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梁東屏@東南亞》緬甸「民地武」問題難解
2019-09-08 07:00:00
A+
A
A-

緬甸民地武舉行軍演。(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梁東屏

長久以來在西方媒體偏頗的報導之下,世人也偏頗地認為緬甸只有自由、民主以及人權方面的問題,殊不知緬甸真正的大問題是其國內的民族地方武力(民地武),而且是獨立至今七十一年以來一直想解決但卻從來未曾解決的問題。

 

緬甸的民地武林林總總二十三支,規模最大的佤邦聯合軍有三萬人之眾,配備精良、武力強大,不在緬甸國防軍之下。民地武盤據的範圍分佈在撣邦、克欽邦、克倫邦、若開邦、克耶邦…。因此,緬甸境內許多地方是連中央政府都去不了的。

 

另一方面,緬甸中央政府、國防軍、民地武的各自利益都不相同,和平協議多年在談談打打中也進行了不少次,但都沒有具意義的結果。

 

上個月十五日,緬甸民地武組織「北方聯盟」成員德昂民族解放軍(TNLA)、若開軍(Arakan Army)及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NDAA,也稱果敢同盟軍)聯手對包括一所軍事學院在內的五個目標發動攻擊,造成至少十九人死亡。隨後將近一星期間,零星武力衝突一直未斷,已經導致大批當地居民逃亡避難,學校停課,再度突顯出民地武問題難解。

 

前述的攻擊事件是近期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也是位在曼德勒市附近觀光小鎮彬烏倫(Pyin Oo Lwin)內培訓軍方工程師的國防科技大學(DSTA)十多年來第一次遭受攻擊。前緬甸政府發言人耶圖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指出,他認為這次的攻擊是叛軍有史以來對緬甸政府軍所做的一次最嚴重挑戰。彬烏倫受襲可能只是一個開始,以後如果攻擊事件發生在曼德勒、仰光甚至首都內比都,我們都無須驚訝」。

 

另外,這個攻擊行動已經嚴重影響到中國所推動的「一帶一路」計畫,中國方面也甚表憂心,出面要求叛軍停止軍事行動,只不過對方似乎充耳不聞。

 

如所週知,緬甸在二零一八年九月與中國簽訂了興建「中緬經濟走廊」的諒解備忘錄,正式成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一員。這條長達一千七百公里的「中緬經濟走廊」從中國雲南省省會昆明經過緬甸邊城木姐、緬甸中部城市曼德勒(瓦城),然後兵分兩路,一支往南到仰光,另一支往西到若開邦的皎飄經濟特區。

 

中國方面的計畫是在緬甸撣邦興建從木姐到曼德勒的鐵路。一旦興建完成,就可接上預計在雲南省興建的東部瑞麗鐵路,緬甸境內將會經過撣邦的貴慨、興威、臘戌、昔卜、皎脈…等市鎮,以及曼德勒省的賓烏倫。這條全長四百三十一公里的鐵路是中國改善其在東南亞連通性中重要的一環,對中、緬兩國在戰略上、經濟上都有無與倫比的重要性。

 

尤有甚者,這條鐵路也是中國在區域內鐵道連結整體計畫中的戰略要項。與之相應的建設有從昆明到皎飄的公路,以及另一條穿越北緬甸的公路,連結上孟加拉-中國-印度-緬甸經濟走廊。其重要性已可想見。

 

以仰光為基地的少數族裔事務分析家芒芒梭就指出,「這次的攻擊行動對中國在緬甸所進行的計畫是一大打擊,他們(中國)應該沒有料想到這種後果,如果類似的戰爭不予以停止的話,『中緬經濟走廊』是不可能成功的」。

 

前述的攻擊以及未來還可能發生的攻擊,已經讓人對中緬經濟走廊的可行性產生疑慮。有些專家指出,中緬雙方的當務之急,恐怕應該是先致力於達成緬甸國內和平。

 

中國新任駐緬甸大使陳海在前述攻擊行動的一個星期後,已經特地前往緬甸首都內比都會晤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良。根據敏昂良辦公室所發出的訊息,陳海對叛軍的攻擊行動做出強烈譴責,同時表示「將繼續支持緬甸的和平進程,以及協助尋找與叛軍對話的途徑」。

 

在此之前,中國亞洲事務特使孫國祥也邀請了叛軍領導人前往昆明,當面施壓希望他們停火,只不過叛軍和緬甸國防軍之間的衝突並未停止,也使得人們懷疑中國在這件事情上是否真有影響力。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緬甸民地武舉行軍演。(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梁東屏

