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究竟能否重啟?》系列 3-3—燃料運離非終結 重啟選擇權操之在科學與民意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核四究竟能否重啟?》系列 3-3—燃料運離非終結 重啟選擇權操之在科學與民意
2019-07-29 16:22:00
A+
A
A-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

核四廠第三批燃料棒在今(2019)年6月26日深夜悄悄運離廠區,外界視為「核四已死」。但是,核四真的要走入歷史了嗎?答案恐怕還未定。燃料棒外運與核四是否重啟並無直接關聯,政治動作高於實質,甚至可能是核四下半場弔詭命運輪迴的開始!

 

核四廠兩部反應爐機組一共有1744根燃料束,一部機組各872束。台電公司花新台幣81億元向美國全球核燃料公司(Global Nuclear Fuel-Americas, LLC)購置,分兩批於2008年和2010年運進核四廠。立法院2018年1月決議,台電公司應於2020年底前將核四燃料全數運出,台電因此又以6.9億元的經費將其外運,規劃3年分8批運回美國原廠異地儲存,等待新買家。

核四廠全新燃料棒已運離廠區640束。(圖/記者湯佳玲攝)

 

核四燃料已送走3批640束 都是未拆封的二號機燃料

 

原能會技正莊武煌表示,一號機的新燃料棒已拆封,放置在已抽乾池水的反應器廠房燃料池;二號機的燃料棒尚未拆封,儲存在同樣抽乾池水的輔助燃料廠房燃料池。核四燃料外運都是使用原廠全新的運送護箱裝箱運離,在2018年7月、9月各外運160束和240束,今年六月底外運240束,迄今總共送走640束,都是二號機未拆封的新燃料。

 

莊武煌說明,外運的核燃料分兩階段處理,首先是異地儲存,將燃料束拆解成燃料棒,尋求國外買家,但他坦言核燃料是「客製化」商品,核四用的是首次起爐的初始爐心燃料,因此機率並不高。若無人購買,第二階段將把燃料棒拆解為燃料丸,研磨成粉後,經溶解和萃取程序,將其中的鈾235和鈾238回收,製成濃縮鈾,再依據當時的鈾燃料價格販售。

核四廠放置新燃料束的輔助燃料廠房。圖為其施工期間狀態。(圖/記者湯佳玲攝)

 

核燃料客製化 欲找買家有難度

 

前核能研究所副研究員洪宗勝博士表示,核電廠每一根燃料的水平濃度和垂直濃度都是經過精細分析設計,才會送給燃料製造商製造,一切都是按照客戶需求的參數、配方「客製化」產生,因此要使用在其他爐子十分困難;僅管日本柏崎刈羽核電廠有使用與台灣核四廠相同的進步型沸水式反應器,但每一支燃料束所需的鈾235濃度都不一樣,台灣是起爐用的濃度,自然會比運轉中電廠的濃度要高,所以別人難以使用。

 

台電:核四燃料外運與重啟與否無關 

 

台電董事長楊偉甫接受本刊採訪時表示,核四不論重啟與否,燃料棒都得運回美國原廠重新認證,因為10年保固期已過,「運回原廠是必要條件,跟重不重啟是兩回事,只是品質保證的一環,燃料棒沒辦法在台灣驗證和檢驗。」他還說,6.9億元包含運費和當地儲存的保管費,台電預估每年將可節省在核四廠裡保管儲存的費用大約 1.4 億,估計運出後5年就能攤平成本。

 

但是,台電關於燃料保固期的說法,卻遭到核四廠員工質疑,認為是「唬弄社會大眾的政治動作」,並稱內行人都知道。因為燃料廠家過去都會派員定期檢查,無需送出去,而我方也可提出延長保固。何況,燃料儲存在廠內會破壞損毀的機率極低,即使真有發現破損,屆時更換一束新的燃料棒即可,「核四若政黨輪替又要重啟,燃料再買回來就好!」

 

王伯輝:核四已規劃40年核廢料存放區

 

至於社會關切的核廢料問題,前核四廠廠長王伯輝表示,龍門電廠自身就已將運轉40年的高、低階核廢料儲存空間準備好了。他說,用過燃料棒可以放在原子爐燃料池15年,放在用過燃料池15年,放在輔助燃料廠房的池子25年,「我不相信經過40年,科技無法有新的突破。」

 

他還說,低階核廢料可以放在核四廠的核廢料儲存倉庫,一次大修(1年半)會產生120桶低階核廢,該處可以存放2萬桶,「所以放40年也沒問題」。他表示:「將所有的核廢料限制在廠內,有專業工程師看守,對社會並無影響;至於核廢最終場址,那則是中央層級該去決策的事!」

