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台灣戰後最慘的天災──回憶一甲子前的「八七水災」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台灣戰後最慘的天災──回憶一甲子前的「八七水災」
2019-07-29 07:00:00
A+
A
A-

八七水災後國軍搶修鐵路。(圖/翻拍自國防部總政治部的《國軍搶救「八七」水災紀實》)

 

作者/陳婉真

台灣近代史有個巧合:逢九必有大事。比較重大的諸如: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1959年八七水災;1969年殷海光病逝;1979年美麗島事件;1989年鄭南榕自焚;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2009年八八水災(莫拉克風災)。

 

前述三次的天災中,就有兩次是水災,其中以60年前的八七水災受災範圍最廣、災民人數最多,所受到的重視卻最少。

 

八七水災發生於1959年8月7日,當年由於一個名為「艾倫」的熱帶性低氣壓帶來的連續豪大雨,中南部各處的積水難以消退,加上山洪爆發,導致西部所有主要河川水位高漲多處決堤,大水沖毀房屋及農田,造成空前的大水災,受災範圍包括中南部所有的農業區域,後續根據水利署的統計,災民人數多達30萬5,234人,各項直接損失約37億4,235.8萬元,約佔當時國民所得12%,也相當於當年臺灣省政府總預算。

 

在所有受災縣市中,彰化縣因為人口稠密,又夾在北邊的大肚溪,及南邊的濁水溪之間,兩條溪均告潰堤,加上山洪夾帶土石一路沖刷下來,整個彰化平原幾乎無一倖免,是八七水災受創最嚴重的縣。

 

以縣政府所在地的彰化市為例,由於彰化鐵路橋附近水道狹窄,大水宣洩不及,使得大肚溪南岸被大水沖毀超過一公里,洪水沖進彰化市,一路沖到沿海的和美鎮及伸港鄉,市內平房幾乎全告滅頂,只有幾戶三層樓房成為附近民眾避難處,災情十分慘重。三年後我考進彰化女中,磚造教室約和書桌一樣高度的牆面,還留有一條明顯的水痕。

 

南彰化的二水也因濁水溪溪水暴漲,鐵路全被淹沒,鄉村房屋建材除少數為磚造之外,多為竹管厝、土角厝及茅草屋,後兩者根本不敵大水;即便在地勢較高的社頭山腳路一帶,也因八卦山脈土石狂洩,整排房屋全被埋於土石堆,地方傳說,後來擔任省議員的無黨籍人士蕭錫齡,就是因為八七水災熱心協助清運屍體,讓鄉民感動而當選鄉長及省議員。

 

根據官方的統計,彰化縣全縣房屋全毁15,624戶,半毁10,539戶,災民人數逹137724人,占全縣總人口數的16.11%。而全台的死亡人數667人,失蹤者408人(絕大多數是被大水沖走屍骨全無),受傷者942人,房屋全倒27,466間,半倒18,303間。災區的交通通訊幾乎全部中斷。

 

奇怪的是,受災最嚴重的八月七日發生水災,政府卻一直到八月三十一日才由總統發布緊急處分令,內容是:查台灣省中南部於本年八月七日遭遇六十年來所未有之水災,公私損失慘重,救濟善後、復興重建,刻不容緩,茲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爲適應需要,不得不採緊急有效措施對現行稅法及各級政府預算爲必要之變更,俾統籌運用,爭取時效,以應付財政經濟上之重大變故。

 

具體內容其實就是在各項稅課附徵水災復興建設捐,舉凡營所稅、綜所稅、娛樂稅、筵席稅,甚至連屠宰稅、地價稅、田賦、房屋稅都要加徵百分之三十至四十不等的建設捐。

 

中南部災情的嚴重

 

之所以會延遲將近一個月才發布緊急處分令,應該和五十年後發生的八八水災類似,中南部淹大水,北部根本感覺不到災情的嚴重性。而很多房屋早已被沖走,卻又要課徵各種稅捐,假如發生在現在,不被罵死才怪─只是別忘記,那時可是戒嚴時期,誰敢罵老蔣,第二天就消失不見了。

 

