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福島核災 台灣疏散人數與收容能力不成比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借鏡福島核災 台灣疏散人數與收容能力不成比例
2019-09-11 18:24:00
A+
A
A-

核安25號演習,民眾安置收容在枋山鄉加祿堂營區。(圖/原能會提供)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新聞分析

核安25號演習實兵演練今(11)日進入第三天,以核三廠萬一發生核子事故,首要的避難收容場所—枋山鄉加祿堂營區作為演練地。然而,儘管演習再逼真,仍不能不務實面對疏散人數與收容能力不成比例的問題。

 

台灣目前的核子事故緊急應變計畫區,為距離核電廠半徑8公里的範圍,避難收容所以提供應變區內居民的安置需求容量為主,原則上會設在距核能電廠半徑30公里外的區域,並具有醫護與安頓疏散民眾的功能。因此,距離核三廠48公里、又可大量集中收容民眾的枋山鄉國軍加祿堂營區,是核三廠避難收容所的第一首選。

 

根據「屏東縣核子事故區域民眾防護應變計畫」統計,核三廠8公里應變區包含恆春鎮18個里,滿州鄉2個里,總戶數1萬2475戶,人口數3萬2984人;以30%的居民需要安置來計算(有些可依親或至其他地區安置),其所需收容的容量約9900餘人,近1萬人。

 

然而,加祿堂營區的收容人數僅為912人,即使屏東縣可提供天然災害避難收容的營區通通開放,包括萬巒鄉萬金營區可收容1648人、潮州鎮東岸營區可收容463人、屏東市大武營區可收容241人,上述4個營區總共只能收容3264人,不到預期收容人數的三分之一。枋寮鄉新開營區雖未列入天然災害收容營區,但若發生核子事故,可由國防部視情況收容,但即便如此,收容能量還是遠遠不足。

民眾聚集在集結點,等待引導撤離至加祿堂營區。(圖/記者孫愛欣攝)

雖然疏散計畫中,除了國軍營區列為最優先的避難收容所外,也將大型寺廟香客大樓、旅宿飯店、具有可維持生活機能的大型多功能活動中心也列入,但原能會官員也坦言,只能席地而坐、或是用小椅子拼裝組合成臥榻的營區活動中心,其所能收容安置的時間頂多3天;若有更長收容時間的需求,必須移至有床舖可睡、有寢室的訓練所。以這個標準來看,前述4個營區所能收容的人數更少了,只有1232床。

 

若對照日本福島核災疏散收容的真實情況,其疏散範圍為20公里,人數估計超過20萬人,過了8年,有人至今仍回不了家,還住在收容所,絕非這次演習3公里內的恆春鎮龍水、大光、水泉、南灣4個里的2795戶、7654人而已。

 

原能會寄望災後的長期收容能量可由旅宿業者分攤,也認為屆時政府會蓋臨時屋、組合屋因應,但「中段」的收容即已暴露出能量不足的大問題,況且上述還只是用8公里應變區內的三分之一人口計算,若是發生如福島事故,必須全數撤離20公里的居民時,這些民眾要去哪兒安置?遑論如果事故發生在新北市核二廠,那麼台北市要疏散260多萬人,新北市380多萬人,逾6百萬人的安置收容所又在哪裡?

 

這次核安25號演習,「地主」屏東縣政府的表現值得高度肯定,因為,從其應變計畫即看得出用心規劃地方災害中心的任務編組與分工,包括緊急應變場所的通報聯繫與設置配備,以及防護站、登記編管所、輻傷後送醫院、安置學校等皆一目瞭然,甚至災後復原工作也列入其中,此「作業程序書」當然最好是「備而無用」,但絕對是「有備而無患」。

 

唯原能會與台電用「分區分時」的概念來看待核災疏散與演習,認為福島也是以一個月的時間疏散20公里的民眾,因此是「陸續疏散」,並不會如外界想像的「道路壅塞」,這看似不無道理,但其背後不脫「核安神話」的思維。如果一切都在「安全評估」中,福島核災就不會發生了。