 

雖然中研院院士、香港城市科技大學校長郭位對本刊表示,日本自福島核災後,從「0核電」恢復到核電佔比至20%,目標是30%;英國即使發展風電仍持續蓋核電廠,法國則是核電大國,核能安全也做得不錯,指出「去核」並非世界趨勢,但是環保團體也一一提出駁斥。

 

環團:核四電力佔比僅3% 取代率高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表示,法國本身擁有核能重工業,技術取得容易,不若台灣先天地震多;日本比較特別,安倍政府想要重啟,但民意超過6成不支持;日本核能的發電佔比為30%~40%,如果沒有核電,整體用電將受到影響;但是台灣不同,台灣的核電佔比不到10%,根據台電估算,重啟至少也要6~7年,2025屆時只剩核四本身3%的核電,取代率很高。

 

今年,台灣公民社會發起「重啟核四」公投,與廢除核四的「廢核.再生」公投,因《公投法》修法,決戰點將落在2021年8月。「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表示,目前連署人數達27萬人,第二階段門檻為至10月初需有28萬人連署,評估安全門檻為35萬人,認為公投是任何一個政黨執政民意的基礎,並說就算核四屆時只佔3%的供電佔比,也是穩定供電而不能缺少的電力。

 

社會須理性討論 核四重啟需獲民意支持

 

發起「廢核.再生」公投的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創會會長施信民表示,目前民進黨執行非核家園政策,不會主動重啟核四。國民黨則主張在人民同意和安全無虞的條件下支持重啟。因此,未來不管那一黨執政,都只會依公投結果要重啟時,才會被動地去作為。

 

核四廠風雨飄搖了40年,在當時台灣經濟起飛與國際局勢變化的時空背景下,政府提出這項計畫是對的;40年後的今天,台灣走向民主化,民智已開,對核能安全更加重視,因而不重啟的聲浪受到鼓舞也在意料之中。

 

在原能會與台電的專業分析下,核四安全技術面可以重啟,但重啟的條件是上千億元及N+6年的時間,去換一個可以穩定送電的核四廠。只是在政黨利益考量和各自操弄下,國內目前仍欠缺理性討論,未來一旦反核和擁核公投各自成案,不論結果如何,一紙公投無法換來安全的保證,社會仍須理性討論,反核與擁核都不應視對方為洪水猛獸,以科學數據論證並將社會代價納入考量,來取得民意的信任和支持,才是消弭民眾疑慮的最佳解方。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

核四廠第三批燃料棒在今(2019)年6月26日深夜悄悄運離廠區,外界視為「核四已死」。但是,核四真的要走入歷史了嗎?答案恐怕還未定。燃料棒外運與核四是否重啟並無直接關聯,政治動作高於實質,甚至可能是核四下半場弔詭命運輪迴的開始!

 

核四廠兩部反應爐機組一共有1744根燃料束,一部機組各872束。台電公司花新台幣81億元向美國全球核燃料公司(Global Nuclear Fuel-Americas, LLC)購置,分兩批於2008年和2010年運進核四廠。立法院2018年1月決議,台電公司應於2020年底前將核四燃料全數運出,台電因此又以6.9億元的經費將其外運,規劃3年分8批運回美國原廠異地儲存,等待新買家。

核四廠全新燃料棒已運離廠區640束。(圖/記者湯佳玲攝)

 

核四燃料已送走3批640束 都是未拆封的二號機燃料

 

原能會技正莊武煌表示,一號機的新燃料棒已拆封,放置在已抽乾池水的反應器廠房燃料池;二號機的燃料棒尚未拆封,儲存在同樣抽乾池水的輔助燃料廠房燃料池。核四燃料外運都是使用原廠全新的運送護箱裝箱運離,在2018年7月、9月各外運160束和240束,今年六月底外運240束,迄今總共送走640束,都是二號機未拆封的新燃料。

 

莊武煌說明,外運的核燃料分兩階段處理,首先是異地儲存,將燃料束拆解成燃料棒,尋求國外買家,但他坦言核燃料是「客製化」商品,核四用的是首次起爐的初始爐心燃料,因此機率並不高。若無人購買,第二階段將把燃料棒拆解為燃料丸,研磨成粉後,經溶解和萃取程序,將其中的鈾235和鈾238回收,製成濃縮鈾,再依據當時的鈾燃料價格販售。

核四廠放置新燃料束的輔助燃料廠房。圖為其施工期間狀態。(圖/記者湯佳玲攝)

 

核燃料客製化 欲找買家有難度

 

