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師孟嗆呂太郎:敢為馬英九背書就撤案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陳師孟嗆呂太郎:敢為馬英九背書就撤案
2019-07-25 14:16:00
A+
A
A-

陳師孟表示監察院於民國91年就開始調查法官濫用自由心證的問題。(圖/記者胡智凱拍攝)

 

優傳媒記者胡智凱/台北報導

監察委員陳師孟屢屢對司法進行制衡,近期更對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申請調查,結果引發監察院與司法院之間的院際紛爭,還被外界封為「打藍悍將」。他本次接受《優傳媒》專訪,特別剖析是如何精心挑選調查案件,還對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打包票,稱要是他敢對馬案背書,他就撤案!

 

翻開陳師孟的家世與經歷,可說是「根正苗藍」的正藍軍。陳師孟於2007年接受學者曹長青專訪時表示,自己的祖父陳布雷是蔣中正親信的文膽,在抗戰時期以草擬《告全國軍民書》聞名,過世時甚至還獲蔣中正親筆輓聯「當代完人」;其父親陳遲是國民政府在台灣的重要農業官員;而他自己則在18歲就加入國民黨。沒想到如今卻被稱作「打藍悍將」,專辦藍營。

 

對於他屢屢挑戰監察權與司法權之間的憲法界限,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副教授胡博硯就表示,應要對外說明挑選案件的標準為何?否則容易被外界認為是在「政治鬥爭」或是「公報私仇」,且若所有司法個案都湧進監察院要求翻案,後果不堪設想。

 

陳師孟:我專挑政治大案

 

對於外界各種說法,陳師孟早有耳聞,他回應說:「我才不會挑一些司法官收賄或是涉及私德的案件來進行調查,因為那些都比較其次,甚至司法院政風處去處理就好,不需要動用到監察委員。」

 

他強調:「目前司法最大的問題是『辦綠不辦藍』,也就是涉及政治性的司法案件,因為影響更大、更廣,那才值得去調查,因此不會說每一個司法案件都去辦。」

 

對於所謂「辦綠不辦藍」的情形,陳師孟說不只是扁案,其他還有像是邱義仁、高英茂、郭瑤琪等二、三十個綠營政務官被「追殺」。但若換成是藍營人士,像是馬英九、林益世、賴素如等,大多被簽結,或是無罪、輕判,種種都讓他感覺司法真的有「辦綠不辦藍」的傾向,亟需監督與改革。

(註:)
林益世因中鋼爐渣弊案,被控職務上要求賄賂、隱匿貪污罪無罪定讞;公務員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定讞。
賴素如因太極雙星弊案,被控職務上收賄罪,最高法院撤銷發回更審中。

 

陳師孟進一步說道,其實這類涉及政治的司法案件數量依舊很多,需要再進一步篩選,因此他先從「元首」的部份開始著手,而這也是政治性司法案件中最受矚目,一旦發生司法不公情形,就會對司法威信造成最大傷害的區塊。

陳師孟專挑涉及政治及元首的司法大案進行調查。(圖/維基百科)

 

挑戰法官「自由心證」

 

陳師孟接著說,政治性大案裡頭,他也不是隨便亂挑,而是針對有「濫用自由心證」的情況者,才進行調查。

 

對此,他特地拿出一本監察院早在民國91年就做出的《法官及檢察官濫用自由心證情形專案調查報告》,強調監察院很早就已經注意司法經常有「濫用自由心證」的情形。因此,他認為自己針對這個領域進行調查,只是延續前人的腳步,絕對不是他個人恣意妄為。

 

組司法諮詢團隊協助判斷

 

陳師孟坦言,自己學的是經濟,不是法律,所以在獲知要擔任監委後,就組了一個司法諮詢團隊,協助判斷政治性案件,以及案件內法官的自由心證,是否存有「法律上的可議之處」。

 

他說他的司法諮詢團隊裡頭包含有法學教授、律師、現任法官,以及退休的大法官,因此在這些專家的指導下挑選案件,有相當的嚴謹度。

「準大法官」現任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圖/司法院提供)

 

談馬英九洩密案:準大法官呂太郎若敢背書 我就撤案!

 

最後,針對挑選馬英九洩密案來進行調查的原因,陳師孟表示包括林憲同律師、黃帝穎律師、洪英花法官,都對此案提出強力批判,認為當中確實存有濫用自由心證的問題、而有調查的必要,這才讓他決心要申請調查。

 

他說那些承辦的法官有的認為馬英九已經構成犯罪了,但竟自創一個「總統特權」,讓馬英九可以「阻卻違法」;有的則根本不認為馬英九構成犯罪;此外也有法官曾經判決馬英九有罪,總之反反覆覆、讓人霧裡看花。

 

陳師孟強調:「馬英九自己是學法律的,聽到黃世銘對他洩密,不只當下沒制止,之後還要黃世銘告訴江宜樺。最後黃世銘有罪定讞,馬英九卻一下子有罪、一下子無罪,這難道不該調查一下嗎?」同樣的道理,當承辦的法官在審理這麼重大的案件時,「難道不該謹慎一點嗎?」

 

對於其中第一審的「唐玥」法官,陳師孟說他的司法諮詢團隊給出意見,認為她的判決絕對有「違法」之處。

 

說到這裡,他對之前屢屢迴護司法權、經常批評自己的「準大法官」現任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深感不滿,陳師孟甚至激動地說:「要是呂太郎敢替唐玥的判決背書,認為她的認事用法都是正確的,我就撤案!」

陳師孟表示監察院於民國91年就開始調查法官濫用自由心證的問題。(圖/記者胡智凱拍攝)

 

優傳媒記者胡智凱/台北報導

監察委員陳師孟屢屢對司法進行制衡,近期更對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申請調查,結果引發監察院與司法院之間的院際紛爭,還被外界封為「打藍悍將」。他本次接受《優傳媒》專訪,特別剖析是如何精心挑選調查案件,還對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打包票,稱要是他敢對馬案背書,他就撤案!

