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這不是民主啟蒙 香港走向「暮光之城」
2019-08-12 18:28:00
A+
A
A-

香港反送中運動。(圖/中央聖學子提供)

 

作者/張陌

香港的暴亂並非揭開了什麼新的民主啟蒙的序幕,而是一次走向「暮光之城」的自我宣告。

 

十餘年前,一齣小成本製作的電影「暮光之城─無懼的愛」突獲眾人青睞,票房飆高走紅,續集電影一部接著一部,拍到令人覺得乏味、作嘔為止。吸血鬼與凡人間的跨界戀情,是這一系列電影所以動人的靈藥,但靈藥的藥效有限,暮靄沈沈的愛情,乍看新鮮實則蒼白,其後繼乏力以至最終無以為繼,當然是早可預知的結局。

 

香港這一次演變成了極端暴烈的「民主」抗爭亦然,兩個多月以來的這場反「逃犯條例」修例的所謂民主抗爭,陷入了與民主完全背道的迷惘,它只剩下一些言不由衷的訴求,以及漫無止境的喧囂與暴力。

 

在民主裡呼吸過的人皆知,「民主」斷不是街頭上高蹈的吶喊與激進,甚至是近乎革命的暴力,它的核心與真義是容忍與妥協,是互相探察彼此的立場與思維,然後在彼此的歧異之間尋找出一個可能的方案,讓這個方案成為此後一段時間共同遵循的規則。

 

反逃犯條例在六月兩場所謂百萬人級別的示威後,港府已經妥協,林鄭月娥宣告此一修例已「壽終正寢」時,妥協方案就已經出現,但示威者卻毫無中止的意向,而是提出警察施暴等指控,要求林鄭下台、成立調查委員會,以至於再升高到實施特首與立法會雙普選等訴求,並要求港府照單全收。

 

在七月一日示威者占領立法會之後,整場運動已經變質,它已經不再是民主示威,而是一場以民主為包裝的顛覆行動。

 

從其提出的訴求,早已超越特區政府以至於北京中央政府的底線加以觀察,示威者的目的不是「民主」,而是動亂,甚至是以動亂呼喚一場軍事鎮壓。所謂的五大訴求不過是其行動的偽裝與憑藉,既然深知港府與北京不能接受,這一所謂的民主示威者即可日以繼夜、漫無止境地在街頭上流竄與肆虐,將香港拆卸、搗碎,成為一個不堪聞問的、人們逃之夭夭的魔都。

 

這與中美貿易戰的情節十分相似,發動中美貿易戰的川普政府,彷彿十分誠摯地派出高層官員與中國磋商解決方案,但一年餘下來,愈來愈多人都已發現,美國的目的不在於雙贏,而在於「雙輸」。美國顯然認為,在雙輸的情境下,美國固然將蒙受損害,但中國更將成為內外資本外逃的一塊焦土,它尋求經由一場長期的經濟持久戰中,整垮中國。

 

香港的暴亂者、至少是幕後的主使者亦復如此,其目的已不是謀求香港在一場有限度抗爭之後,讓執政者與反對派展開一次深層的對話,獲致一個政治方案。真實的情境是,反對陣營中沒有人要求真正的對話,而是繼續在暴亂中進行指控,然後在指控中尋求更激進行動的口實。

 

即令是看似只有盲動本質的青春暴亂者的腦中,也完全可以想像,在不知何時才要終結的這一場2019年的盛夏動亂之後,香港的整個法治、秩序與效率都將蕩然無存,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將更加快速地走向傾頹與衰落。一座不再光鮮與明亮的「暮光之城」正在剪斷胎盤,準備呱呱墜地。

 

「暮光之城」已經不是隱喻,也不是香港沈默大眾心中的恐懼而已,它已經是現實了,東方之珠不再含光,「暮光」是它未來的真實光景。

 

香港反送中運動。(圖/中央聖學子提供)

 

作者/張陌

香港的暴亂並非揭開了什麼新的民主啟蒙的序幕,而是一次走向「暮光之城」的自我宣告。

 

十餘年前,一齣小成本製作的電影「暮光之城─無懼的愛」突獲眾人青睞,票房飆高走紅,續集電影一部接著一部,拍到令人覺得乏味、作嘔為止。吸血鬼與凡人間的跨界戀情,是這一系列電影所以動人的靈藥,但靈藥的藥效有限,暮靄沈沈的愛情,乍看新鮮實則蒼白,其後繼乏力以至最終無以為繼,當然是早可預知的結局。

 

香港這一次演變成了極端暴烈的「民主」抗爭亦然,兩個多月以來的這場反「逃犯條例」修例的所謂民主抗爭,陷入了與民主完全背道的迷惘,它只剩下一些言不由衷的訴求,以及漫無止境的喧囂與暴力。

 

在民主裡呼吸過的人皆知,「民主」斷不是街頭上高蹈的吶喊與激進,甚至是近乎革命的暴力,它的核心與真義是容忍與妥協,是互相探察彼此的立場與思維,然後在彼此的歧異之間尋找出一個可能的方案,讓這個方案成為此後一段時間共同遵循的規則。

 

反逃犯條例在六月兩場所謂百萬人級別的示威後,港府已經妥協,林鄭月娥宣告此一修例已「壽終正寢」時,妥協方案就已經出現,但示威者卻毫無中止的意向,而是提出警察施暴等指控,要求林鄭下台、成立調查委員會,以至於再升高到實施特首與立法會雙普選等訴求,並要求港府照單全收。

 

在七月一日示威者占領立法會之後,整場運動已經變質,它已經不再是民主示威,而是一場以民主為包裝的顛覆行動。

 

從其提出的訴求,早已超越特區政府以至於北京中央政府的底線加以觀察,示威者的目的不是「民主」,而是動亂,甚至是以動亂呼喚一場軍事鎮壓。所謂的五大訴求不過是其行動的偽裝與憑藉,既然深知港府與北京不能接受,這一所謂的民主示威者即可日以繼夜、漫無止境地在街頭上流竄與肆虐,將香港拆卸、搗碎,成為一個不堪聞問的、人們逃之夭夭的魔都。

 

這與中美貿易戰的情節十分相似,發動中美貿易戰的川普政府,彷彿十分誠摯地派出高層官員與中國磋商解決方案,但一年餘下來,愈來愈多人都已發現,美國的目的不在於雙贏,而在於「雙輸」。美國顯然認為,在雙輸的情境下,美國固然將蒙受損害,但中國更將成為內外資本外逃的一塊焦土,它尋求經由一場長期的經濟持久戰中,整垮中國。

 

香港的暴亂者、至少是幕後的主使者亦復如此,其目的已不是謀求香港在一場有限度抗爭之後,讓執政者與反對派展開一次深層的對話,獲致一個政治方案。真實的情境是,反對陣營中沒有人要求真正的對話,而是繼續在暴亂中進行指控,然後在指控中尋求更激進行動的口實。

 

即令是看似只有盲動本質的青春暴亂者的腦中,也完全可以想像,在不知何時才要終結的這一場2019年的盛夏動亂之後,香港的整個法治、秩序與效率都將蕩然無存,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將更加快速地走向傾頹與衰落。一座不再光鮮與明亮的「暮光之城」正在剪斷胎盤,準備呱呱墜地。

 

「暮光之城」已經不是隱喻,也不是香港沈默大眾心中的恐懼而已,它已經是現實了,東方之珠不再含光,「暮光」是它未來的真實光景。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