那一年我剛好是小學四年級,利用放暑假期間到台北外婆家小住,已經記不得究竟隔幾天才得知家鄉淹大水的消息,又隔了好幾天,父親特別趕到台北接我們回彰化,火車到王田就不通,所有人要下車轉搭接駁客運,走溪底便道,一路顛簸回到彰化。所幸老家位在市郊地勢較高,逃過一劫。

 

那次的大水災,除了緊急處分令幾乎全國總動員之外,連協防台灣的美軍都出動幫助災後重建並發放物資,但災後依舊滿目瘡痍,久久難以復原,不久還爆發霍亂疫情,災情雪上加霜。

 

很多倖存者眼看家園全毀,選擇遠離傷心地,翻山越嶺到後山花東等地開墾。

 

在花蓮縣境內直到今天,東華大學附近的志學一地,居民幾乎清一色來自彰化縣埤頭鄉;以產金針花著名的赤柯山,也都是當年移民前來的八七水災受災戶。

 

很多人至今清楚記得,第一代移民赤手空拳,翻過好幾座山頭,才抵達玉里鎮八通關古道的登山口,接著又步行很久才來到赤科山這處未經開發的荒漠之地。

 

災民從無到有,搭建茅草屋、開闢農地種糧食,大約花費兩年時間才見到成果,再把家人接到新家,過程艱辛。

 

剛開始這裡連地名都沒有,更別說能擁有產權了。即便在金針花打出知名度後,仍有很長一段時間,居民幾經陳情,還是只能當農業黑戶,無法獲得相關補助,一直以來,當地農民都只能自求多福。直到2013年修訂「國有耕地放租實施辦法」通過,又經過煩瑣的撥交程序及多次協調查估,總算在前兩年獲得解決,算一算總計經過了超過五十年,才算在東部安定下來。

 

然而,歷經這麼大的災難,直到今天,只有在彰化縣政府大樓裡留下一幅總統蔣介石視察災區的銅雕壁畫,以及彰化商職旅北校友會,每年特別選在這一天召開校友會紀念,此外幾乎已經沒有人記得一甲子前那場奪走無數人命、改變那麼多人命運的大水災了。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八七水災後國軍搶修鐵路。(圖/翻拍自國防部總政治部的《國軍搶救「八七」水災紀實》)

 

作者/陳婉真

台灣近代史有個巧合:逢九必有大事。比較重大的諸如: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1959年八七水災;1969年殷海光病逝;1979年美麗島事件;1989年鄭南榕自焚;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2009年八八水災(莫拉克風災)。

 

前述三次的天災中,就有兩次是水災,其中以60年前的八七水災受災範圍最廣、災民人數最多,所受到的重視卻最少。

 

八七水災發生於1959年8月7日,當年由於一個名為「艾倫」的熱帶性低氣壓帶來的連續豪大雨,中南部各處的積水難以消退,加上山洪爆發,導致西部所有主要河川水位高漲多處決堤,大水沖毀房屋及農田,造成空前的大水災,受災範圍包括中南部所有的農業區域,後續根據水利署的統計,災民人數多達30萬5,234人,各項直接損失約37億4,235.8萬元,約佔當時國民所得12%,也相當於當年臺灣省政府總預算。

 

在所有受災縣市中,彰化縣因為人口稠密,又夾在北邊的大肚溪,及南邊的濁水溪之間,兩條溪均告潰堤,加上山洪夾帶土石一路沖刷下來,整個彰化平原幾乎無一倖免,是八七水災受創最嚴重的縣。

 

以縣政府所在地的彰化市為例,由於彰化鐵路橋附近水道狹窄,大水宣洩不及,使得大肚溪南岸被大水沖毀超過一公里,洪水沖進彰化市,一路沖到沿海的和美鎮及伸港鄉,市內平房幾乎全告滅頂,只有幾戶三層樓房成為附近民眾避難處,災情十分慘重。三年後我考進彰化女中,磚造教室約和書桌一樣高度的牆面,還留有一條明顯的水痕。

 

