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非盟高峰會劍鋒何所指?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非盟高峰會劍鋒何所指?
2019-07-16 07:00:00
A+
A
A-

「非洲聯盟高峰會」在尼日首都尼阿美登場。(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當「非洲聯盟高峰會」於108年7月7日,在尼日首都尼阿美隆重登場時,似乎大部分的國際觀察,都把這個可能是世界貿易組織(WTO),自1994年成立以來的最大自由貿易區,當作「非洲聯盟」(簡稱非盟AU)進入國際貿易體系的純經濟「非洲自貿區」關係看待;這種缺乏歷史深度的解析,難免讓讀者容易誤陷於「只緣身在此山中,不識廬山真面目」的情境。

 

事實上,今日非盟55個國家中,在北非屬於地緣「中東」的,就有埃及、蘇丹、利比亞、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茅利塔尼亞、摩洛哥、吉布提、葛摩等9個國家;其在地緣的稱呼上,是具有「雙重身份」的。您若要問,為何如此複雜?那只好歸咎於在1918年高舉著「民族自決」,倡議讓非洲及中東地區,應就民族、宗教、文化、地緣之區別,而扶持其獨立的前美國總統威爾遜了。

 

當年威氏那種被國際視為「理想主義」的判讀,其實背後多少暗藏著美國欲利用這些新興國家進入「國聯」,進而協助美國「解構」一戰前英、法殖民統治的勢力。因此,也就造成今日非洲與中東這種「橫看成嶺側看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的混亂局面了。

 

60年代初期,因為美國籠罩著甘迺迪總統認定其有能力「打兩場半戰爭」的戰略思維,導致1967年中東的第三次戰爭,也就是「六日戰爭」爆發;而同時在亞洲的「越戰」,也接續上場,直到1973年的「巴黎和平協約」,美國承認越戰失敗。

 

「六日戰爭」雖在美國支持下,由以色列取得軍事上的勝利,但卻一舉讓敘利亞「戈登高地」,約旦包括東耶路撒冷的約旦河西岸國土,及埃及的「西奈半島」遭到淪陷,頓使「以阿關係」,惡劣激化。直到1978年,為配合美國卡特總統的和解戰略(Reconciliation strategy),以色列方不得不吐出了「西奈半島」,以爭取中東暫時的和平。至於亞洲,美國則是犧牲了中華民國,於1979年跟中共「建交」;從此,臺灣只能以高喊「防衛作戰」來作自我的防衛了。

 

然而埃及這個兼具「非洲與中東」雙重身份的國度,在美國最親密的前埃及總統莫拉巴克,受2010年「阿拉伯之春」的衝擊黯然下台後;繼之而起的,卻是被美國視為「恐怖組織」,具有「兄弟會」色彩的穆爾希出任了埃及總統。但這個「卿非佳人」的總統,終在2013年,由軍方力量代表塞西給「扳倒」了。

 

2017年美國川普一上台,就把這位曾畢業於美國陸軍戰爭學院的埃及現任總統塞西,當作在阿拉伯地區的主要「反恐夥伴」,極盡拉攏之意;但中共近年來對此區投注的心力,也讓其垂涎三尺,不捨輕棄。此刻,埃及在非洲或中東的政治傾向,實扮演著兩個地區國家對美中觀感的關鍵角色。

 

觀察2019年,當中共以「整體國力」,對整個「非盟」大談「經貿合作」之際,到底埃及塞西總統是否會想憑藉著這場「非洲聯盟高峰會」,取法日、韓等國,向美中「左右開弓」而「左右逢源」,以爭取埃及在非洲及中東的利益,並藉機拉抬自身的政治身價;或是採取臺灣蔡英文總統的步調,向美國「全方位」的傾斜,以博取美國這位老大哥關愛的眼神,尚難定論。

 