前核能研究所副研究員洪宗勝博士表示,核電廠每一根燃料的水平濃度和垂直濃度都是經過精細分析設計,才會送給燃料製造商製造,一切都是按照客戶需求的參數、配方「客製化」產生,因此要使用在其他爐子十分困難;僅管日本柏崎刈羽核電廠有使用與台灣核四廠相同的進步型沸水式反應器,但每一支燃料束所需的鈾235濃度都不一樣,台灣是起爐用的濃度,自然會比運轉中電廠的濃度要高,所以別人難以使用。

 

台電:核四燃料外運與重啟與否無關 

 

台電董事長楊偉甫接受本刊採訪時表示,核四不論重啟與否,燃料棒都得運回美國原廠重新認證,因為10年保固期已過,「運回原廠是必要條件,跟重不重啟是兩回事,只是品質保證的一環,燃料棒沒辦法在台灣驗證和檢驗。」他還說,6.9億元包含運費和當地儲存的保管費,台電預估每年將可節省在核四廠裡保管儲存的費用大約 1.4 億,估計運出後5年就能攤平成本。

 

但是,台電關於燃料保固期的說法,卻遭到核四廠員工質疑,認為是「唬弄社會大眾的政治動作」,並稱內行人都知道。因為燃料廠家過去都會派員定期檢查,無需送出去,而我方也可提出延長保固。何況,燃料儲存在廠內會破壞損毀的機率極低,即使真有發現破損,屆時更換一束新的燃料棒即可,「核四若政黨輪替又要重啟,燃料再買回來就好!」

 

王伯輝:核四已規劃40年核廢料存放區

 

至於社會關切的核廢料問題,前核四廠廠長王伯輝表示,龍門電廠自身就已將運轉40年的高、低階核廢料儲存空間準備好了。他說,用過燃料棒可以放在原子爐燃料池15年,放在用過燃料池15年,放在輔助燃料廠房的池子25年,「我不相信經過40年,科技無法有新的突破。」

 

他還說,低階核廢料可以放在核四廠的核廢料儲存倉庫,一次大修(1年半)會產生120桶低階核廢,該處可以存放2萬桶,「所以放40年也沒問題」。他表示:「將所有的核廢料限制在廠內,有專業工程師看守,對社會並無影響;至於核廢最終場址,那則是中央層級該去決策的事!」

 

雖然中研院院士、香港城市科技大學校長郭位對本刊表示,日本自福島核災後,從「0核電」恢復到核電佔比至20%,目標是30%;英國即使發展風電仍持續蓋核電廠,法國則是核電大國,核能安全也做得不錯,指出「去核」並非世界趨勢,但是環保團體也一一提出駁斥。

 

環團:核四電力佔比僅3% 取代率高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表示,法國本身擁有核能重工業,技術取得容易,不若台灣先天地震多;日本比較特別,安倍政府想要重啟,但民意超過6成不支持;日本核能的發電佔比為30%~40%,如果沒有核電,整體用電將受到影響;但是台灣不同,台灣的核電佔比不到10%,根據台電估算,重啟至少也要6~7年,2025屆時只剩核四本身3%的核電,取代率很高。

 

今年,台灣公民社會發起「重啟核四」公投,與廢除核四的「廢核.再生」公投,因《公投法》修法,決戰點將落在2021年8月。「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表示,目前連署人數達27萬人,第二階段門檻為至10月初需有28萬人連署,評估安全門檻為35萬人,認為公投是任何一個政黨執政民意的基礎,並說就算核四屆時只佔3%的供電佔比,也是穩定供電而不能缺少的電力。

 

社會須理性討論 核四重啟需獲民意支持

 

發起「廢核.再生」公投的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創會會長施信民表示,目前民進黨執行非核家園政策,不會主動重啟核四。國民黨則主張在人民同意和安全無虞的條件下支持重啟。因此,未來不管那一黨執政,都只會依公投結果要重啟時,才會被動地去作為。

 

核四廠風雨飄搖了40年,在當時台灣經濟起飛與國際局勢變化的時空背景下,政府提出這項計畫是對的;40年後的今天,台灣走向民主化,民智已開,對核能安全更加重視,因而不重啟的聲浪受到鼓舞也在意料之中。

 

在原能會與台電的專業分析下,核四安全技術面可以重啟,但重啟的條件是上千億元及N+6年的時間,去換一個可以穩定送電的核四廠。只是在政黨利益考量和各自操弄下,國內目前仍欠缺理性討論,未來一旦反核和擁核公投各自成案,不論結果如何,一紙公投無法換來安全的保證,社會仍須理性討論,反核與擁核都不應視對方為洪水猛獸,以科學數據論證並將社會代價納入考量,來取得民意的信任和支持,才是消弭民眾疑慮的最佳解方。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