南彰化的二水也因濁水溪溪水暴漲,鐵路全被淹沒,鄉村房屋建材除少數為磚造之外,多為竹管厝、土角厝及茅草屋,後兩者根本不敵大水;即便在地勢較高的社頭山腳路一帶,也因八卦山脈土石狂洩,整排房屋全被埋於土石堆,地方傳說,後來擔任省議員的無黨籍人士蕭錫齡,就是因為八七水災熱心協助清運屍體,讓鄉民感動而當選鄉長及省議員。

 

根據官方的統計,彰化縣全縣房屋全毁15,624戶,半毁10,539戶,災民人數逹137724人,占全縣總人口數的16.11%。而全台的死亡人數667人,失蹤者408人(絕大多數是被大水沖走屍骨全無),受傷者942人,房屋全倒27,466間,半倒18,303間。災區的交通通訊幾乎全部中斷。

 

奇怪的是,受災最嚴重的八月七日發生水災,政府卻一直到八月三十一日才由總統發布緊急處分令,內容是:查台灣省中南部於本年八月七日遭遇六十年來所未有之水災,公私損失慘重,救濟善後、復興重建,刻不容緩,茲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爲適應需要,不得不採緊急有效措施對現行稅法及各級政府預算爲必要之變更,俾統籌運用,爭取時效,以應付財政經濟上之重大變故。

 

具體內容其實就是在各項稅課附徵水災復興建設捐,舉凡營所稅、綜所稅、娛樂稅、筵席稅,甚至連屠宰稅、地價稅、田賦、房屋稅都要加徵百分之三十至四十不等的建設捐。

 

中南部災情的嚴重

 

之所以會延遲將近一個月才發布緊急處分令,應該和五十年後發生的八八水災類似,中南部淹大水,北部根本感覺不到災情的嚴重性。而很多房屋早已被沖走,卻又要課徵各種稅捐,假如發生在現在,不被罵死才怪─只是別忘記,那時可是戒嚴時期,誰敢罵老蔣,第二天就消失不見了。

 

那一年我剛好是小學四年級,利用放暑假期間到台北外婆家小住,已經記不得究竟隔幾天才得知家鄉淹大水的消息,又隔了好幾天,父親特別趕到台北接我們回彰化,火車到王田就不通,所有人要下車轉搭接駁客運,走溪底便道,一路顛簸回到彰化。所幸老家位在市郊地勢較高,逃過一劫。

 

那次的大水災,除了緊急處分令幾乎全國總動員之外,連協防台灣的美軍都出動幫助災後重建並發放物資,但災後依舊滿目瘡痍,久久難以復原,不久還爆發霍亂疫情,災情雪上加霜。

 

很多倖存者眼看家園全毀,選擇遠離傷心地,翻山越嶺到後山花東等地開墾。

 

在花蓮縣境內直到今天,東華大學附近的志學一地,居民幾乎清一色來自彰化縣埤頭鄉;以產金針花著名的赤柯山,也都是當年移民前來的八七水災受災戶。

 

很多人至今清楚記得,第一代移民赤手空拳,翻過好幾座山頭,才抵達玉里鎮八通關古道的登山口,接著又步行很久才來到赤科山這處未經開發的荒漠之地。

 

災民從無到有,搭建茅草屋、開闢農地種糧食,大約花費兩年時間才見到成果,再把家人接到新家,過程艱辛。

 

剛開始這裡連地名都沒有,更別說能擁有產權了。即便在金針花打出知名度後,仍有很長一段時間,居民幾經陳情,還是只能當農業黑戶,無法獲得相關補助,一直以來,當地農民都只能自求多福。直到2013年修訂「國有耕地放租實施辦法」通過,又經過煩瑣的撥交程序及多次協調查估,總算在前兩年獲得解決,算一算總計經過了超過五十年,才算在東部安定下來。

 

然而,歷經這麼大的災難,直到今天,只有在彰化縣政府大樓裡留下一幅總統蔣介石視察災區的銅雕壁畫,以及彰化商職旅北校友會,每年特別選在這一天召開校友會紀念,此外幾乎已經沒有人記得一甲子前那場奪走無數人命、改變那麼多人命運的大水災了。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