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另一種視角
美國槍擊豈不也是恐怖主義!
2019-08-13 07:00:00
A+
A
A-

繼7月底美國加州才肇生的槍擊案,8月初再添傳德州和俄亥俄州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近百人的傷亡。圖為槍枝示意圖。(圖/翻攝自Weapons safety courses teach safe habits with firearms )

 

作者/程富陽

這陣子真算得上是名符其實的「鬼月」了,美國各州在這個月裡,可說是「槍聲大作,死傷枕藉」。

 

繼7月底美國加州才肇生的槍擊案,8月初再添傳德州和俄亥俄州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近百人的傷亡。這個原本只是美國境內的幾樁槍擊案,不但在國際新聞佔了一席之地,還逼得美國川普總統緊急連夜在白宮召開記者會,宣稱:「扣下扳機的是精神疾病,而不是槍枝本身。」把罪魁禍首一股腦兒全推給了「網路電玩」及「精神病患」,而忽視了美國社會愈演愈烈的「槍枝管制問題」,及「種族仇恨」日益尖銳的現象。

 

說來驚人,如根據美國槍枝暴力檔案(Gun Violence Archive)組織的數據,2019年截至7月30日,已經有超過3萬2千多起槍案,總計有8489人死在槍口下。乖乖!如果按照「瑞典斯德哥爾摩軍事研究院」對戰爭的定義是:「死傷在1千人以上的國與國衝突。」可以說,除了這些槍擊案件係同樣發生於美國外,其餘都儼然呈現當今的美國社會正處於戰爭狀態之中。

 

美國已有部分媒體,把美國現今這種動輒對無辜群眾,實施無區別「機槍掃射」的行徑,視為「恐怖主義」的延伸。其實要論起此類「恐怖主義」的暴力行為,其祖師爺正是大名鼎鼎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前主席「阿拉法特」。當1967年以色列取得中東「六日戰爭」勝利後,自認為被竊佔國土的「巴解主席」阿拉法特,乾脆登高一呼,倡議以「恐怖活動」對抗背後有美國支持的以色列;遂號召全世界的「穆斯林」,掀起響應回教的「聖戰」(阿拉伯語:جهاد,英語:Jihad)行動。

 

1968年,阿拉法特號召「穆斯林」在全球各地執行劫持、爆炸事件,死傷超過4千多人,以此來控訴美國為首的國際組織對「巴勒斯坦」的不公平對待;而聯合國則索性把1968年訂為「恐怖主義年」。諷刺的是,當年阿拉法特用「恐怖活動」對抗美國、以色列的「霸權主義」,在當時,竟獲得世界多數「穆斯林」的同情與支持,並在全球掀起一股「腥風血雨」。而如今,美國境內因槍擊所造成的傷亡,竟還超過當年處境,實在令人「不寒而慄」!

 

事實上,只要稍微關心20世紀那個處於「飛揚跋扈」80年代的國際關係,都一定對1974年11月15日阿拉法特敢於「攜槍」在聯合國公開發表的話「印象深刻」:「我帶著橄欖枝和自由戰士的槍來到這裡,請不要讓橄欖枝從我手中滑落。」他那悚動的身影與堅定的語調,似乎代表著在邪惡暴力下,仍存著一顆冀盼和平的心;那種「自我救贖」的信念,迄今仍迴盪在今日國際「恐怖主義」的靈魂之中。

 

但50年過去了,近代恐怖主義的鼻祖「阿拉法特」想藉恐怖活動爭取最後一線和平的期望並沒有來到。從蓋達組織的「賓拉登」到「IS伊斯蘭國」的巴格達迪;從中東到非洲,再到歐洲,甚至全世界,幾乎都興起了一股可以燎原的「恐怖主義」之火,讓人類處於「膽戰心驚」的境地。

 

所謂「物至則反」,當美國在2001年肇生「911事件」,決定以「反恐戰略」對起源於中東的「恐怖主義」進行全面反擊時,那股「摧枯拉朽」般的種族、宗教「仇恨」,就跟隨著美軍的槍聲「四處流竄」,而終究回歸到美國本土「落地生根」。這正是今日美國「恐怖活動」於境內四處肆虐的關鍵因素;只不知,老習慣把眼睛關注於境外的美國,這次有沒有看清這實際上根本就只是「寡人之疾,癥起腋肘」的病因否?