長久以來在西方媒體偏頗的報導之下,世人也偏頗地認為緬甸只有自由、民主以及人權方面的問題,殊不知緬甸真正的大問題是其國內的民族地方武力(民地武),而且是獨立至今七十一年以來一直想解決但卻從來未曾解決的問題。

 

緬甸的民地武林林總總二十三支,規模最大的佤邦聯合軍有三萬人之眾,配備精良、武力強大,不在緬甸國防軍之下。民地武盤據的範圍分佈在撣邦、克欽邦、克倫邦、若開邦、克耶邦…。因此,緬甸境內許多地方是連中央政府都去不了的。

 

另一方面,緬甸中央政府、國防軍、民地武的各自利益都不相同,和平協議多年在談談打打中也進行了不少次,但都沒有具意義的結果。

 

上個月十五日,緬甸民地武組織「北方聯盟」成員德昂民族解放軍(TNLA)、若開軍(Arakan Army)及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NDAA,也稱果敢同盟軍)聯手對包括一所軍事學院在內的五個目標發動攻擊,造成至少十九人死亡。隨後將近一星期間,零星武力衝突一直未斷,已經導致大批當地居民逃亡避難,學校停課,再度突顯出民地武問題難解。

 

前述的攻擊事件是近期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也是位在曼德勒市附近觀光小鎮彬烏倫(Pyin Oo Lwin)內培訓軍方工程師的國防科技大學(DSTA)十多年來第一次遭受攻擊。前緬甸政府發言人耶圖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指出,他認為這次的攻擊是叛軍有史以來對緬甸政府軍所做的一次最嚴重挑戰。彬烏倫受襲可能只是一個開始,以後如果攻擊事件發生在曼德勒、仰光甚至首都內比都,我們都無須驚訝」。

 

另外,這個攻擊行動已經嚴重影響到中國所推動的「一帶一路」計畫,中國方面也甚表憂心,出面要求叛軍停止軍事行動,只不過對方似乎充耳不聞。

 

如所週知,緬甸在二零一八年九月與中國簽訂了興建「中緬經濟走廊」的諒解備忘錄,正式成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一員。這條長達一千七百公里的「中緬經濟走廊」從中國雲南省省會昆明經過緬甸邊城木姐、緬甸中部城市曼德勒(瓦城),然後兵分兩路,一支往南到仰光,另一支往西到若開邦的皎飄經濟特區。

 

中國方面的計畫是在緬甸撣邦興建從木姐到曼德勒的鐵路。一旦興建完成,就可接上預計在雲南省興建的東部瑞麗鐵路,緬甸境內將會經過撣邦的貴慨、興威、臘戌、昔卜、皎脈…等市鎮,以及曼德勒省的賓烏倫。這條全長四百三十一公里的鐵路是中國改善其在東南亞連通性中重要的一環,對中、緬兩國在戰略上、經濟上都有無與倫比的重要性。

 

尤有甚者,這條鐵路也是中國在區域內鐵道連結整體計畫中的戰略要項。與之相應的建設有從昆明到皎飄的公路,以及另一條穿越北緬甸的公路,連結上孟加拉-中國-印度-緬甸經濟走廊。其重要性已可想見。

 

以仰光為基地的少數族裔事務分析家芒芒梭就指出,「這次的攻擊行動對中國在緬甸所進行的計畫是一大打擊,他們(中國)應該沒有料想到這種後果,如果類似的戰爭不予以停止的話,『中緬經濟走廊』是不可能成功的」。

 

前述的攻擊以及未來還可能發生的攻擊,已經讓人對中緬經濟走廊的可行性產生疑慮。有些專家指出,中緬雙方的當務之急,恐怕應該是先致力於達成緬甸國內和平。

 

中國新任駐緬甸大使陳海在前述攻擊行動的一個星期後,已經特地前往緬甸首都內比都會晤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良。根據敏昂良辦公室所發出的訊息,陳海對叛軍的攻擊行動做出強烈譴責,同時表示「將繼續支持緬甸的和平進程,以及協助尋找與叛軍對話的途徑」。

 

在此之前,中國亞洲事務特使孫國祥也邀請了叛軍領導人前往昆明,當面施壓希望他們停火,只不過叛軍和緬甸國防軍之間的衝突並未停止,也使得人們懷疑中國在這件事情上是否真有影響力。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