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彰化建縣三百年,窮得只剩下肉圓?──從永靖獸魂碑面臨拆除談起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彰化建縣三百年,窮得只剩下肉圓?──從永靖獸魂碑面臨拆除談起
2019-07-15 07:00:00
A+
A
A-

永靖老屠宰場的獸魂碑。(圖/由作者陳婉真提供)

 

作者/陳婉真

彰化建縣始於西元1723年,再過四年的2023年就是建縣三百週年,是中台灣發展最早的縣;近年六都建置之後,彰化成為六都以外全國最大縣,也是唯一人口超過百萬的大縣,縣內文化資產豐富,可惜長期遭到漠視,甚至被任意拆除。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九○年代差點被拆除的彰化扇形車庫,在地方人士及鐵道迷的奔走下,它才得以倖存,而今成為亞洲唯二(另一個在京都)的扇形車庫,吸引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觀光客及鐵道迷。

 

最近,還有一個小小的獸魂碑也可能面臨被拆除的命運,它是位在永靖老屠宰場的獸魂碑,目前屠宰場已經不再使用,只剩下這個小小的獸魂碑獨留在路旁。

 

它是我在寫二戰台籍老兵的故事時無意間發現的(當然其他文史人士也知道它的存在),我把它拍照放在書中,證明台灣人連要宰殺的豬都要立碑祭拜(雖然有點「假仙」),戰後因為接收的國民政府仇日,為保衛家鄉而戰死的超過五萬名台灣兵,至今只有戰死者受到日本靖國神社祭拜,在故鄉卻是人不如獸,至今仍未見政府重視立碑或給予應有的歷史地位,更遑論祭拜!

 

也因此我對它「情有獨鍾」,想說它位在永靖鄉那麼不起眼的地方,應該很安全才對,誰想得到連這個小小的水泥碑都讓地方政客覺得礙眼,說它讓居民停車時很不好倒車,而於去年6月17日,由彰縣政府財政處,會同彰化縣肉品市場提前辦理普渡,說要引獸魂到市場內,這個目前在台灣已經很罕見的獸魂碑即將拆除,怪手也已經在旁邊待命!

 

這件事不小心被地方文史人士發現,我驅車直奔現場和縣府的公務員吵到「燒聲」,我還作了最壞的準備,如果他們真的要拆,我會請怪手把他們不要的獸魂碑載到我家,由我來保存。由於現場還有幾位文化界朋友也趕到,總算暫時保住不拆了,文史人士立即向彰化縣文化局提報古蹟。

 

事隔一年多,依地方人士的經驗,如果到現在還沒消息,多半就是不好的消息。

 

依我從前任職縣府時的經驗,凡要拆除的縣產,都應先提縣政會議,並先詢問文化局是否為古蹟古物。獸魂碑畢竟是以前所有「豬屠(宰場)」口一定有的重要建物,是早年台灣人的習俗,而且現在已非常稀有,是彰化縣僅存的獸魂碑,當然有保存價值。

永靖老屠宰場的獸魂碑旁圍牆彩繪早期永靖常民生活。(圖/由作者陳婉真提供)

根據地方文史人士說,這個獸魂碑雖然在戰後曾經改建,但碑上「獸魂碑」三個字是從日治時期的老碑上拆下來裝上的;何況,最近由地方多個社團在獸魂碑旁圍牆彩繪早期永靖常民生活,最前面最醒目的就是這個獸魂碑,可見它在地方居民心目中的地位,然而,彰化縣文化局竟然可以視而不見,連一個小小的碑都保不住,難怪有文化界人士會諷刺某市文化局為「焚化局」。

 

歷史與文化是一個國家的共同資產,沒有自己的文化與史觀,國家當然沒有方向,這是當今本土政權的最大危機,然而,彰化縣政府卻以好拆老建物聞名,加上前不久原本今年要在彰化舉辦的元宵燈會,新縣長竟以經費不足為由推掉不辦,難道全國最大縣的彰化縣真的窮得只剩下肉圓?

 

永靖鄉位在員林南方、社頭西方、田尾北方,是彰化縣福佬客的重鎮,據說取名「永靖」就是因為福客械鬥嚴重,希望地方永遠平安無事之意,客家人為避免被福佬人欺負而改說福佬語,所以永靖人說話有特別的腔調,像枝仔冰的冰他們唸成「ㄅㄧㄢ」。

 

由於長期被忽視,彰化縣境內還保有很多古老建築及習俗,永靖也一樣,除了地方信仰中心、已有兩百多年歷史的永安宮(主神三山國王)之外,現在最有名的就是頂新魏家的祖宅「成美堂」,其他如餘三館、邱氏宗祠、永靖公學校,還有這個差點被拆的獸魂碑;此外,我曾去過一位詹姓朋友的古宅院、一位高姓朋友老家的「五層正身」大三合院...,都是非常精彩的老建築,都位在省道邊步行可達的距離,永靖街更是小而美的真正老街,地方政府卻任其破敗。

 

永靖剪黏師傅的手藝、永靖的果苗樹苗及盆栽栽培技術也是全台聞名。它也是前任縣長的故鄉。

 

頂新魏家自從食用油風暴後,積極挽救社會形象,很長一段時間開放整修不久的祖宅成美堂及周邊的庭園供免費參觀,還有導覽人員解說。不過,最近風頭過去之後採收費制,縣府如果有心,可以和魏家協調,請他們把鄉內各觀光景點規劃一日遊;或和田尾鄉聯合行銷,尤其高鐵彰化站到此有接駁車,好好經營,讓彰化縣成為鄉土教育的活教室,否則,建縣三百年古蹟古物無處覓,難道真的只能把它畫在牆壁上,卻把活生生的老建物打掉?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永靖老屠宰場的獸魂碑。(圖/由作者陳婉真提供)

