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為何港青在街頭搏命? 反送中只是冰山一角(上)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專題/為何港青在街頭搏命? 反送中只是冰山一角(上)
2019-08-17 09:20:00
A+
A
A-

香港青年在催淚瓦斯中,似乎也象徵這一代的憤怒與無力,在迷霧裡找不到未來方向。(圖/中大學生報提供)

 

優傳媒記者胡智凱/專題報導

反送中運動延燒至今已超過2個月,有超過百人被捕,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許多人都在問,到底香港怎麼了?為什麼年輕人前仆後繼上街頭?尤其這些「97後」的香港年輕人,從出生就活在「祖國的懷抱裡」,如今卻為何對中共深惡痛絕?原來一切在多年前早就出現了端倪。

 

2016年是關鍵轉折點

 

2016年,香港連續22年登頂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位置,但根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公佈的《香港社會發展指數報告》,2016年卻是一個關鍵的轉折點。那年香港的整體社會發展指數(註)為205,是該指數發布18年來,首次在經濟發展強勁的情況下,紀錄到社會發展停滯的現象。

 

當中10至19歲青年自殺率由每十萬名2.87人升至4人,增幅達39%。房屋指數也由 2008年的「正86」大幅跌至2016年的「負342」,拖垮了整個香港的社會發展。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科學院鍾劍華博士表示,「香港政府的施政一直以「經濟發展」為主要目標,以此做為宰制香港人觀念的意識圖騰,更成為反民主的遮羞布,導致收入、財富、機會的不平均。一般小市民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就能感受到社會上的種種不公不義,但卻申訴無門,要改革也如同緣木求魚。」

 

註:社會發展指數由47項指標組成,涵蓋14個領域,包括經濟、環境質素、康體、政治參與、人身安全、衛生健康、治安、公民社會力量、文娛、科技、房屋、家庭團結及國際化,足以綜合評比一個社會的各個面向。

香港住宅。(圖/翻攝自pixabay)

 

居住不正義 港人痛苦不堪

 

根據社聯的調查,香港人住屋開支佔住戶總開支的比例升至35.8%;而租房子的年輕人或是基層巿民,租金佔開支比例更達44%,趨近一半。

 

社聯總監黃健偉指出:「過去10年,儘管香港經濟發展強勁,但貧富懸殊狀況未見改善,基層享受到的經濟發展成果有限。基層市民安居愈來愈難,房屋問題成為本地貧窮狀況的結構性因素。」

 

此外,由於香港公屋制度是以收入及總資產為評選標準,一個人的月收入若超過11,830港幣(約合新台幣47,320元)或是總資產超過257,000港幣(約合新台幣102萬8,000元)就會喪失資格;而且就算符合資格,也須經歷多年等待才有機會輪到可以入住。

 

因此,收入越好的香港人,在沒資格住公屋的情況下,始終只能寄人籬下;而收入較差的香港人,在多年的等待期間,也還是只能寄人籬下。

 

據香港房屋署的最新資訊,截至今年6月底,約有14萬7900件公屋申請案,而平均等候時間為5.4年。

年輕籠民。(圖/翻攝自pxhere)

 

基層市民猶如螻蟻

 

根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調查,有近21萬香港基層市民蝸居於「劏房」、「板間房」,也就是台灣人所稱的「木板隔間」,且通常每個隔間還會再分成上下左右4個床舖;還有些被稱之為「籠民」的,根本就住在籠子裡,裡頭只有一張床位,全部家當都堆放其間,已經不是「家徒四壁」而已。距離廁所又很近,隨時飄散著惡臭,衛生條件十分惡劣。

 

協會表示,底層民眾就連「劏房」也不一定能夠安身,在這些基層市民大多缺乏話語權,隨時被大幅加租,甚至被迫搬遷,每天只能在最底層掙扎。

 

據協會統計,目前有20,800戶香港人居於木屋、寮屋等臨時建築物、5,600戶居於工廠大廈及商業大廈的天台或陽台、5,800戶住在板間房、床位及閣樓;93,900戶蝸居劏房。平均居住坪數只有1.5坪,且平均每月租金高達4500港幣(約合新台幣1萬8千元)。

 

除此之外,還有居無定所而難以統計人數的遊民,他們不少人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晚上只能流連於麥當勞,而被戲稱為「麥難民」。

 

至於在社會另一端的富人,他們熱衷的豪宅卻是屢屢刷破世界天價,尤以位於港島西半部山丘上的「西半山」豪宅區最為知名,每坪房價甚至喊到千萬台幣,使得一般香港人有股濃濃的「相對被剝奪感」。

香港豪宅。(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教育仍未普及 出生決定了一生

 

社聯今年初公佈《在職青年就業流動研究》,指出擁有大學學位是影響香港青年社會流動性(如:提高收入、獲得高職位)的關鍵因素。然而,欠缺大學學歷的香港青年仍然佔大多數,比例高達59.8%。

 

同時,那些父母月收入超過8萬港幣(約合新台幣32萬元)的年輕人,他們自身月入超過2萬港幣(約合新台幣8萬元)以上的比率,是那些父母月入低於1.5萬港幣(約合新台幣6萬元)者的 2.7 倍。簡單來說,「出生就決定了一生」。

 

社聯表示,儘管目前港府有提供「學生資助制度」,但基本上只以貸款方式執行,導致不少學生為了避免背負過多「學債」,都會選擇從事多項兼職,反而損害學習成效及難以融入校園生活。 

 

前面所舉,只是香港大社會裡幾個普遍存在的現象,說明香港人多年生活在高壓之下,感到一輩子翻身無望,而且就算出生在小康之家,住房問題仍舊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也難怪可以看到節節攀升的自殺率。

