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政策追擊
食安問題》系列4-3—地方查17次無違失 吹哨者檢舉後遭迫害
2019-07-31 18:43:00
A+
A
A-

C先生說,政府給他的感覺,吹哨者只是麻煩製造者。(圖/記者李英婷攝)

 

優傳媒記者李英婷/調查報導

聽過「格外蛋」嗎?農委會解釋是破掉且蛋液流出的不良蛋,通常只能堆肥、養豬使用。2018年8月位於桃園的「元山蛋品」就被踢爆將「格外蛋」、甚至長蛆的裂蛋,加工混製成「液蛋」,再轉賣給下游食品業者。

 

元山蛋廠在當地小有名氣,工廠已有32年歷史。不過,衛福部食藥署早將該公司列為違規大戶,從2013年起稽查該公司違規情事高達17次,卻因複查合格而無從開罰,直到2018年6月因液蛋沙門氏菌超標,首次被罰六萬元。過去五年內讓政府都束手無策,也引來監察院主動調查是否有失職情事。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最終立了大功的是……C先生,受訪時更自稱是一隻「小蝦米」。

 

C先生在元山服務二年多,主要負責送貨。因自己的夢想是開一間蛋糕店,平時就需要用到蛋。有一次跟前公司購買三組液蛋,次日卻已產生異臭味,但尚未逾保存期限。C先生覺得奇怪,因此藉著送貨之便詢問商家、老司機,得知前公司會回收逾期或破殼蛋,再將好蛋及壞蛋綜合混成液蛋,對外銷售。

 

C先生不願他的蛋糕店使用到這種蛋品,且前公司銷售範圍擴及全台,新北部分團膳公司也是既有客戶,每個人都有可能天天吃到蛋,傷害會比其他食品更大,「要公司改當然不可能,前老闆都說是業界慣例了」,但C先生又做不到視而不見,否則也是踐踏自己最初的夢想,因此就這麼一頭栽進蒐證,連訪談過程都是用手機偷偷錄影、錄音,作為事後檢舉證據。

 

檢舉後,桃園衛生局、檢調單位大動作調查之次日,C先生照常上班,卻立刻被老闆約談,老闆說「聽說你要做不利公司之事?」當下就沒了工作,「因為他們懷疑是我、覺得是我。」

 

吹哨後,C先生的生活有了天搖地動般的改變。C先生自營的蛋糕店倒了,直到事發的10個月後才找到工作、迄今已換了二次住所,近期還將再搬第三次。C先生說,從檢舉到現在,恐嚇不間斷,只要遇到與前公司有聯繫的熟人,都會警告他要行事小心。「前老闆背後實力如何不得知,只要還住在桃園不碰到也難,我只能這樣躲躲藏藏尋求一個安心。」問為何不離開?C先生突然大笑後僅回應「容易嗎?」

 

元山公司在行政罰鍰部分,被計以四件違規共罰714萬元。但據C先生所言,衛生局認為違規情事僅三件共348萬元罰鍰與吹哨者提供證據有關,另一件違規情事是公部門自行稽查所獲,因而僅以部分罰鍰的60%發給獎金,但因衛生局給予業者分期付款,C先生尚未拿到錢;隨後在民代奔波後,衛生局先給予20萬元獎金,二位吹哨者一人10萬元。

 

「衛生局給我們的感覺,就好像吹哨者是麻煩的製造者,給他們帶來困擾。」有時候致電詢問,他們會很不耐煩,問題是,我要多問一個問題也不行嗎?這不是我們的權益嗎?「說白了,法規寫得漂亮,政府鼓勵民眾吹哨,事實上也只有民眾吹哨,政府才能查到重大案件。但是我們吹哨了,政府是怎麼對待我們?吹哨者丟了工作,20萬元算一算和資遣費差不多,獎金還要扣40%的稅金。」

 

「如果沒有檢舉,生活很好過。以前送貨時間很固定,早早出門,可以早早回家。現在呢?」C先生嘆了一口氣說,「我後悔了!」目前得到的獎金10萬元,他若繼續留在前公司,工作二個月就有了,何必冒著生命危險、失業、經濟、生活等壓力,最後卻被視為乞丐對待。」

 

C先生說,「政府呼籲內部員工檢舉不法,我相信了,最後是怎麼被對待?把吹哨者包裝的這麼華麗、這麼好看,結果呢?罰款都是入市庫、國庫,風險都是我們承擔,這是欺騙吹哨者來幫你們賺錢、賺業績嗎?」

 

「如果有重來的機會,我不會檢舉。關我什麼事,我為了大家想,但大家有為我們想嗎?只是應證一個現實面,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政府、官員、地方首長、民眾,都只是在為自己,誰為我們著想了?」C先生說。

