑到巷口出去右手邊的縣長公館,幾位住宿舍的主管也都到了,空氣中聞得到瓦斯味,大家互相叮囑不能使用打火機。隨即有人打開停在院子裡的汽車收音機,中廣的新聞報導成為我們對外唯一的聯繫管道。

 

彭縣長以手機打電話到中廣報災情,縣府同仁陸陸續續傳來縣府大樓頂樓傾斜、國民黨南投縣黨部房屋倒塌、幾個鄉鎮對外交通斷絕……天邊看到一片火紅,後來才知道是南投酒廠失火。

 

彭縣長沒多久就到消防局,我們則在縣長公館庭院待命到天微亮,大家回家換衣服後,縣府同仁全部改到縣立體育場上班。社會局負責物資收受及發放,我們的「辦公室」就在體育場前的廣場,物資不斷湧進來,捐款也從半夜開始。很多人到台銀的縣府帳戶捐款,因為同時間捐款人太多,導致台灣銀行的ATM電腦連線當機。

 

災情不斷傳進來,原來震央在南投縣!總統李登輝一大早搭直昇機抵達體育場,隨即展開一連串的救災搶險,我們也開始無日無夜的工作。很多縣府同仁本身也是災民,卻只能擦乾眼淚,公務優先,那種情況令人既不捨又感動。

 

社會局的工作既多且雜,可以說從生到死全包。體育場前的志工和同仁吵成一團,旁邊團團圍住我們的是來自各地有各種需求的災民,同仁疲於應付,現場一片混亂;一下子,殯儀館傳來冰櫃不夠、屍袋不夠、殯儀館大廳躺滿屍體,連走路都有困難,業者又趁機敲竹槓……,一天下來我的喉嚨就失聲了。

 

我是在災後大約三個禮拜才有空開車到中寮鄉開會,沿途看到原本是中寮最熱鬧的唯一一條街道,兩旁的房子全被拆除,馬路變成廢鋼筋和水泥塊堆成的峽谷。我本能的拿起相機想拍照,卻又頹然放下,這麼淒慘的景象實在不忍入鏡。

 

而街頭橋墩的兩側河床堆成一堆小山丘,那成堆的廢磚塊中夾雜沒有撿乾淨的人畜屍塊。儘管車子已經離開一段距離,車窗緊閉,依舊不時傳來陣陣腐臭味,我有四個多月不敢吃肉。

斜塔旁的集集線火車鐵軌因地層隆起,呈現明顯的高低差,只好在旁邊重新鋪設鐵軌。(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所幸來自四面八方的熱心人士不斷進來,老友蔡明華律師問我能幫什麼忙?我請她幫我們草擬「南投縣九二一震災專戶管理及運用辦法」,所有捐款的運用都需經過專戶管理委員會。

 

南投縣政府雖然收到的賑災捐款最少,卻是所有政府機構中最先成立專戶管理委員會的。但也因從中央以降,許多捐款被胡亂運用的訊息頻傳,第二年又遇到頭一次政黨輪替,沒有政黨奧援的縣長彭百顯還被誣指侵吞震災捐款,官司纏訟十一年後,終究還他清白。

 

九二一大地震對台灣近代防災觀念的影響深遠,不但訂定當天為「國家防災日」,也制訂專法,加強各項防災措施;在建築物的耐震度要求方面更加嚴格,全民防災演練也更加落實。

 

對南投縣而言,由於位置偏僻,全縣多山,原本資源就不足。九二一發生時,全縣十三鄉鎮市只有六名社工員。全台灣當時還沒有心理諮商輔導的概念,心理創傷的療癒只能靠傳統的「收驚」儀式。

 

我們在災後獲得來自全國各地的支援,並經由幾位專業社福背景人員如曹愛蘭、王增勇等老師的協助,首開邀集民間社團從事災後生活重建的先例,和許多原本只是志工團體或宗教團體簽約,請他們來協助各項生活重建的工作。

 

大家邊做邊學習磨合,彼此合作愉快,也提供了政府與民間合作推動業務的災後生活重建經驗。就資源匱乏的南投縣而言,災後重建也引進了很多外來的資源,算是因禍得福。

 

在九二一大地震二十週年前夕,我重新走訪當年幾處受災最嚴重的地區,已經幾乎看不到震災的痕跡,只有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分別在竹山交流道附近建置的「車籠埔斷層保存園區」、在霧峰光復國中設立的「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以及鹿谷的「鳳凰谷鳥園生態園區」開放供遊客參觀,但遊客稀稀落落。

位於竹山交流道附近的車籠埔斷層保存園區及大型招牌,是很好的地震教育園區,參觀人數稀稀落落,遠不及附近的紫南宮。(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至於當年因地層隆起呈現嚴重傾斜的名間鄉台電高壓電塔,以及附近嚴重扭曲變形的集集線火車鐵軌,幾乎全被荒煙蔓草淹沒掉了。只有集集武昌宮依舊保留當年地震一樓塌陷到地底的原貌,二十年來吸引了很多觀光客前去拍照甚至捐款,廟方已在震倒的舊廟前方蓋起更大更豪華的新廟了。

名間鄉台電高壓鐵塔,剛好位在斷層帶,震後變成斜塔。(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也在九二一大地震後,人們才對於斷層帶的威力有比較具體的印象,也才終於讓我們了解所謂「人定勝天」不過是人類的幼稚病。很多大自然的力量根本是人力所無法阻擋或改變的,許多地層脆弱地區的開發必將導致未來更大的災難。

 

為了記取大災難的教訓,誠懇建議政府在推動國民旅遊補助的此刻,如果能夠指定國旅及各級學校師生,都能到相關地震景點實際參觀,旅遊兼防災知識的充實,豈不更能一舉兩得?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