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黃華絕食會不會成為台獨運動的照妖鏡?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黃華絕食會不會成為台獨運動的照妖鏡?
2019-06-24 07:00:00
A+
A
A-

黃華絕食第26日時的紀念留照。(圖/由作者陳婉真提供)

 

作者/陳婉真

戒嚴時期曾經坐過四次牢,刑期長逹二十三年的老政治犯黃華,從五月十九日起在台北火車站進行絕食活動,到今(24)日已經進入第三十七天,除非有特別的情況出現,否則他很可能會絕食至死。

 

他在絕食前提出的兩項訴求是:(一)懇切希望台派許多小黨及社團聯合組成一個新而大的政黨;(二)全台灣有二十萬人以上登記樂意領取「台灣共和國創國國民卡」表達支持台灣居民建國運動。

 

但他補充說,若民主進步黨採取這個建議,二十萬樂意領取「台灣共和國創國國民卡」者很快就會到位,他就可停止絕食。

 

八十一歲的黃華本名黃明宗,基隆人,曾經分別於1961年、1967年、1975年被捕,1988年黃華第三度出獄不久,和鄭南榕、林永生等人發起「新國家運動」,自10月起展開為期40天的「全島行軍」,在全島各處進行遊行及演講等活動,鄭南榕即因而被指刊登許世楷的《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收到「涉嫌判亂」傳票,導致他自囚,最後自焚而死。鄭南榕出殯時的照片就是他擔任新國家運動總指揮時所攝。

 

鄭南榕死後,黃華和林永生繼續推動「新國家運動」,展開第二波環島行軍,旋於1990年1月3日,黃華被以倡導台灣獨立與提出「台灣建國時間表」,遭檢察官以預備叛亂罪嫌提起公訴而入獄,那是他第四度坐牢,直到刑法一百條修正,才於1991年5月獲釋,成為最後一波出獄的政治犯。

 

黃華第三度坐牢是因和張俊宏等人合辦《台灣政論》雜誌,黃華擔任副總編輯,《台灣政論》只辦了四個月就被停刊,不久他就被捕。黨外人士最記得的是,辦雜誌時同仁經常熬夜,有一次,黃華主動表示將去買包子來讓大家充饑,結果去了很久,外面下著大雨,黃華卻不見踪影,直到一位同仁從公寓四樓下樓查看,才看到黃華捧著包子站在門口淋雨,原因是他才出獄不久,不會使用公寓對講機,不知在樓下枯等多久...。

 

台灣政論停刊後,他和張俊宏兩人曾在當時台北市最熱鬧的西門町電影街賣牛肉麵,但不久他就被捕。

 

民進黨成立後不久,黃華曾擔任民進黨中央黨部組織部主任,陳水扁執政時代曾聘他為總統府國策顧問,也曾擔任過駐蒙古共和國代表。後來他改加入台灣團結聯盟,也曾另組台灣民族黨,無論參加什麼政黨,持續推動台獨建國的方向不變。

 

黃華這次的絕食分兩階段:前14天採甘地式絕食方式,每天1000cc果汁牛奶,第15天起每天只喝水兼補充若干電解質。

 

在台北火車站絕食現場,他就坐在背後張貼新國家運動旗的車站大廳一角,旗子兩邊一邊是絕食日期,另一邊貼著「自決創國,別無選擇」幾個字,偶而有遊民走過來說要簽名成為創國國民,義工也會友善招呼;得知黃華絕食的老朋友,絕大多數是街頭運動的常客,會特地趕來看他,但多數人不敢勸他停止絕食,因為勸也勸不動,再勸,他就請他們回去多找一些人填表成為創國國民,只要人數達二十萬人,他會立刻停止絕食。

 

前副總統呂秀蓮及前行政院院長賴清德曾經去探視過他;前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及現任主席陳南天也曾去,在場的新國家運動總幹事賴芳徵說,兩位台獨聯盟前後任主席只是勸黃華停止絕食,此外似乎別無他法,讓人感到相當失望。

 

最讓黃華感動的是很多識與不識的街頭兄弟,以及許多海外回台的台灣同鄉,都會特地前來向他致意,很多人很著急,但又感到相當無奈。

 

所有獨派團體中,蔡丁貴是到現場最多次的一位,他在六月中旬出國前每天都到場,也在臉書上呼籲,只可惜蔡丁貴的自由台灣黨人數有限,能找到友情贊助的人數不多。

 

直到6月20日,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才和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一起前去探視黃華,陳菊表示,她是看到別人的臉書才知道這件事,所謂別人的臉書是指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李筱峰,在他臉書上呼籲請蔡英文去看看黃華,而由陳菊代表前去,卓榮泰陪同。

 