核安25號演習,民眾安置收容在枋山鄉加祿堂營區。(圖/原能會提供)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新聞分析

核安25號演習實兵演練今(11)日進入第三天,以核三廠萬一發生核子事故,首要的避難收容場所—枋山鄉加祿堂營區作為演練地。然而,儘管演習再逼真,仍不能不務實面對疏散人數與收容能力不成比例的問題。

 

台灣目前的核子事故緊急應變計畫區,為距離核電廠半徑8公里的範圍,避難收容所以提供應變區內居民的安置需求容量為主,原則上會設在距核能電廠半徑30公里外的區域,並具有醫護與安頓疏散民眾的功能。因此,距離核三廠48公里、又可大量集中收容民眾的枋山鄉國軍加祿堂營區,是核三廠避難收容所的第一首選。

 

根據「屏東縣核子事故區域民眾防護應變計畫」統計,核三廠8公里應變區包含恆春鎮18個里,滿州鄉2個里,總戶數1萬2475戶,人口數3萬2984人;以30%的居民需要安置來計算(有些可依親或至其他地區安置),其所需收容的容量約9900餘人,近1萬人。

 

然而,加祿堂營區的收容人數僅為912人,即使屏東縣可提供天然災害避難收容的營區通通開放,包括萬巒鄉萬金營區可收容1648人、潮州鎮東岸營區可收容463人、屏東市大武營區可收容241人,上述4個營區總共只能收容3264人,不到預期收容人數的三分之一。枋寮鄉新開營區雖未列入天然災害收容營區,但若發生核子事故,可由國防部視情況收容,但即便如此,收容能量還是遠遠不足。

民眾聚集在集結點,等待引導撤離至加祿堂營區。(圖/記者孫愛欣攝)

雖然疏散計畫中,除了國軍營區列為最優先的避難收容所外,也將大型寺廟香客大樓、旅宿飯店、具有可維持生活機能的大型多功能活動中心也列入,但原能會官員也坦言,只能席地而坐、或是用小椅子拼裝組合成臥榻的營區活動中心,其所能收容安置的時間頂多3天;若有更長收容時間的需求,必須移至有床舖可睡、有寢室的訓練所。以這個標準來看,前述4個營區所能收容的人數更少了,只有1232床。

 

若對照日本福島核災疏散收容的真實情況,其疏散範圍為20公里,人數估計超過20萬人,過了8年,有人至今仍回不了家,還住在收容所,絕非這次演習3公里內的恆春鎮龍水、大光、水泉、南灣4個里的2795戶、7654人而已。

 

原能會寄望災後的長期收容能量可由旅宿業者分攤,也認為屆時政府會蓋臨時屋、組合屋因應,但「中段」的收容即已暴露出能量不足的大問題,況且上述還只是用8公里應變區內的三分之一人口計算,若是發生如福島事故,必須全數撤離20公里的居民時,這些民眾要去哪兒安置?遑論如果事故發生在新北市核二廠,那麼台北市要疏散260多萬人,新北市380多萬人,逾6百萬人的安置收容所又在哪裡?

 

這次核安25號演習,「地主」屏東縣政府的表現值得高度肯定,因為,從其應變計畫即看得出用心規劃地方災害中心的任務編組與分工,包括緊急應變場所的通報聯繫與設置配備,以及防護站、登記編管所、輻傷後送醫院、安置學校等皆一目瞭然,甚至災後復原工作也列入其中,此「作業程序書」當然最好是「備而無用」,但絕對是「有備而無患」。

 

唯原能會與台電用「分區分時」的概念來看待核災疏散與演習,認為福島也是以一個月的時間疏散20公里的民眾,因此是「陸續疏散」,並不會如外界想像的「道路壅塞」,這看似不無道理,但其背後不脫「核安神話」的思維。如果一切都在「安全評估」中,福島核災就不會發生了。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