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對於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再思考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楊雨亭》對於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再思考
2019-06-19 12:16:00
A+
A
A-

總統蔡英文。(圖/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作者/楊雨亭(作家)

今年以來,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產生的過程一波三折,逐漸演變出國民黨與藍營內部的嚴重對立與衝突,以至於當6月13日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由名調決定蔡英文勝出,不論其過程如何,顯示民進黨擁有比較好的民主機制與團結性,是不爭的事實,使得民進黨在明年初大選中的成功率大幅升高。

 

這個警訊,其實自去年以來一直存在,但是國民黨無計可施,顯示出國民黨已經走向衰解的過程。這是為什麼韓國瑜現象可以持續下去的客觀因素,即部分藍營群眾認為依靠國民黨這個腐朽組織,已經不可能奪回政權,而必須依靠某一個特定的人來承擔大任。 

 

在台灣目前的政治生態中,值得注意的,除了民進黨的台獨主張使民眾感到不安,以及常常表現出仇恨意識使台灣社會與兩岸關係不斷滋生敵意以外,民進黨是近代中國政治社會中發展出來,第一個比較成熟的民主政黨雛形。相對來說,國民黨還在轉型的過渡期中,未來可能的趨向目標並不明確,因為在其過往長期的歷史發展中革命性大於民主作風,要從革命政黨轉向到民主政黨,成功的難度很高,前蘇聯與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就是實例。

 

事實上,國民黨與共產黨中的基本支持者許多是不贊成西方式的民主政治的,而仍傾向於威權體制,理由之一是國民黨與共產黨中的核心分子和既得利益者在民主選舉中可能會長期失去權力;而在威權體制中,這些人還可以維持其社會地位。理由之二是國民黨、共產黨都仍有黨國意識形態與強烈民族主義,這與民主政治的性質是有所抵觸的。也就是說,單一性的民族主義威權體系難以接受民族的多元主義,而這正是民進黨近年來在逐漸摸索的多元主義思維。支持台灣獨立的台灣菁英份子中有許多是自由主義者、社會主義者以及政治體制上的多元主義論者,以至於台灣社會中的支持統一的菁英份子中,在理論論述上,以及在和台灣獨立論者的抗衡中,不容易取得優勢,使得在大學受教的許多年輕一代學子日趨「天然獨」。 

 

民進黨能夠逐步民主化而且在台灣的選舉過程中站穩腳步,筆者認為有以下主客觀因素值得注意:民進黨參考與學習到國民黨與共產黨的運作模式,同時警惕與避免這兩個黨明顯的缺點;選舉策略以占大多數的本土住民為訴求對象,使得可操作的選舉票數永遠超過需求;國族認同明確,以台灣為體,中華民國為用,極大化選民光譜,策略上孤立深藍與壓迫偏紅選民;強化恐共厭共情緒,將中共與中國合一,高舉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並將台灣納入美國東亞安全與貿易體系。而民進黨的問題在於:難以去除的族群意識、兩岸關係、習於選舉,不熟稔執政,以及戰鬥力雖強,其實妥協性亦高,缺乏長期的治理目標。 

 

因此,如果民進黨能夠穩定發展,逐漸去除族群意識中島內與兩岸之間的仇恨感,在美國與中國之間尋找到平衡點,民進黨可以有機會在台灣長期執政。而國民黨由於歷史發展中產生先天性難以兼顧兩岸的困境,要長期在台灣與民進黨競爭,在結構與基礎上已落於下風。因此,如何尋覓到適合的國民黨的新一代領導人、重新組織國民黨結構以及建立國族論述,是國民黨繼續生存發展亟須解決的根本課題。 

 

目前,以國民黨主要的太陽來說,若能團結,還有勝選的機會,因為他們各擅勝場,然而各自的基本群眾無法完全過渡給彼此,原因是性質不同,這是國民黨長期以來的結構性問題。比如,許多支持韓國瑜的人一直有一個盲點,以為韓國瑜一旦出線,國民黨就會因為韓國瑜持續維持高民調而勝選,忽略了韓國瑜急遽投入總統選戰的缺乏正當性,因此不論在黨內、在藍營內部、在社會上,都遭遇到相當程度的質疑,而韓粉對於如此的質疑反應過度激烈,產生了更多的紛爭。

 

民進黨的蔡粉和賴粉,性質沒有太大不同,所以結合不難,不致真正的分裂。國民黨與藍營則處於三家分晉邊緣,其上中下三層皆早已呈現異質性狀態,之所以還沒有正式分裂,是沒有分裂的本錢,才貌合神離至今。 

 

因此,不論是誰期望在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初選中過關,他必須首先思考三件事,第一,如何團結其他參選人,整合力量,集中意志,提出優秀的競選口號與務實的施政方針;第二,針對民進黨的優勢與弱點,提出有效因應方案;第三,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同時必須有能力帶領這個已經日見衰頹的百年老店政黨走上重新出發的道路。也就是說,不論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在明年初大選中是否獲勝,他都必須擔負起國民黨的重生重任,以繼續往2024以及更遠大的目標前進。

