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平》我在媒體這些年—專書(二十二)李鵬在紫光閣教訓克里斯多福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杜平》我在媒體這些年—專書(二十二)李鵬在紫光閣教訓克里斯多福
2019-07-09 10:09:00
A+
A
A-

李鵬(左)。(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編輯人語/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主攻國際政治。其從業軌跡始自北京的中央媒體。後被派往歐盟擔任常駐記者,其後轉往新加坡(聯合早報)擔任主筆,目前在香港鳳凰衛視擔任政治評論員。其三十年職業生涯,跨越廣播、報紙和電視三大傳統媒體,由體制之內走向體制之外,頗為獨特。《我在媒體這些年》是作者最新出版的回憶錄,全文約十四萬字,即日起獨家授權優傳媒連載。

       --善待自己的國土,善待自己的同胞,善待自己的社會秩序,才是最真實的愛國--杜平(關於中國的愛國主義

 

2.6 李鵬在紫光閣教訓克里斯多福

在人權問題上,我們都應該承認一個事實,那就是,中國確實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以西方的標準看,這些問題很嚴重,但是,從中國固有的歷史、文化、法律、觀念和發展現狀來看,這些問題又並非像西方人說得那麼可怕。

 

限於長期閉關鎖國的環境以及生活水準落後的狀況,中國執政者念茲在茲的首要目標,不是如何改善西方概念中的人權狀況,而是改善傳統意義上的生存狀況。西方政治家每次和中國領導人就人權問題發生爭論時,中方都一直強調「首先要確保生存權」,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這個原因。

 

在中國政府看來,歐美國家是「飽漢不知餓漢饑」,他們不是把自己國家的生活狀況拿來與中國人的生活狀況相比,而是以發達社會的整體水準來衡量中國的人權狀況。雖然這種對比也說不上有什麼錯,但問題是他們經常居高臨下地教訓中國,不願意設身處地地瞭解中國的現實困難。假若這種爭論只是因為誤解而產生,那也無妨,但事實又並非完全如此。

 

在國際外交中,特別是在大國外交中,凡是以替天行道的名義,抓住對方的弱點而窮追猛打的行為,其真實動機往往都是值得懷疑的。就以中美兩國為例,雖然美國也許有很多人是真心地為中國人權狀況著想,但政治人物的目標不是要説明中國維護和改善人權,而是以人權問題作為杠杆,去推動自己的戰略目標和外交日程。

 

其一,美國部分政客一直試圖以貶低中國道義形象的手段,來質疑中國政府的執政合法性和正當性,借此增加其執政的難度,削弱其國際威信。其二,美國政府抓住中國人權問題的軟肋不放,是要迫使中國在雙邊貿易和其他利益爭端中做出退讓。

 

在那些年裡,美國針對中國打「人權牌」有一個基本的套路,那就是選擇性地關注少數中國人,包括極少數政治異己分子,而對億萬普通中國人的貧困卻視若不見。美國之所以關心極少數政治異己分子,是因為這些人反對中國的現行體制,對他們進行政治利用的成本很低,而價值卻很高。

 

美國之所以對成千上萬的貧困人口漠不關心,是因為這些人只滿足於對溫飽的追求,沒有改變現行政治體制的意識和訴求,與西方的政治理念也沒有共鳴,不容易變成他們的政治盟友。直到今天為止,美國在人權問題上的策略還是如此,先樹立幾個典型人物,炒作他們受政治迫害的處境,繼而把個別人的問題變成一個普遍性的話題。

 

美國政府將人權與最惠國待遇掛勾

中國在人權問題上受到的最大壓力,是在民主黨總統柯林頓執政時期。柯林頓在1993年進入白宮之後所採取的最具破壞性的政策,就是把對華「最惠國待遇」與人權問題掛鉤。其主要內容是,美國將每年審查一次中國的人權狀況,根據審查的結果來決定是否要繼續給予中國這種貿易待遇。

 

所謂最惠國貿易待遇,是中美雙方經過談判達成的互惠安排。簡單地說,美國給予其他國家的貿易優惠政策,對中國同樣適用;反之亦然,中國給予其他國家的貿易優惠,美國也可以享受。柯林頓政府單方面地對這一雙邊協議附加一個政治條件,對中國當然是不公平的,而且帶有羞辱意味,中方無法接受。從此之後,雙方在人權問題上的較量不僅持續升級,而且還從單純的口舌之爭蔓延到攸關實際利益的貿易層面。

 