賴芳徵說,黃華曾建議卓榮泰主席,如果以民主進步黨69席立法委員,外加各級公職人員,每人只要動員一些熱心支持者,要取得自決創國的二十萬人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卓榮泰說,他願意把黃華的建議帶回黨部討論,他本人沒問題,但黨裡面還有不同的意見,還需要溝通。

 

黃華為什麼會突然作出這麼強烈的絕食行動?據親近他的友人表示,黃華不久前曾在嘉義友人家跌倒受傷,或許考量自己年過八旬,眼看台灣獨立建國的理想還遙不可及,因而決定在自己還能清楚思考行動的此刻,決定以自己的生命,催生台獨建國的行動。

 

特別是鄭南榕自焚時的過往,一直是他心中永遠難忘的事,在送葬隊伍中,詹益樺自焚時,很多人呼喊「阿樺」時,現場很多人都以為自焚者是黃華。

 

「我從年輕至今,在政治活動上,作這一類這麼重要決定,都是經過非常慎密思考再思考,事前一定跟許多人討論過,才會作決定的。

 

一旦決定,誰都改不了!這次也一樣...,愈是至親好友,愈是要勸,其至哽咽,我也會跟著哽咽,但我還是非常堅持,我只好反過來勸說,不捨、勸我停止,不如趕快幫忙去找親朋好友幫忙連署,登記願做台灣共和國創國國民,只要有20萬人登記,我就立即停止。」黃華說。

 

36天過去了,目前為止,總共只收到六千多個名單,距離二十萬的目標還很遙遠。

 

這讓我想到,1990年黃華收到第四次坐牢的傳票時,我擔任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幹部,為聲援黃華,特別利用第一次總統民選議題正夯時,在全國各地發動提名黃華選總統的運動,短短幾天就收到五萬人的連署名單;三十年過去了,被認為是台獨黨的民進黨兩次執政,看起來卻離台灣建國的目標越來越遠,黃華絕食時間越久,他的生命越是危急,照這樣下去,極有可能他真的會絕食至死。

 

「人數不多,沒關係,我死後,連署的人一定會增加,二十萬人很快就會達到。」黃華說。他沒說的是:「剩下的,是你們的事了。」

 

無論如何,在台灣當前的情況下,一個坐過二十三年牢的老政治犯,賭上他的生命,真能喚回當年同志「台灣建國」的初衷嗎?還是它只是一面照妖鏡,果然台獨只是一個假議題?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黃華絕食第26日時的紀念留照。(圖/由作者陳婉真提供)

 

作者/陳婉真

戒嚴時期曾經坐過四次牢,刑期長逹二十三年的老政治犯黃華,從五月十九日起在台北火車站進行絕食活動,到今(24)日已經進入第三十七天,除非有特別的情況出現,否則他很可能會絕食至死。

 

他在絕食前提出的兩項訴求是:(一)懇切希望台派許多小黨及社團聯合組成一個新而大的政黨;(二)全台灣有二十萬人以上登記樂意領取「台灣共和國創國國民卡」表達支持台灣居民建國運動。

 

但他補充說,若民主進步黨採取這個建議,二十萬樂意領取「台灣共和國創國國民卡」者很快就會到位,他就可停止絕食。

 

八十一歲的黃華本名黃明宗,基隆人,曾經分別於1961年、1967年、1975年被捕,1988年黃華第三度出獄不久,和鄭南榕、林永生等人發起「新國家運動」,自10月起展開為期40天的「全島行軍」,在全島各處進行遊行及演講等活動,鄭南榕即因而被指刊登許世楷的《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收到「涉嫌判亂」傳票,導致他自囚,最後自焚而死。鄭南榕出殯時的照片就是他擔任新國家運動總指揮時所攝。

 

鄭南榕死後,黃華和林永生繼續推動「新國家運動」,展開第二波環島行軍,旋於1990年1月3日,黃華被以倡導台灣獨立與提出「台灣建國時間表」,遭檢察官以預備叛亂罪嫌提起公訴而入獄,那是他第四度坐牢,直到刑法一百條修正,才於1991年5月獲釋,成為最後一波出獄的政治犯。

 

黃華第三度坐牢是因和張俊宏等人合辦《台灣政論》雜誌,黃華擔任副總編輯,《台灣政論》只辦了四個月就被停刊,不久他就被捕。黨外人士最記得的是,辦雜誌時同仁經常熬夜,有一次,黃華主動表示將去買包子來讓大家充饑,結果去了很久,外面下著大雨,黃華卻不見踪影,直到一位同仁從公寓四樓下樓查看,才看到黃華捧著包子站在門口淋雨,原因是他才出獄不久,不會使用公寓對講機,不知在樓下枯等多久...。

