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力定位不清 學者:泡沫終將破滅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時力定位不清 學者:泡沫終將破滅 
2019-08-07 16:54:00
A+
A
A-

時代力量政黨定位不明,恐面臨泡沫化危機。(圖/擷取自時代力量臉書)

 

優傳媒記者李英婷/台北報導

以反服貿為題所匯聚的社會力,基本上具有反傾中、反全球化、反程序不正義等幾種特質所組成,在顛峰時刻承接其風潮,再加上明星人物的帶領,成就了2016年立法院新的關鍵少數。不過,卻在2020年大選將屆,政黨定位不明的狀態,時代力量恐將面臨泡沫化危機。

本土勢力的切割,導致時代力量內部的分歧再度浮出檯面,選區立委林昶佐的退黨,更是拋下震撼彈。由於立委黃國昌主張不願當「小綠」的路線,近期讓時力吃了不少苦頭,因此黨內年輕勢力發起連署「支持蔡英文連任」來止血。

黨主席邱顯智也公開表態2020支持蔡英文「沒有問題」。雖未獲林昶佐回心轉意,卻也為黨內立委參選人爭取到一線生機,民進黨原訂今(7)日通過提名的台北立委名單全部暫緩,視後續與時力協調結果再行徵召。

不過,大綠、小綠矛盾雖然暫緩,但時力內鬨並未因此停歇。時力不分區立委徐永明在臉書批,「禮讓又來了?小黨戰人所不敢戰,還要被吃豆腐?」徐永明提出,2016年立委選舉,時力挑戰綠營的艱困選區,攻下三席國民黨長期掌控的區域,後來進到國會卻因當時的「禮讓」,只要和民進黨有衝突就會被冠上「背刺」罵名。「這次選舉民進黨該換個心態,別再用『禮讓』吃豆腐了吧!」

時代力量是2014年太陽花運動所造就的新興政黨。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莊伯仲表示,從政治學角度來說,任何政黨成立目的就是為了執政。在野黨的意義和功能,就是監督政府運作及反映未獲政府採納的民意。時力卻受限於崛起與壯大皆有賴於民進黨的幫助,過去三年在國會中與「大綠」的競合程度,遠高於當初其所設定的有朝一日要取代國民黨。

莊伯仲說,台灣民眾已厭倦藍綠,時力在這股期待中興起,若在一些法案和議題上有所發揮,並延續他們的媒體光環,預期能更吸引選民。但是,進入立院後,時力卻時常出現路線之爭,「挺柯」或「挺蔡」間猶疑不定;問政上又缺乏亮眼表現,不時追著已在野的國民黨猛打,卻對已執政的民進黨輕放、甚至唱和政策,說自己不是「小綠」,說服力其實很低。

在野黨與執政黨的親密形象,對一個正成長茁壯的新生代政黨,並非好事。時力應該何去何從?莊伯仲認為,時力如果更趨於「小綠」,只會如台聯般,最終煙消雲散。一個小黨若沒有自己的定位,只是主要政黨的側翼,很難持續、長久。因此,若能藉著林昶佐退黨,重新檢討、釐清定位,未嘗不是時代力量重生的契機。

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賴祥蔚也說,林昶佐退黨後,邱顯智選擇表態,更挺蔡英文,雖然顯示挽留林昶佐的誠意,但是內部卻又出現雜音,顯見時力迄今仍不清楚自己的定位。「如果連定位都不清楚,怎麼跟選民做訴求?」外界評估時代力量在2020年大選中政黨票跨不過5%,「時力會不會在下一場大選中遇到挫折,相信連他們自己的心裡都有數。」

時代力量政黨定位不明,恐面臨泡沫化危機。(圖/擷取自時代力量臉書)

 

優傳媒記者李英婷/台北報導

以反服貿為題所匯聚的社會力,基本上具有反傾中、反全球化、反程序不正義等幾種特質所組成,在顛峰時刻承接其風潮,再加上明星人物的帶領,成就了2016年立法院新的關鍵少數。不過,卻在2020年大選將屆,政黨定位不明的狀態,時代力量恐將面臨泡沫化危機。

本土勢力的切割,導致時代力量內部的分歧再度浮出檯面,選區立委林昶佐的退黨,更是拋下震撼彈。由於立委黃國昌主張不願當「小綠」的路線,近期讓時力吃了不少苦頭,因此黨內年輕勢力發起連署「支持蔡英文連任」來止血。

黨主席邱顯智也公開表態2020支持蔡英文「沒有問題」。雖未獲林昶佐回心轉意,卻也為黨內立委參選人爭取到一線生機,民進黨原訂今(7)日通過提名的台北立委名單全部暫緩,視後續與時力協調結果再行徵召。

不過,大綠、小綠矛盾雖然暫緩,但時力內鬨並未因此停歇。時力不分區立委徐永明在臉書批,「禮讓又來了?小黨戰人所不敢戰,還要被吃豆腐?」徐永明提出,2016年立委選舉,時力挑戰綠營的艱困選區,攻下三席國民黨長期掌控的區域,後來進到國會卻因當時的「禮讓」,只要和民進黨有衝突就會被冠上「背刺」罵名。「這次選舉民進黨該換個心態,別再用『禮讓』吃豆腐了吧!」

時代力量是2014年太陽花運動所造就的新興政黨。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莊伯仲表示,從政治學角度來說,任何政黨成立目的就是為了執政。在野黨的意義和功能,就是監督政府運作及反映未獲政府採納的民意。時力卻受限於崛起與壯大皆有賴於民進黨的幫助,過去三年在國會中與「大綠」的競合程度,遠高於當初其所設定的有朝一日要取代國民黨。

莊伯仲說,台灣民眾已厭倦藍綠,時力在這股期待中興起,若在一些法案和議題上有所發揮,並延續他們的媒體光環,預期能更吸引選民。但是,進入立院後,時力卻時常出現路線之爭,「挺柯」或「挺蔡」間猶疑不定;問政上又缺乏亮眼表現,不時追著已在野的國民黨猛打,卻對已執政的民進黨輕放、甚至唱和政策,說自己不是「小綠」,說服力其實很低。

在野黨與執政黨的親密形象,對一個正成長茁壯的新生代政黨,並非好事。時力應該何去何從?莊伯仲認為,時力如果更趨於「小綠」,只會如台聯般,最終煙消雲散。一個小黨若沒有自己的定位,只是主要政黨的側翼,很難持續、長久。因此,若能藉著林昶佐退黨,重新檢討、釐清定位,未嘗不是時代力量重生的契機。

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賴祥蔚也說,林昶佐退黨後,邱顯智選擇表態,更挺蔡英文,雖然顯示挽留林昶佐的誠意,但是內部卻又出現雜音,顯見時力迄今仍不清楚自己的定位。「如果連定位都不清楚,怎麼跟選民做訴求?」外界評估時代力量在2020年大選中政黨票跨不過5%,「時力會不會在下一場大選中遇到挫折,相信連他們自己的心裡都有數。」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