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泰順看台灣》審查公視董事的碰瓷黨嫌疑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楊泰順看台灣》審查公視董事的碰瓷黨嫌疑
2019-09-17 07:00:00
A+
A
A-

公共電視董事會的組成,須經審查委員會同意。圖為中華民國公共電視節目第一代片頭。(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依《公共電視法》,公共電視董事會的組成,須由立法院推舉「社會公正人士」組成審查委員會,專責審查行政院提出的董事名單。被提名人須經審查委員會四分之三多數的同意,行政院院長始得發聘。歷年來審查委員均依立院政黨席次比例,由各黨推薦人選組成,故現時的審查委員會中,民進黨推薦9位、國民黨4位,親民與時力各1位,共15位委員組成。筆者以無黨籍身分,連續兩屆榮幸的獲得國民黨推薦,擔任審查委員。

 

審查委員會既依立院政黨席次比例由各黨推薦產生,各黨儘管謹慎推薦「社會公正人士」出任,審查過程中難免還是會出現政治考量。尤其,電視廣播是重要的政治文宣工具,行政院所提人選如果具有鮮明的政黨立場,冀望在野黨的審查委員僅就專業與成就進行審查,則未免有些不食人間煙火。

 

偏偏這樣一個具有政治敏感性的人選審查,《公共電視法》訂出了必須獲得審查委員四分之三多數同意,始得延聘的高門檻。換言之,如果國民黨推薦的4位審查委員同心一氣,行政院所提人選必將全數遭到否決。但筆者接獲審查委員聘書後,國民黨當局並未給予筆者任何指示,僅只提供被提名人的背景資料給筆者參考。顯然,國民黨冀望於審查委員的,乃為公正客觀的實質審查。

 

相對於在野黨對審查程序的尊重,執政黨的表現則有些傲慢偏執。由於《公共電視法》並未明言,所謂「四分之三」門檻,是以「全體委員」或「出席委員」為計算基礎。筆者在審查前的預備會議上便提議,投票必須親力親為不得委託,且採用門檻較低的「出席委員」為計算方式。筆者動機十分單純,因為如果容許委託投票,政黨立場必然凸顯;且審查時會有頻繁的意見交換,若容許未出席者可以委託代投,不僅被委託者決策比重超過其他委員,不出席而由他人代投也有違法律對「社會公正人士」的期待。然而,此一有利於提名單位的主張,卻遭到執政黨推薦委員的全數反對。

 

結果顯示,由於國民黨推薦的審查委員有兩位缺席,其他各黨派則全數出席,當初審查會若依筆者主張,採「出席者的四分之三」與「不得委託投票」,則行政院所提的21人名單必然可以全數獲得通過。但由於否決了筆者的建議,第七屆公視董監事的第一次審查,僅7位董事1位監事取得通過門檻,董監事會也因人數不足而無法組成。

 

執政黨所推薦的委員為何甘心把「否決權」奉送給在野黨?筆者認為應該有三種可能性:1)、企圖藉在野黨的刀,砍掉黨內所不滿意的董事人選;2)、對自己推薦委員的出席率沒信心,深怕墊高在野黨的決策比重;3)、執政黨傲慢偏執,無懼在野黨抵制,甚至盤算以此營造在野黨無理抵制的話題。事後檢視各項訊息與審查過程,這三種可能性應該都同時存在。

 

立法者所以定出了「超高」的同意權門檻,無非因為他們重視公視董事的適切性。但就實際的審查過程,卻很難讓人感受到執政者對選拔董事的慎重。舉例而言,總統提名大法官時,還特別召開記者會,公開被提名人的背景與成就接受大眾檢驗;立法院審查時,也至少會召開一次的公聽會,讓各黨派有機會質詢被提名人。

 

但通過門檻更高的公視董事,卻僅僅在開會前一周,文化部發來一紙公文告知提名名單。審查過程中,委員也完全沒機會面對面評估被提名者的意願與想法,遑論要求被提名者答覆某些爭議的傳聞。由於審查者宛如工具人,只能針對書面資料行使同意權,幕後政黨的意見,對是否同意的決定便顯得十分重要,審查委員獨立自主的空間相對受到擠壓。

 

審查委員人數既以立法院各黨席次比例決定,其政治性的意涵便難以掩蓋。面對這樣一個蘊含政黨立場的組合,且同意門檻又屬超高,執政黨若希望提名名單能順利通過,與在野黨的事前協商便十分重要。如美國總統提名官員,僅需參議員半數以上同意便算通過,門檻如此之低,但美國仍有所謂的「參議員禮貌」,要求總統在提出名單前必須事先諮詢議員意見。行政院與文化部在高門檻規定下,卻仍然選擇直接衝撞,豈不有些「碰瓷黨」的作風,刻意讓在野黨碰壞「人才瓷器」,再把一切責任怪罪在野黨,累積未來的「相罵本」。

 

作者簡介

楊泰順,1987年獲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政治學博士,師事選擇學派大師Ostrom夫婦,博士論文於1989年被美國政治學會推舉為該年度全美政治思想類最佳博士論文。其後返國於國立政治大學任教。

1994年當選省議員,1998年底因政府推動精省離開政壇,於次年進入文大政治系及政治研究所任教,自此以公共知識份子為職志,在各媒體撰稿介紹正確的民主政治理念。著有《到憲政之路》、《民主與社會》、《建立遊說活動管理制度之研究》、《利益團體政治》、《被誤解的國會》、《國會政治解析》等書。