1994年伊始,柯林頓政府面臨著是否要延長最惠國待遇的抉擇。美國國會對中國充滿敵意,彌漫著令人窒息的反華氣氛。以這種形勢來判斷,國會很有可能反對延長最惠國待遇。3月初,在中美貿易戰山雨欲來的凝重氣氛下,中國全國「兩會」在北京開幕。李鵬總理在人大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時,直接批評美國干涉中國內政。其意圖也很明顯,那就是借助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的聲勢,向柯林頓政府發出警告,假若不延長最惠國待遇,美國也將付出沉重代價。

 

3月11日,柯林頓總統派國務卿克里斯多福訪華,以白宮受到國會強大壓力為由,試圖迫使中國政府在人權問題上做出承諾,以便拿回去向國會交代。當天晚上和次日上午,在釣魚臺國賓館,錢其琛外長與克里斯多福先後兩次舉行漫長的閉門會談。美方盛氣淩人地力壓中國,而中方逐一駁斥、寸步不讓,氣氛相當緊張,最後不歡而散。由於錢其琛所表達的態度和立場是中國最高層的意志,沒有迴旋的餘地,因此,兩國外長的會談沒有結果,意味著克里斯多福將空手而返。12日下午,克里斯多福前往中南海面見李鵬。

 

3月12日是中國的植樹節。當天下午,李鵬前往北京郊區參加中央最高領導層的集體植樹活動,然後趕回中南海會見克里斯多福。下午三點整,克里斯多福準時抵達中南海紫光閣,但李鵬遲遲沒有出現。依照平常的慣例,中國領導人作為東道主,一般都提前十分鐘左右抵達會場,一邊聽取下級官員的簡報,一邊等待客人的到來,但這次卻十分反常。克里斯多福等了大約二十分鐘之後,李鵬帶著夫人朱琳從紫光閣左側的後門進來,神色看上去很輕鬆,與克里斯多福及其代表團成員握手。

 

落座之後,李鵬首先對自己的遲到表示歉意,稱自己剛從郊區植樹回來,「讓國務卿先生久等了」。接著,他先讓克裡弗托弗講話,「我想聽聽客人談談這次的中國之行」。克里斯多福介紹了此次來華的目的、柯林頓總統對中美貿易的重視、最惠國待遇在國會遇到阻礙的原因以及美國對中國改善人權的期望。包括翻譯的時間在內,克里斯多福差不多用了十分鐘時間。此後,李鵬再也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在接下來一個小時的時間裡,李鵬給克里斯多福講了一堂「中國國情課」。

 

李鵬所講的大致內容是:聽說國務卿先生在十年前來過中國,但現在的中國已經大不相同,希望你以後能更多地瞭解。我們歷來重視對美關係,並且做出了巨大努力,但你們動不動就想通過單方面施壓來威脅我們,我們是不怕的。中國人的性格就是吃軟不吃硬,你們越是施壓,我們越是堅定。柯林頓總統受到的阻力,並非來自於我們,而是來自於你們的國會。你們必須解決你們自身的問題,不要把國會的壓力轉嫁給我們。在人權問題上,你們有你們的人權觀,我們有我們的。如果要把你們的人權觀強加給我們,我們絕對不接受。至於最惠國待遇,如果取消了,我們當然會受到損害,但你們的損失不會比我們小。

 

李鵬說,不妨向你透露一下,今後七年,我們將進口大批先進的設備和其他商品,總額將達到10000億美元。若取消了最惠國待遇,你們的企業就不能指望從中國得到任何一筆生意,而且你們還將最終失去蓬勃發展的巨大的中國市場。

 

在我親眼目睹的外交場合中,這是李鵬表現最好的一次,條理清晰,態度明確,表述流暢,迥異於平常。不只是我這麼認為,在場的其他記者、官員、乃至內勤服務人員,都是這麼認為的。在克里斯多福離開紫光閣之後,我們從會客室後面的內間裡走出來,看到李鵬還在那裡和錢其琛外長、田曾佩副外長交談,似乎意猶未盡。我現在已記不清是誰大聲說了一句:「總理今天講得太好了!「李鵬聞聲回應了一句:「美國人很固執,我們必須要跟他講清楚這個問題。」

李鵬(左)。(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編輯人語/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主攻國際政治。其從業軌跡始自北京的中央媒體。後被派往歐盟擔任常駐記者,其後轉往新加坡(聯合早報)擔任主筆,目前在香港鳳凰衛視擔任政治評論員。其三十年職業生涯,跨越廣播、報紙和電視三大傳統媒體,由體制之內走向體制之外,頗為獨特。《我在媒體這些年》是作者最新出版的回憶錄,全文約十四萬字,即日起獨家授權優傳媒連載。