繼7月底美國加州才肇生的槍擊案,8月初再添傳德州和俄亥俄州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近百人的傷亡。圖為槍枝示意圖。(圖/翻攝自Weapons safety courses teach safe habits with firearms )

 

作者/程富陽

這陣子真算得上是名符其實的「鬼月」了,美國各州在這個月裡,可說是「槍聲大作,死傷枕藉」。

 

繼7月底美國加州才肇生的槍擊案,8月初再添傳德州和俄亥俄州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近百人的傷亡。這個原本只是美國境內的幾樁槍擊案,不但在國際新聞佔了一席之地,還逼得美國川普總統緊急連夜在白宮召開記者會,宣稱:「扣下扳機的是精神疾病,而不是槍枝本身。」把罪魁禍首一股腦兒全推給了「網路電玩」及「精神病患」,而忽視了美國社會愈演愈烈的「槍枝管制問題」,及「種族仇恨」日益尖銳的現象。

 

說來驚人,如根據美國槍枝暴力檔案(Gun Violence Archive)組織的數據,2019年截至7月30日,已經有超過3萬2千多起槍案,總計有8489人死在槍口下。乖乖!如果按照「瑞典斯德哥爾摩軍事研究院」對戰爭的定義是:「死傷在1千人以上的國與國衝突。」可以說,除了這些槍擊案件係同樣發生於美國外,其餘都儼然呈現當今的美國社會正處於戰爭狀態之中。

 

美國已有部分媒體,把美國現今這種動輒對無辜群眾,實施無區別「機槍掃射」的行徑,視為「恐怖主義」的延伸。其實要論起此類「恐怖主義」的暴力行為,其祖師爺正是大名鼎鼎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前主席「阿拉法特」。當1967年以色列取得中東「六日戰爭」勝利後,自認為被竊佔國土的「巴解主席」阿拉法特,乾脆登高一呼,倡議以「恐怖活動」對抗背後有美國支持的以色列;遂號召全世界的「穆斯林」,掀起響應回教的「聖戰」(阿拉伯語:جهاد,英語:Jihad)行動。

 

1968年,阿拉法特號召「穆斯林」在全球各地執行劫持、爆炸事件,死傷超過4千多人,以此來控訴美國為首的國際組織對「巴勒斯坦」的不公平對待;而聯合國則索性把1968年訂為「恐怖主義年」。諷刺的是,當年阿拉法特用「恐怖活動」對抗美國、以色列的「霸權主義」,在當時,竟獲得世界多數「穆斯林」的同情與支持,並在全球掀起一股「腥風血雨」。而如今,美國境內因槍擊所造成的傷亡,竟還超過當年處境,實在令人「不寒而慄」!

 

事實上,只要稍微關心20世紀那個處於「飛揚跋扈」80年代的國際關係,都一定對1974年11月15日阿拉法特敢於「攜槍」在聯合國公開發表的話「印象深刻」:「我帶著橄欖枝和自由戰士的槍來到這裡,請不要讓橄欖枝從我手中滑落。」他那悚動的身影與堅定的語調,似乎代表著在邪惡暴力下,仍存著一顆冀盼和平的心;那種「自我救贖」的信念,迄今仍迴盪在今日國際「恐怖主義」的靈魂之中。

 

但50年過去了,近代恐怖主義的鼻祖「阿拉法特」想藉恐怖活動爭取最後一線和平的期望並沒有來到。從蓋達組織的「賓拉登」到「IS伊斯蘭國」的巴格達迪;從中東到非洲,再到歐洲,甚至全世界,幾乎都興起了一股可以燎原的「恐怖主義」之火,讓人類處於「膽戰心驚」的境地。

 

所謂「物至則反」,當美國在2001年肇生「911事件」,決定以「反恐戰略」對起源於中東的「恐怖主義」進行全面反擊時,那股「摧枯拉朽」般的種族、宗教「仇恨」,就跟隨著美軍的槍聲「四處流竄」,而終究回歸到美國本土「落地生根」。這正是今日美國「恐怖活動」於境內四處肆虐的關鍵因素;只不知,老習慣把眼睛關注於境外的美國,這次有沒有看清這實際上根本就只是「寡人之疾,癥起腋肘」的病因否?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