C先生說,政府給他的感覺,吹哨者只是麻煩製造者。(圖/記者李英婷攝)

 

優傳媒記者李英婷/調查報導

聽過「格外蛋」嗎?農委會解釋是破掉且蛋液流出的不良蛋,通常只能堆肥、養豬使用。2018年8月位於桃園的「元山蛋品」就被踢爆將「格外蛋」、甚至長蛆的裂蛋,加工混製成「液蛋」,再轉賣給下游食品業者。

 

元山蛋廠在當地小有名氣,工廠已有32年歷史。不過,衛福部食藥署早將該公司列為違規大戶,從2013年起稽查該公司違規情事高達17次,卻因複查合格而無從開罰,直到2018年6月因液蛋沙門氏菌超標,首次被罰六萬元。過去五年內讓政府都束手無策,也引來監察院主動調查是否有失職情事。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最終立了大功的是……C先生,受訪時更自稱是一隻「小蝦米」。

 

C先生在元山服務二年多,主要負責送貨。因自己的夢想是開一間蛋糕店,平時就需要用到蛋。有一次跟前公司購買三組液蛋,次日卻已產生異臭味,但尚未逾保存期限。C先生覺得奇怪,因此藉著送貨之便詢問商家、老司機,得知前公司會回收逾期或破殼蛋,再將好蛋及壞蛋綜合混成液蛋,對外銷售。

 

C先生不願他的蛋糕店使用到這種蛋品,且前公司銷售範圍擴及全台,新北部分團膳公司也是既有客戶,每個人都有可能天天吃到蛋,傷害會比其他食品更大,「要公司改當然不可能,前老闆都說是業界慣例了」,但C先生又做不到視而不見,否則也是踐踏自己最初的夢想,因此就這麼一頭栽進蒐證,連訪談過程都是用手機偷偷錄影、錄音,作為事後檢舉證據。

 

檢舉後,桃園衛生局、檢調單位大動作調查之次日,C先生照常上班,卻立刻被老闆約談,老闆說「聽說你要做不利公司之事?」當下就沒了工作,「因為他們懷疑是我、覺得是我。」

 

吹哨後,C先生的生活有了天搖地動般的改變。C先生自營的蛋糕店倒了,直到事發的10個月後才找到工作、迄今已換了二次住所,近期還將再搬第三次。C先生說,從檢舉到現在,恐嚇不間斷,只要遇到與前公司有聯繫的熟人,都會警告他要行事小心。「前老闆背後實力如何不得知,只要還住在桃園不碰到也難,我只能這樣躲躲藏藏尋求一個安心。」問為何不離開?C先生突然大笑後僅回應「容易嗎?」

 

元山公司在行政罰鍰部分,被計以四件違規共罰714萬元。但據C先生所言,衛生局認為違規情事僅三件共348萬元罰鍰與吹哨者提供證據有關,另一件違規情事是公部門自行稽查所獲,因而僅以部分罰鍰的60%發給獎金,但因衛生局給予業者分期付款,C先生尚未拿到錢;隨後在民代奔波後,衛生局先給予20萬元獎金,二位吹哨者一人10萬元。

 

「衛生局給我們的感覺,就好像吹哨者是麻煩的製造者,給他們帶來困擾。」有時候致電詢問,他們會很不耐煩,問題是,我要多問一個問題也不行嗎?這不是我們的權益嗎?「說白了,法規寫得漂亮,政府鼓勵民眾吹哨,事實上也只有民眾吹哨,政府才能查到重大案件。但是我們吹哨了,政府是怎麼對待我們?吹哨者丟了工作,20萬元算一算和資遣費差不多,獎金還要扣40%的稅金。」

 

「如果沒有檢舉,生活很好過。以前送貨時間很固定,早早出門,可以早早回家。現在呢?」C先生嘆了一口氣說,「我後悔了!」目前得到的獎金10萬元,他若繼續留在前公司,工作二個月就有了,何必冒著生命危險、失業、經濟、生活等壓力,最後卻被視為乞丐對待。」

 

C先生說,「政府呼籲內部員工檢舉不法,我相信了,最後是怎麼被對待?把吹哨者包裝的這麼華麗、這麼好看,結果呢?罰款都是入市庫、國庫,風險都是我們承擔,這是欺騙吹哨者來幫你們賺錢、賺業績嗎?」

 

「如果有重來的機會,我不會檢舉。關我什麼事,我為了大家想,但大家有為我們想嗎?只是應證一個現實面,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政府、官員、地方首長、民眾,都只是在為自己,誰為我們著想了?」C先生說。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