 

台灣政論停刊後,他和張俊宏兩人曾在當時台北市最熱鬧的西門町電影街賣牛肉麵,但不久他就被捕。

 

民進黨成立後不久,黃華曾擔任民進黨中央黨部組織部主任,陳水扁執政時代曾聘他為總統府國策顧問,也曾擔任過駐蒙古共和國代表。後來他改加入台灣團結聯盟,也曾另組台灣民族黨,無論參加什麼政黨,持續推動台獨建國的方向不變。

 

黃華這次的絕食分兩階段:前14天採甘地式絕食方式,每天1000cc果汁牛奶,第15天起每天只喝水兼補充若干電解質。

 

在台北火車站絕食現場,他就坐在背後張貼新國家運動旗的車站大廳一角,旗子兩邊一邊是絕食日期,另一邊貼著「自決創國,別無選擇」幾個字,偶而有遊民走過來說要簽名成為創國國民,義工也會友善招呼;得知黃華絕食的老朋友,絕大多數是街頭運動的常客,會特地趕來看他,但多數人不敢勸他停止絕食,因為勸也勸不動,再勸,他就請他們回去多找一些人填表成為創國國民,只要人數達二十萬人,他會立刻停止絕食。

 

前副總統呂秀蓮及前行政院院長賴清德曾經去探視過他;前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及現任主席陳南天也曾去,在場的新國家運動總幹事賴芳徵說,兩位台獨聯盟前後任主席只是勸黃華停止絕食,此外似乎別無他法,讓人感到相當失望。

 

最讓黃華感動的是很多識與不識的街頭兄弟,以及許多海外回台的台灣同鄉,都會特地前來向他致意,很多人很著急,但又感到相當無奈。

 

所有獨派團體中,蔡丁貴是到現場最多次的一位,他在六月中旬出國前每天都到場,也在臉書上呼籲,只可惜蔡丁貴的自由台灣黨人數有限,能找到友情贊助的人數不多。

 

直到6月20日,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才和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一起前去探視黃華,陳菊表示,她是看到別人的臉書才知道這件事,所謂別人的臉書是指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李筱峰,在他臉書上呼籲請蔡英文去看看黃華,而由陳菊代表前去,卓榮泰陪同。

 

賴芳徵說,黃華曾建議卓榮泰主席,如果以民主進步黨69席立法委員,外加各級公職人員,每人只要動員一些熱心支持者,要取得自決創國的二十萬人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卓榮泰說,他願意把黃華的建議帶回黨部討論,他本人沒問題,但黨裡面還有不同的意見,還需要溝通。

 

黃華為什麼會突然作出這麼強烈的絕食行動?據親近他的友人表示,黃華不久前曾在嘉義友人家跌倒受傷,或許考量自己年過八旬,眼看台灣獨立建國的理想還遙不可及,因而決定在自己還能清楚思考行動的此刻,決定以自己的生命,催生台獨建國的行動。

 

特別是鄭南榕自焚時的過往,一直是他心中永遠難忘的事,在送葬隊伍中,詹益樺自焚時,很多人呼喊「阿樺」時,現場很多人都以為自焚者是黃華。

 

「我從年輕至今,在政治活動上,作這一類這麼重要決定,都是經過非常慎密思考再思考,事前一定跟許多人討論過,才會作決定的。

 

一旦決定,誰都改不了!這次也一樣...,愈是至親好友,愈是要勸,其至哽咽,我也會跟著哽咽,但我還是非常堅持,我只好反過來勸說,不捨、勸我停止,不如趕快幫忙去找親朋好友幫忙連署,登記願做台灣共和國創國國民,只要有20萬人登記,我就立即停止。」黃華說。

 

36天過去了,目前為止,總共只收到六千多個名單,距離二十萬的目標還很遙遠。

 

這讓我想到,1990年黃華收到第四次坐牢的傳票時,我擔任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幹部,為聲援黃華,特別利用第一次總統民選議題正夯時,在全國各地發動提名黃華選總統的運動,短短幾天就收到五萬人的連署名單;三十年過去了,被認為是台獨黨的民進黨兩次執政,看起來卻離台灣建國的目標越來越遠,黃華絕食時間越久,他的生命越是危急,照這樣下去,極有可能他真的會絕食至死。

 

「人數不多,沒關係,我死後,連署的人一定會增加,二十萬人很快就會達到。」黃華說。他沒說的是:「剩下的,是你們的事了。」

 

無論如何,在台灣當前的情況下,一個坐過二十三年牢的老政治犯,賭上他的生命,真能喚回當年同志「台灣建國」的初衷嗎?還是它只是一面照妖鏡,果然台獨只是一個假議題?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