 

作者/陳婉真

彰化建縣始於西元1723年,再過四年的2023年就是建縣三百週年,是中台灣發展最早的縣;近年六都建置之後,彰化成為六都以外全國最大縣,也是唯一人口超過百萬的大縣,縣內文化資產豐富,可惜長期遭到漠視,甚至被任意拆除。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九○年代差點被拆除的彰化扇形車庫,在地方人士及鐵道迷的奔走下,它才得以倖存,而今成為亞洲唯二(另一個在京都)的扇形車庫,吸引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觀光客及鐵道迷。

 

最近,還有一個小小的獸魂碑也可能面臨被拆除的命運,它是位在永靖老屠宰場的獸魂碑,目前屠宰場已經不再使用,只剩下這個小小的獸魂碑獨留在路旁。

 

它是我在寫二戰台籍老兵的故事時無意間發現的(當然其他文史人士也知道它的存在),我把它拍照放在書中,證明台灣人連要宰殺的豬都要立碑祭拜(雖然有點「假仙」),戰後因為接收的國民政府仇日,為保衛家鄉而戰死的超過五萬名台灣兵,至今只有戰死者受到日本靖國神社祭拜,在故鄉卻是人不如獸,至今仍未見政府重視立碑或給予應有的歷史地位,更遑論祭拜!

 

也因此我對它「情有獨鍾」,想說它位在永靖鄉那麼不起眼的地方,應該很安全才對,誰想得到連這個小小的水泥碑都讓地方政客覺得礙眼,說它讓居民停車時很不好倒車,而於去年6月17日,由彰縣政府財政處,會同彰化縣肉品市場提前辦理普渡,說要引獸魂到市場內,這個目前在台灣已經很罕見的獸魂碑即將拆除,怪手也已經在旁邊待命!

 

這件事不小心被地方文史人士發現,我驅車直奔現場和縣府的公務員吵到「燒聲」,我還作了最壞的準備,如果他們真的要拆,我會請怪手把他們不要的獸魂碑載到我家,由我來保存。由於現場還有幾位文化界朋友也趕到,總算暫時保住不拆了,文史人士立即向彰化縣文化局提報古蹟。

 

事隔一年多,依地方人士的經驗,如果到現在還沒消息,多半就是不好的消息。

 

依我從前任職縣府時的經驗,凡要拆除的縣產,都應先提縣政會議,並先詢問文化局是否為古蹟古物。獸魂碑畢竟是以前所有「豬屠(宰場)」口一定有的重要建物,是早年台灣人的習俗,而且現在已非常稀有,是彰化縣僅存的獸魂碑,當然有保存價值。

永靖老屠宰場的獸魂碑旁圍牆彩繪早期永靖常民生活。(圖/由作者陳婉真提供)

根據地方文史人士說,這個獸魂碑雖然在戰後曾經改建,但碑上「獸魂碑」三個字是從日治時期的老碑上拆下來裝上的;何況,最近由地方多個社團在獸魂碑旁圍牆彩繪早期永靖常民生活,最前面最醒目的就是這個獸魂碑,可見它在地方居民心目中的地位,然而,彰化縣文化局竟然可以視而不見,連一個小小的碑都保不住,難怪有文化界人士會諷刺某市文化局為「焚化局」。

 

歷史與文化是一個國家的共同資產,沒有自己的文化與史觀,國家當然沒有方向,這是當今本土政權的最大危機,然而,彰化縣政府卻以好拆老建物聞名,加上前不久原本今年要在彰化舉辦的元宵燈會,新縣長竟以經費不足為由推掉不辦,難道全國最大縣的彰化縣真的窮得只剩下肉圓?

 

永靖鄉位在員林南方、社頭西方、田尾北方,是彰化縣福佬客的重鎮,據說取名「永靖」就是因為福客械鬥嚴重,希望地方永遠平安無事之意,客家人為避免被福佬人欺負而改說福佬語,所以永靖人說話有特別的腔調,像枝仔冰的冰他們唸成「ㄅㄧㄢ」。

 

由於長期被忽視,彰化縣境內還保有很多古老建築及習俗,永靖也一樣,除了地方信仰中心、已有兩百多年歷史的永安宮(主神三山國王)之外,現在最有名的就是頂新魏家的祖宅「成美堂」,其他如餘三館、邱氏宗祠、永靖公學校,還有這個差點被拆的獸魂碑;此外,我曾去過一位詹姓朋友的古宅院、一位高姓朋友老家的「五層正身」大三合院...,都是非常精彩的老建築,都位在省道邊步行可達的距離,永靖街更是小而美的真正老街,地方政府卻任其破敗。

 

永靖剪黏師傅的手藝、永靖的果苗樹苗及盆栽栽培技術也是全台聞名。它也是前任縣長的故鄉。

 

頂新魏家自從食用油風暴後,積極挽救社會形象,很長一段時間開放整修不久的祖宅成美堂及周邊的庭園供免費參觀,還有導覽人員解說。不過,最近風頭過去之後採收費制,縣府如果有心,可以和魏家協調,請他們把鄉內各觀光景點規劃一日遊;或和田尾鄉聯合行銷,尤其高鐵彰化站到此有接駁車,好好經營,讓彰化縣成為鄉土教育的活教室,否則,建縣三百年古蹟古物無處覓,難道真的只能把它畫在牆壁上,卻把活生生的老建物打掉?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