公共電視董事會的組成,須經審查委員會同意。圖為中華民國公共電視節目第一代片頭。(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依《公共電視法》,公共電視董事會的組成,須由立法院推舉「社會公正人士」組成審查委員會,專責審查行政院提出的董事名單。被提名人須經審查委員會四分之三多數的同意,行政院院長始得發聘。歷年來審查委員均依立院政黨席次比例,由各黨推薦人選組成,故現時的審查委員會中,民進黨推薦9位、國民黨4位,親民與時力各1位,共15位委員組成。筆者以無黨籍身分,連續兩屆榮幸的獲得國民黨推薦,擔任審查委員。

 

審查委員會既依立院政黨席次比例由各黨推薦產生,各黨儘管謹慎推薦「社會公正人士」出任,審查過程中難免還是會出現政治考量。尤其,電視廣播是重要的政治文宣工具,行政院所提人選如果具有鮮明的政黨立場,冀望在野黨的審查委員僅就專業與成就進行審查,則未免有些不食人間煙火。

 

偏偏這樣一個具有政治敏感性的人選審查,《公共電視法》訂出了必須獲得審查委員四分之三多數同意,始得延聘的高門檻。換言之,如果國民黨推薦的4位審查委員同心一氣,行政院所提人選必將全數遭到否決。但筆者接獲審查委員聘書後,國民黨當局並未給予筆者任何指示,僅只提供被提名人的背景資料給筆者參考。顯然,國民黨冀望於審查委員的,乃為公正客觀的實質審查。

 

相對於在野黨對審查程序的尊重,執政黨的表現則有些傲慢偏執。由於《公共電視法》並未明言,所謂「四分之三」門檻,是以「全體委員」或「出席委員」為計算基礎。筆者在審查前的預備會議上便提議,投票必須親力親為不得委託,且採用門檻較低的「出席委員」為計算方式。筆者動機十分單純,因為如果容許委託投票,政黨立場必然凸顯;且審查時會有頻繁的意見交換,若容許未出席者可以委託代投,不僅被委託者決策比重超過其他委員,不出席而由他人代投也有違法律對「社會公正人士」的期待。然而,此一有利於提名單位的主張,卻遭到執政黨推薦委員的全數反對。

 

結果顯示,由於國民黨推薦的審查委員有兩位缺席,其他各黨派則全數出席,當初審查會若依筆者主張,採「出席者的四分之三」與「不得委託投票」,則行政院所提的21人名單必然可以全數獲得通過。但由於否決了筆者的建議,第七屆公視董監事的第一次審查,僅7位董事1位監事取得通過門檻,董監事會也因人數不足而無法組成。

 

執政黨所推薦的委員為何甘心把「否決權」奉送給在野黨?筆者認為應該有三種可能性:1)、企圖藉在野黨的刀,砍掉黨內所不滿意的董事人選;2)、對自己推薦委員的出席率沒信心,深怕墊高在野黨的決策比重;3)、執政黨傲慢偏執,無懼在野黨抵制,甚至盤算以此營造在野黨無理抵制的話題。事後檢視各項訊息與審查過程,這三種可能性應該都同時存在。

 

立法者所以定出了「超高」的同意權門檻,無非因為他們重視公視董事的適切性。但就實際的審查過程,卻很難讓人感受到執政者對選拔董事的慎重。舉例而言,總統提名大法官時,還特別召開記者會,公開被提名人的背景與成就接受大眾檢驗;立法院審查時,也至少會召開一次的公聽會,讓各黨派有機會質詢被提名人。

 

但通過門檻更高的公視董事,卻僅僅在開會前一周,文化部發來一紙公文告知提名名單。審查過程中,委員也完全沒機會面對面評估被提名者的意願與想法,遑論要求被提名者答覆某些爭議的傳聞。由於審查者宛如工具人,只能針對書面資料行使同意權,幕後政黨的意見,對是否同意的決定便顯得十分重要,審查委員獨立自主的空間相對受到擠壓。

 

審查委員人數既以立法院各黨席次比例決定,其政治性的意涵便難以掩蓋。面對這樣一個蘊含政黨立場的組合,且同意門檻又屬超高,執政黨若希望提名名單能順利通過,與在野黨的事前協商便十分重要。如美國總統提名官員,僅需參議員半數以上同意便算通過,門檻如此之低,但美國仍有所謂的「參議員禮貌」,要求總統在提出名單前必須事先諮詢議員意見。行政院與文化部在高門檻規定下,卻仍然選擇直接衝撞,豈不有些「碰瓷黨」的作風,刻意讓在野黨碰壞「人才瓷器」,再把一切責任怪罪在野黨,累積未來的「相罵本」。

 

作者簡介

楊泰順,1987年獲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政治學博士,師事選擇學派大師Ostrom夫婦,博士論文於1989年被美國政治學會推舉為該年度全美政治思想類最佳博士論文。其後返國於國立政治大學任教。

1994年當選省議員,1998年底因政府推動精省離開政壇,於次年進入文大政治系及政治研究所任教,自此以公共知識份子為職志,在各媒體撰稿介紹正確的民主政治理念。著有《到憲政之路》、《民主與社會》、《建立遊說活動管理制度之研究》、《利益團體政治》、《被誤解的國會》、《國會政治解析》等書。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