 

翻開陳師孟的家世與經歷,可說是「根正苗藍」的正藍軍。陳師孟於2007年接受學者曹長青專訪時表示,自己的祖父陳布雷是蔣中正親信的文膽,在抗戰時期以草擬《告全國軍民書》聞名,過世時甚至還獲蔣中正親筆輓聯「當代完人」;其父親陳遲是國民政府在台灣的重要農業官員;而他自己則在18歲就加入國民黨。沒想到如今卻被稱作「打藍悍將」,專辦藍營。

 

對於他屢屢挑戰監察權與司法權之間的憲法界限,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副教授胡博硯就表示,應要對外說明挑選案件的標準為何?否則容易被外界認為是在「政治鬥爭」或是「公報私仇」,且若所有司法個案都湧進監察院要求翻案,後果不堪設想。

 

陳師孟:我專挑政治大案

 

對於外界各種說法,陳師孟早有耳聞,他回應說:「我才不會挑一些司法官收賄或是涉及私德的案件來進行調查,因為那些都比較其次,甚至司法院政風處去處理就好,不需要動用到監察委員。」

 

他強調:「目前司法最大的問題是『辦綠不辦藍』,也就是涉及政治性的司法案件,因為影響更大、更廣,那才值得去調查,因此不會說每一個司法案件都去辦。」

 

對於所謂「辦綠不辦藍」的情形,陳師孟說不只是扁案,其他還有像是邱義仁、高英茂、郭瑤琪等二、三十個綠營政務官被「追殺」。但若換成是藍營人士,像是馬英九、林益世、賴素如等,大多被簽結,或是無罪、輕判,種種都讓他感覺司法真的有「辦綠不辦藍」的傾向,亟需監督與改革。

(註:)
林益世因中鋼爐渣弊案,被控職務上要求賄賂、隱匿貪污罪無罪定讞;公務員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定讞。
賴素如因太極雙星弊案,被控職務上收賄罪,最高法院撤銷發回更審中。

 

陳師孟進一步說道,其實這類涉及政治的司法案件數量依舊很多,需要再進一步篩選,因此他先從「元首」的部份開始著手,而這也是政治性司法案件中最受矚目,一旦發生司法不公情形,就會對司法威信造成最大傷害的區塊。

陳師孟專挑涉及政治及元首的司法大案進行調查。(圖/維基百科)

 

挑戰法官「自由心證」

 

陳師孟接著說,政治性大案裡頭,他也不是隨便亂挑,而是針對有「濫用自由心證」的情況者,才進行調查。

 

對此,他特地拿出一本監察院早在民國91年就做出的《法官及檢察官濫用自由心證情形專案調查報告》,強調監察院很早就已經注意司法經常有「濫用自由心證」的情形。因此,他認為自己針對這個領域進行調查,只是延續前人的腳步,絕對不是他個人恣意妄為。

 

組司法諮詢團隊協助判斷

 

陳師孟坦言,自己學的是經濟,不是法律,所以在獲知要擔任監委後,就組了一個司法諮詢團隊,協助判斷政治性案件,以及案件內法官的自由心證,是否存有「法律上的可議之處」。

 

他說他的司法諮詢團隊裡頭包含有法學教授、律師、現任法官,以及退休的大法官,因此在這些專家的指導下挑選案件,有相當的嚴謹度。

「準大法官」現任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圖/司法院提供)

 

談馬英九洩密案:準大法官呂太郎若敢背書 我就撤案!

 

最後,針對挑選馬英九洩密案來進行調查的原因,陳師孟表示包括林憲同律師、黃帝穎律師、洪英花法官,都對此案提出強力批判,認為當中確實存有濫用自由心證的問題、而有調查的必要,這才讓他決心要申請調查。

 

他說那些承辦的法官有的認為馬英九已經構成犯罪了,但竟自創一個「總統特權」,讓馬英九可以「阻卻違法」;有的則根本不認為馬英九構成犯罪;此外也有法官曾經判決馬英九有罪,總之反反覆覆、讓人霧裡看花。

 

陳師孟強調:「馬英九自己是學法律的,聽到黃世銘對他洩密,不只當下沒制止,之後還要黃世銘告訴江宜樺。最後黃世銘有罪定讞,馬英九卻一下子有罪、一下子無罪,這難道不該調查一下嗎?」同樣的道理,當承辦的法官在審理這麼重大的案件時,「難道不該謹慎一點嗎?」

 

對於其中第一審的「唐玥」法官,陳師孟說他的司法諮詢團隊給出意見,認為她的判決絕對有「違法」之處。

 

說到這裡,他對之前屢屢迴護司法權、經常批評自己的「準大法官」現任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深感不滿,陳師孟甚至激動地說:「要是呂太郎敢替唐玥的判決背書,認為她的認事用法都是正確的,我就撤案!」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