       --善待自己的國土,善待自己的同胞,善待自己的社會秩序,才是最真實的愛國--杜平(關於中國的愛國主義

 

2.6 李鵬在紫光閣教訓克里斯多福

在人權問題上,我們都應該承認一個事實,那就是,中國確實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以西方的標準看,這些問題很嚴重,但是,從中國固有的歷史、文化、法律、觀念和發展現狀來看,這些問題又並非像西方人說得那麼可怕。

 

限於長期閉關鎖國的環境以及生活水準落後的狀況,中國執政者念茲在茲的首要目標,不是如何改善西方概念中的人權狀況,而是改善傳統意義上的生存狀況。西方政治家每次和中國領導人就人權問題發生爭論時,中方都一直強調「首先要確保生存權」,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這個原因。

 

在中國政府看來,歐美國家是「飽漢不知餓漢饑」,他們不是把自己國家的生活狀況拿來與中國人的生活狀況相比,而是以發達社會的整體水準來衡量中國的人權狀況。雖然這種對比也說不上有什麼錯,但問題是他們經常居高臨下地教訓中國,不願意設身處地地瞭解中國的現實困難。假若這種爭論只是因為誤解而產生,那也無妨,但事實又並非完全如此。

 

在國際外交中,特別是在大國外交中,凡是以替天行道的名義,抓住對方的弱點而窮追猛打的行為,其真實動機往往都是值得懷疑的。就以中美兩國為例,雖然美國也許有很多人是真心地為中國人權狀況著想,但政治人物的目標不是要説明中國維護和改善人權,而是以人權問題作為杠杆,去推動自己的戰略目標和外交日程。

 

其一,美國部分政客一直試圖以貶低中國道義形象的手段,來質疑中國政府的執政合法性和正當性,借此增加其執政的難度,削弱其國際威信。其二,美國政府抓住中國人權問題的軟肋不放,是要迫使中國在雙邊貿易和其他利益爭端中做出退讓。

 

在那些年裡,美國針對中國打「人權牌」有一個基本的套路,那就是選擇性地關注少數中國人,包括極少數政治異己分子,而對億萬普通中國人的貧困卻視若不見。美國之所以關心極少數政治異己分子,是因為這些人反對中國的現行體制,對他們進行政治利用的成本很低,而價值卻很高。

 

美國之所以對成千上萬的貧困人口漠不關心,是因為這些人只滿足於對溫飽的追求,沒有改變現行政治體制的意識和訴求,與西方的政治理念也沒有共鳴,不容易變成他們的政治盟友。直到今天為止,美國在人權問題上的策略還是如此,先樹立幾個典型人物,炒作他們受政治迫害的處境,繼而把個別人的問題變成一個普遍性的話題。

 

美國政府將人權與最惠國待遇掛勾

中國在人權問題上受到的最大壓力,是在民主黨總統柯林頓執政時期。柯林頓在1993年進入白宮之後所採取的最具破壞性的政策,就是把對華「最惠國待遇」與人權問題掛鉤。其主要內容是,美國將每年審查一次中國的人權狀況,根據審查的結果來決定是否要繼續給予中國這種貿易待遇。

 

所謂最惠國貿易待遇,是中美雙方經過談判達成的互惠安排。簡單地說,美國給予其他國家的貿易優惠政策,對中國同樣適用;反之亦然,中國給予其他國家的貿易優惠,美國也可以享受。柯林頓政府單方面地對這一雙邊協議附加一個政治條件,對中國當然是不公平的,而且帶有羞辱意味,中方無法接受。從此之後,雙方在人權問題上的較量不僅持續升級,而且還從單純的口舌之爭蔓延到攸關實際利益的貿易層面。

 

1994年伊始,柯林頓政府面臨著是否要延長最惠國待遇的抉擇。美國國會對中國充滿敵意,彌漫著令人窒息的反華氣氛。以這種形勢來判斷,國會很有可能反對延長最惠國待遇。3月初,在中美貿易戰山雨欲來的凝重氣氛下,中國全國「兩會」在北京開幕。李鵬總理在人大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時,直接批評美國干涉中國內政。其意圖也很明顯,那就是借助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的聲勢,向柯林頓政府發出警告,假若不延長最惠國待遇,美國也將付出沉重代價。

 