香港年輕人在機場抗爭。(圖/中大學生報提供)

香港青年在催淚瓦斯中,似乎也象徵這一代的憤怒與無力,在迷霧裡找不到未來方向。(圖/中大學生報提供)

 

優傳媒記者胡智凱/專題報導

反送中運動延燒至今已超過2個月,有超過百人被捕,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許多人都在問,到底香港怎麼了?為什麼年輕人前仆後繼上街頭?尤其這些「97後」的香港年輕人,從出生就活在「祖國的懷抱裡」,如今卻為何對中共深惡痛絕?原來一切在多年前早就出現了端倪。

 

2016年是關鍵轉折點

 

2016年,香港連續22年登頂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位置,但根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公佈的《香港社會發展指數報告》,2016年卻是一個關鍵的轉折點。那年香港的整體社會發展指數(註)為205,是該指數發布18年來,首次在經濟發展強勁的情況下,紀錄到社會發展停滯的現象。

 

當中10至19歲青年自殺率由每十萬名2.87人升至4人,增幅達39%。房屋指數也由 2008年的「正86」大幅跌至2016年的「負342」,拖垮了整個香港的社會發展。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科學院鍾劍華博士表示,「香港政府的施政一直以「經濟發展」為主要目標,以此做為宰制香港人觀念的意識圖騰,更成為反民主的遮羞布,導致收入、財富、機會的不平均。一般小市民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就能感受到社會上的種種不公不義,但卻申訴無門,要改革也如同緣木求魚。」

 

註:社會發展指數由47項指標組成,涵蓋14個領域,包括經濟、環境質素、康體、政治參與、人身安全、衛生健康、治安、公民社會力量、文娛、科技、房屋、家庭團結及國際化,足以綜合評比一個社會的各個面向。

香港住宅。(圖/翻攝自pixabay)

 

居住不正義 港人痛苦不堪

 

根據社聯的調查,香港人住屋開支佔住戶總開支的比例升至35.8%;而租房子的年輕人或是基層巿民,租金佔開支比例更達44%,趨近一半。

 

社聯總監黃健偉指出:「過去10年,儘管香港經濟發展強勁,但貧富懸殊狀況未見改善,基層享受到的經濟發展成果有限。基層市民安居愈來愈難,房屋問題成為本地貧窮狀況的結構性因素。」

 

此外,由於香港公屋制度是以收入及總資產為評選標準,一個人的月收入若超過11,830港幣(約合新台幣47,320元)或是總資產超過257,000港幣(約合新台幣102萬8,000元)就會喪失資格;而且就算符合資格,也須經歷多年等待才有機會輪到可以入住。

 

因此,收入越好的香港人,在沒資格住公屋的情況下,始終只能寄人籬下;而收入較差的香港人,在多年的等待期間,也還是只能寄人籬下。

 

據香港房屋署的最新資訊,截至今年6月底,約有14萬7900件公屋申請案,而平均等候時間為5.4年。

年輕籠民。(圖/翻攝自pxhere)

 

基層市民猶如螻蟻

 

根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調查,有近21萬香港基層市民蝸居於「劏房」、「板間房」,也就是台灣人所稱的「木板隔間」,且通常每個隔間還會再分成上下左右4個床舖;還有些被稱之為「籠民」的,根本就住在籠子裡,裡頭只有一張床位,全部家當都堆放其間,已經不是「家徒四壁」而已。距離廁所又很近,隨時飄散著惡臭,衛生條件十分惡劣。

 

協會表示,底層民眾就連「劏房」也不一定能夠安身,在這些基層市民大多缺乏話語權,隨時被大幅加租,甚至被迫搬遷,每天只能在最底層掙扎。

 

據協會統計,目前有20,800戶香港人居於木屋、寮屋等臨時建築物、5,600戶居於工廠大廈及商業大廈的天台或陽台、5,800戶住在板間房、床位及閣樓;93,900戶蝸居劏房。平均居住坪數只有1.5坪,且平均每月租金高達4500港幣(約合新台幣1萬8千元)。

 

除此之外,還有居無定所而難以統計人數的遊民,他們不少人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晚上只能流連於麥當勞,而被戲稱為「麥難民」。

 

至於在社會另一端的富人,他們熱衷的豪宅卻是屢屢刷破世界天價,尤以位於港島西半部山丘上的「西半山」豪宅區最為知名,每坪房價甚至喊到千萬台幣,使得一般香港人有股濃濃的「相對被剝奪感」。

香港豪宅。(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教育仍未普及 出生決定了一生

 

社聯今年初公佈《在職青年就業流動研究》,指出擁有大學學位是影響香港青年社會流動性(如:提高收入、獲得高職位)的關鍵因素。然而,欠缺大學學歷的香港青年仍然佔大多數,比例高達59.8%。

 

同時,那些父母月收入超過8萬港幣(約合新台幣32萬元)的年輕人,他們自身月入超過2萬港幣(約合新台幣8萬元)以上的比率,是那些父母月入低於1.5萬港幣(約合新台幣6萬元)者的 2.7 倍。簡單來說,「出生就決定了一生」。

 

社聯表示,儘管目前港府有提供「學生資助制度」,但基本上只以貸款方式執行,導致不少學生為了避免背負過多「學債」,都會選擇從事多項兼職,反而損害學習成效及難以融入校園生活。 

 

前面所舉,只是香港大社會裡幾個普遍存在的現象,說明香港人多年生活在高壓之下,感到一輩子翻身無望,而且就算出生在小康之家,住房問題仍舊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也難怪可以看到節節攀升的自殺率。

香港年輕人在機場抗爭。(圖/中大學生報提供)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