總統蔡英文。(圖/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作者/楊雨亭(作家)

今年以來,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產生的過程一波三折,逐漸演變出國民黨與藍營內部的嚴重對立與衝突,以至於當6月13日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由名調決定蔡英文勝出,不論其過程如何,顯示民進黨擁有比較好的民主機制與團結性,是不爭的事實,使得民進黨在明年初大選中的成功率大幅升高。

 

這個警訊,其實自去年以來一直存在,但是國民黨無計可施,顯示出國民黨已經走向衰解的過程。這是為什麼韓國瑜現象可以持續下去的客觀因素,即部分藍營群眾認為依靠國民黨這個腐朽組織,已經不可能奪回政權,而必須依靠某一個特定的人來承擔大任。 

 

在台灣目前的政治生態中,值得注意的,除了民進黨的台獨主張使民眾感到不安,以及常常表現出仇恨意識使台灣社會與兩岸關係不斷滋生敵意以外,民進黨是近代中國政治社會中發展出來,第一個比較成熟的民主政黨雛形。相對來說,國民黨還在轉型的過渡期中,未來可能的趨向目標並不明確,因為在其過往長期的歷史發展中革命性大於民主作風,要從革命政黨轉向到民主政黨,成功的難度很高,前蘇聯與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就是實例。

 

事實上,國民黨與共產黨中的基本支持者許多是不贊成西方式的民主政治的,而仍傾向於威權體制,理由之一是國民黨與共產黨中的核心分子和既得利益者在民主選舉中可能會長期失去權力;而在威權體制中,這些人還可以維持其社會地位。理由之二是國民黨、共產黨都仍有黨國意識形態與強烈民族主義,這與民主政治的性質是有所抵觸的。也就是說,單一性的民族主義威權體系難以接受民族的多元主義,而這正是民進黨近年來在逐漸摸索的多元主義思維。支持台灣獨立的台灣菁英份子中有許多是自由主義者、社會主義者以及政治體制上的多元主義論者,以至於台灣社會中的支持統一的菁英份子中,在理論論述上,以及在和台灣獨立論者的抗衡中,不容易取得優勢,使得在大學受教的許多年輕一代學子日趨「天然獨」。 

 

民進黨能夠逐步民主化而且在台灣的選舉過程中站穩腳步,筆者認為有以下主客觀因素值得注意:民進黨參考與學習到國民黨與共產黨的運作模式,同時警惕與避免這兩個黨明顯的缺點;選舉策略以占大多數的本土住民為訴求對象,使得可操作的選舉票數永遠超過需求;國族認同明確,以台灣為體,中華民國為用,極大化選民光譜,策略上孤立深藍與壓迫偏紅選民;強化恐共厭共情緒,將中共與中國合一,高舉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並將台灣納入美國東亞安全與貿易體系。而民進黨的問題在於:難以去除的族群意識、兩岸關係、習於選舉,不熟稔執政,以及戰鬥力雖強,其實妥協性亦高,缺乏長期的治理目標。 

 

因此,如果民進黨能夠穩定發展,逐漸去除族群意識中島內與兩岸之間的仇恨感,在美國與中國之間尋找到平衡點,民進黨可以有機會在台灣長期執政。而國民黨由於歷史發展中產生先天性難以兼顧兩岸的困境,要長期在台灣與民進黨競爭,在結構與基礎上已落於下風。因此,如何尋覓到適合的國民黨的新一代領導人、重新組織國民黨結構以及建立國族論述,是國民黨繼續生存發展亟須解決的根本課題。 

 

目前,以國民黨主要的太陽來說,若能團結,還有勝選的機會,因為他們各擅勝場,然而各自的基本群眾無法完全過渡給彼此,原因是性質不同,這是國民黨長期以來的結構性問題。比如,許多支持韓國瑜的人一直有一個盲點,以為韓國瑜一旦出線,國民黨就會因為韓國瑜持續維持高民調而勝選,忽略了韓國瑜急遽投入總統選戰的缺乏正當性,因此不論在黨內、在藍營內部、在社會上,都遭遇到相當程度的質疑,而韓粉對於如此的質疑反應過度激烈,產生了更多的紛爭。

 

民進黨的蔡粉和賴粉,性質沒有太大不同,所以結合不難,不致真正的分裂。國民黨與藍營則處於三家分晉邊緣,其上中下三層皆早已呈現異質性狀態,之所以還沒有正式分裂,是沒有分裂的本錢,才貌合神離至今。 

 

因此,不論是誰期望在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初選中過關,他必須首先思考三件事,第一,如何團結其他參選人,整合力量,集中意志,提出優秀的競選口號與務實的施政方針;第二,針對民進黨的優勢與弱點,提出有效因應方案;第三,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同時必須有能力帶領這個已經日見衰頹的百年老店政黨走上重新出發的道路。也就是說,不論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在明年初大選中是否獲勝,他都必須擔負起國民黨的重生重任,以繼續往2024以及更遠大的目標前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