3月11日,柯林頓總統派國務卿克里斯多福訪華,以白宮受到國會強大壓力為由,試圖迫使中國政府在人權問題上做出承諾,以便拿回去向國會交代。當天晚上和次日上午,在釣魚臺國賓館,錢其琛外長與克里斯多福先後兩次舉行漫長的閉門會談。美方盛氣淩人地力壓中國,而中方逐一駁斥、寸步不讓,氣氛相當緊張,最後不歡而散。由於錢其琛所表達的態度和立場是中國最高層的意志,沒有迴旋的餘地,因此,兩國外長的會談沒有結果,意味著克里斯多福將空手而返。12日下午,克里斯多福前往中南海面見李鵬。

 

3月12日是中國的植樹節。當天下午,李鵬前往北京郊區參加中央最高領導層的集體植樹活動,然後趕回中南海會見克里斯多福。下午三點整,克里斯多福準時抵達中南海紫光閣,但李鵬遲遲沒有出現。依照平常的慣例,中國領導人作為東道主,一般都提前十分鐘左右抵達會場,一邊聽取下級官員的簡報,一邊等待客人的到來,但這次卻十分反常。克里斯多福等了大約二十分鐘之後,李鵬帶著夫人朱琳從紫光閣左側的後門進來,神色看上去很輕鬆,與克里斯多福及其代表團成員握手。

 

落座之後,李鵬首先對自己的遲到表示歉意,稱自己剛從郊區植樹回來,「讓國務卿先生久等了」。接著,他先讓克裡弗托弗講話,「我想聽聽客人談談這次的中國之行」。克里斯多福介紹了此次來華的目的、柯林頓總統對中美貿易的重視、最惠國待遇在國會遇到阻礙的原因以及美國對中國改善人權的期望。包括翻譯的時間在內,克里斯多福差不多用了十分鐘時間。此後,李鵬再也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在接下來一個小時的時間裡,李鵬給克里斯多福講了一堂「中國國情課」。

 

李鵬所講的大致內容是:聽說國務卿先生在十年前來過中國,但現在的中國已經大不相同,希望你以後能更多地瞭解。我們歷來重視對美關係,並且做出了巨大努力,但你們動不動就想通過單方面施壓來威脅我們,我們是不怕的。中國人的性格就是吃軟不吃硬,你們越是施壓,我們越是堅定。柯林頓總統受到的阻力,並非來自於我們,而是來自於你們的國會。你們必須解決你們自身的問題,不要把國會的壓力轉嫁給我們。在人權問題上,你們有你們的人權觀,我們有我們的。如果要把你們的人權觀強加給我們,我們絕對不接受。至於最惠國待遇,如果取消了,我們當然會受到損害,但你們的損失不會比我們小。

 

李鵬說,不妨向你透露一下,今後七年,我們將進口大批先進的設備和其他商品,總額將達到10000億美元。若取消了最惠國待遇,你們的企業就不能指望從中國得到任何一筆生意,而且你們還將最終失去蓬勃發展的巨大的中國市場。

 

在我親眼目睹的外交場合中,這是李鵬表現最好的一次,條理清晰,態度明確,表述流暢,迥異於平常。不只是我這麼認為,在場的其他記者、官員、乃至內勤服務人員,都是這麼認為的。在克里斯多福離開紫光閣之後,我們從會客室後面的內間裡走出來,看到李鵬還在那裡和錢其琛外長、田曾佩副外長交談,似乎意猶未盡。我現在已記不清是誰大聲說了一句:「總理今天講得太好了!「李鵬聞聲回應了一句:「美國人很固執,我們必須要跟他講清楚這個問題。」

[PAGE_BAR]

趁著李鵬心情如此之好,我趕緊湊上前去,抓住機會完成國際台領導很早之前就下達的一個任務。我對李鵬說:「總理,我們國際廣播電臺將在海內外聽眾當中,舉辦一次三峽大壩知識競賽,我們非常希望您能為這次活動題詞。」

 

李鵬略略猶豫了一下,說:「中央有規定,我自己不能答應你。你們向中辦、國辦寫個報告,好不好?」這時候,李鵬的夫人朱琳接過話,對我說:「不用直接跟總理說,我記住了。要題什麼詞,你們先寫好,讓聰敏(總理秘書呂聰敏)交給我,我負責讓總理給你們寫。這樣好不好?」實在太好了!我真的沒有想到,讓我發愁了好久的任務,竟然就這麼容易地解決了!