這個即於2020年7月1日正式粉墨登場的「非洲自貿區」,將在擁有13億人口的市場中,每年創造3兆4千萬美元(約新台幣102兆元)的經濟利益市場。在當前國際緊繃著「美中較勁」的態勢狀況下,塞西是因循歷史,選擇「趨吉避凶」的擁抱美國,或是前瞻未來,決定「攜槍投靠」於中共,就端看他在這場充滿政治性「非盟高峰會」大戲中的「劍鋒所指」了。至於結果如何?且不妨「拭目以待」。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非洲聯盟高峰會」在尼日首都尼阿美登場。(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當「非洲聯盟高峰會」於108年7月7日,在尼日首都尼阿美隆重登場時,似乎大部分的國際觀察,都把這個可能是世界貿易組織(WTO),自1994年成立以來的最大自由貿易區,當作「非洲聯盟」(簡稱非盟AU)進入國際貿易體系的純經濟「非洲自貿區」關係看待;這種缺乏歷史深度的解析,難免讓讀者容易誤陷於「只緣身在此山中,不識廬山真面目」的情境。

 

事實上,今日非盟55個國家中,在北非屬於地緣「中東」的,就有埃及、蘇丹、利比亞、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茅利塔尼亞、摩洛哥、吉布提、葛摩等9個國家;其在地緣的稱呼上,是具有「雙重身份」的。您若要問,為何如此複雜?那只好歸咎於在1918年高舉著「民族自決」,倡議讓非洲及中東地區,應就民族、宗教、文化、地緣之區別,而扶持其獨立的前美國總統威爾遜了。

 

當年威氏那種被國際視為「理想主義」的判讀,其實背後多少暗藏著美國欲利用這些新興國家進入「國聯」,進而協助美國「解構」一戰前英、法殖民統治的勢力。因此,也就造成今日非洲與中東這種「橫看成嶺側看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的混亂局面了。

 

60年代初期,因為美國籠罩著甘迺迪總統認定其有能力「打兩場半戰爭」的戰略思維,導致1967年中東的第三次戰爭,也就是「六日戰爭」爆發;而同時在亞洲的「越戰」,也接續上場,直到1973年的「巴黎和平協約」,美國承認越戰失敗。

 

「六日戰爭」雖在美國支持下,由以色列取得軍事上的勝利,但卻一舉讓敘利亞「戈登高地」,約旦包括東耶路撒冷的約旦河西岸國土,及埃及的「西奈半島」遭到淪陷,頓使「以阿關係」,惡劣激化。直到1978年,為配合美國卡特總統的和解戰略(Reconciliation strategy),以色列方不得不吐出了「西奈半島」,以爭取中東暫時的和平。至於亞洲,美國則是犧牲了中華民國,於1979年跟中共「建交」;從此,臺灣只能以高喊「防衛作戰」來作自我的防衛了。

 

然而埃及這個兼具「非洲與中東」雙重身份的國度,在美國最親密的前埃及總統莫拉巴克,受2010年「阿拉伯之春」的衝擊黯然下台後;繼之而起的,卻是被美國視為「恐怖組織」,具有「兄弟會」色彩的穆爾希出任了埃及總統。但這個「卿非佳人」的總統,終在2013年,由軍方力量代表塞西給「扳倒」了。

 

2017年美國川普一上台,就把這位曾畢業於美國陸軍戰爭學院的埃及現任總統塞西,當作在阿拉伯地區的主要「反恐夥伴」,極盡拉攏之意;但中共近年來對此區投注的心力,也讓其垂涎三尺,不捨輕棄。此刻,埃及在非洲或中東的政治傾向,實扮演著兩個地區國家對美中觀感的關鍵角色。

 

觀察2019年,當中共以「整體國力」,對整個「非盟」大談「經貿合作」之際,到底埃及塞西總統是否會想憑藉著這場「非洲聯盟高峰會」,取法日、韓等國,向美中「左右開弓」而「左右逢源」,以爭取埃及在非洲及中東的利益,並藉機拉抬自身的政治身價;或是採取臺灣蔡英文總統的步調,向美國「全方位」的傾斜,以博取美國這位老大哥關愛的眼神,尚難定論。

 

這個即於2020年7月1日正式粉墨登場的「非洲自貿區」,將在擁有13億人口的市場中,每年創造3兆4千萬美元(約新台幣102兆元)的經濟利益市場。在當前國際緊繃著「美中較勁」的態勢狀況下,塞西是因循歷史,選擇「趨吉避凶」的擁抱美國,或是前瞻未來,決定「攜槍投靠」於中共,就端看他在這場充滿政治性「非盟高峰會」大戲中的「劍鋒所指」了。至於結果如何?且不妨「拭目以待」。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