 

其實,我過去對朱琳的印象不是很清晰。記者圈裡曾有人私下議論說,有些外事場合並不需要總理夫人露面,但朱琳每每都陪伴李鵬出現,顯得太高調。但是,自從紫光閣的那個下午之後,我就開始改變看法:和總理夫人混個面熟,以後辦事容易。

 

形影不離的恩愛夫妻

李鵬和朱琳是一對非常恩愛的夫妻,很多場合都是形影不離。這一點,在李鵬自己撰寫的《李鵬外事日記》中隨處可以看到。李鵬在正式場合的著裝都很得體,這是夫人親自張羅的結果。他們兩人在非公開場合也一直以昵稱來稱呼對方,朱琳的昵稱是「大琳」,李鵬的昵稱是「大鵬」。李鵬後來在自己的文章中,也是以昵稱來稱呼夫人。在一些正式的場合,只要兩人同時出現,我們都能看得出他們相互體貼的各種細節。朱琳對丈夫的愛護和幫襯完全是情理之中,但因此引起的一些議論也是事實。

 

我記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是,1993年4月20日,新加坡總理吳作棟結束訪華之前,李鵬和他打了一場網球。當天晚上,李鵬突感身體不適,初以為是打球出汗而得了感冒,但經檢查才發現是嚴重的心肌炎。此後長達幾個月時間裡,李鵬因接受治療和康復一直沒有公開露面,新聞媒體上更沒有他的消息,致使各種議論和猜測不脛而走。其中一個傳言是,李鵬病重,可能無法繼續履行總理的職務。

 

四個月之後,也就是八月的一天(記不清準確日期),《人民日報》頭版的下方很突兀地刊登了一張李鵬的照片,頭戴泳帽,上身沒有穿衣服,背景是海邊沙灘,照片署名拍攝者是朱琳,文字解說的大意是:李鵬在北戴河休假和辦公。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與照片相關的新聞。凡是看到這張照片的人都感到莫名其妙。李鵬畢竟是一國總理,把這樣的照片公之於天下,對他的形象是沒有幫助的。記者圈裡有人分析,若沒有朱琳的同意,《人民日報》是不敢發這張照片的。其中的用意應該很清楚,那就是借用這張照片來昭告天下,李鵬已經痊癒,健康無恙,他依然在行使並將繼續行使總理的職權。

 

現在回頭再說李鵬和克里斯多福之間的那次會晤。我後來從知情人那裡得知,李鵬那天之所以姍姍來遲,並非是因為在郊區參加植樹時耽誤了時間,而是要故意怠慢克里斯多福,以此殺殺他的威風和銳氣。克里斯多福此前在和錢其琛外長會談時,態度非常強硬,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興師問罪,給人以不可一世的感覺,令中方非常不滿。

 

錢其琛在會談中之所以毫不妥協,李鵬之所以用強硬的口氣給克里斯多福上課,是因為中國其實已經摸清了柯林頓政府的底牌。第一,美國威脅要取消最惠國待遇,那是虛張聲勢,它不可能冒著爆發貿易戰的風險做出此等下策。即使國會投票取消最惠國待遇,柯林頓也會對國會的表決行使否決權。第二,克里斯多福抵達北京之前,中國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再次擊退了美國譴責中國的議案。

 

這使美國再次看到,大多數國家還是站在中國這一邊,若它以人權為藉口與中國打貿易戰,那將再次把自己置於孤立的境地。

 

第二天,3月13日上午,江澤民主席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會見克里斯多福。與前一天的氣氛相比,這次會面的氣氛要緩和多了。我感覺到,李鵬和江澤民兩人,一個扮紅臉,一個扮白臉,先打一巴掌,然後再輕揉一下。

 

而在經過了近三天的疲勞轟炸之後,克里斯多福似乎已經失去了鬥志,其言辭反應已經不再像初抵北京時那樣銳利。儘管如此,緊張的氣氛還是很明顯,只不過不是發生在江澤民和克里斯多福之間,而是在人民大會堂的警衛和美國記者之間。

 

克里斯多福這次從美國直接帶來很多記者。為了管好不守規矩的美國記者,中方在福建廳設立了一個階梯式的月臺,供攝影和攝像記者使用。在江澤民和克里斯多福各自發表開場白之後,中方警衛人員按照慣例要求記者離開現場,但美國的幾名攝影記者不予理睬。

 

一名中國警衛試圖用手掌遮住其中一個照相機的鏡頭,但那名記者猛力揮動胳膊,差點把中國警衛推倒。見到這個情形,另一名警衛大步跨前,憤怒地把那名記者從階梯上拽到地下。緊接著,幾名警衛一起趕上,狠狠地推搡著幾名美國記者,直到把他們趕出福建廳。過去,在這樣的場合偶爾也發生類似的衝突,但我能夠感覺到,這一次有點不同,它似乎與中美之間的緊張氣氛是有關聯的。

(未完待續)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