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期待台大校園內的陳文成紀念碑明年落成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期待台大校園內的陳文成紀念碑明年落成
2019-07-08 07:00:00
A+
A
A-

陳文成博士。(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陳婉真

7月4日是美國開國紀念日,因此,每年7月,是美國旅遊旺季,也是旅美台灣人社團活動最多的日子,尤其是在「黑名單」未解禁前,多數人無法回台,各地紛紛舉辦台灣人夏令會活動。


1981年的7月事件,改變了很多台美人的生命軌跡...


38年前的7月2日,是陳文成31年短暫生命的最後一天。7月3日早上6點多,他被發現陳屍在台大校園。陳文成命案和1980年的林宅血案,都是至今在台灣人心中留下重重疑點,可能永遠無法破案的政治案件。


旅美台灣人對於陳文成事件反應強烈,很快就成立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台灣解嚴後,歷經多年努力,才轉回台灣成立基金會。


2011年7月2日,台大學生首度發起,在台大校園陳文成博士墜樓現址、台大圖資系館旁空地舉行追思晚會,進行象徵性立碑儀式,宣言將於台大校務會議提案爭取設立陳文成博士紀念碑。


近年來,陳文成基金會逐日把他死前幾天所遭遇到的事情貼在臉書,引起極大的迴響。


這不禁讓人回憶起那位拿著一大叠照片及資料,跑遍全台及美國各地,一直要尋找兒子真正死因的陳庭茂先生(黨外朋友都暱稱他「陳老爹」),也很感謝他強忍悲慟,寫出一本《我的轉捩點》,加上海內外很多人士的共同努力,陳文成雖然離開人世38年,陳文成基金會持續運作,陳文成在臉書上有很多朋友,彷彿大家還在同一個世界,共同關心台灣的前途。


陳文成是1975年赴美國安雅堡(Ann Arbor)密西根大學攻讀博士,並於賓州卡內基美隆大學擔任統計系助理教授。


1981年5月,他帶著妻、子回台,卻被警備總部人員兩次約談,理由是:1、陳文成曾協助《美麗島雜誌》募款;2、並將所募款項匯給雜誌社總經理施明德;3、陳承認在匹茲堡曾安排將《美麗島雜誌》一篇文章轉譯成英文;4、返台期間曾向許多人談及台灣之民主改革。


這4點之中,警總認為最後一點最嚴重,說他回台的目的是為了傳播反政府的情緒。


事實上他返台期間一直都遭到跟監,6月29日他原本要約家人一起到墾丁,因陳庭茂感冒,他獨自前往,途中差點遭到「政治車禍」,幸因他體格壯碩逃過一劫。


接下來就逃不掉了,6月30日,警總第一次約談他兩小時,接著他原定7月1日返美,警總卻不肯核發出境證,7月2日一早,警總再度將他從家中帶走,從此和家人天人永隔。


官方對他的死因說是「畏罪自殺」。死亡證明書寫的是「高處墜落,出血過多休克致死」。


台北地檢署的調查報告說是:「1、台大研究圖書館東北角發現死者陳屍處是第一現場。2、死者由研究圖書館五樓太平梯平台墜下,碰擦二樓太平梯平台外沿墬地死亡。3、截至目前尚未發現有他殺佐證,意外死亡或自殺皆有可能。」


監察院的報告則說:「連續二十小時的情緒激動,身心疲憊...登上太平梯後,跨坐在欄杆上,一時精神恍惚或頭暈目眩,因而墜下。」


陳家對於這些報告完全不能接受,但起初全家深怕又遭受林義雄家的滅門血案,只能把自己鎖在家裡,對於外界很多關心的電鈴及電話全不敢接。


陳老爹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在兒子驗屍時倒是堅持解剖時要照相給他看,而他自己也全程在旁觀看。他看到兒子肋骨一邊斷了九支,另一邊斷了三支,滿腹是血。肝肺都壞了,只剩心臟還好,腎臟一邊破碎一邊腫脹,胃腸是空的,恥骨斷裂,四肢完好,十指捲曲發黑,肘邊裂開十多公分,背後有四條血痕。


解剖後一名記者問他,他大聲說兒子不是意外死亡,更不是畏罪跳樓,他是被刑求致死的。第二天見報後,卻變成陳庭茂對解剖結果感到滿意!


陳庭茂指出兒子死亡的疑點包括:

• 台大草地若是第一現場,何以不見血跡?而且阿成俯臥之處有玻璃碎片,若是從高處落下,這些玻璃為什麼沒有造成新的傷痕?
• 阿成的皮帶為什麼會繫在胸口和腹部之間?為什麼沒穿襪子?他生前並非這種打扮。
• 阿成的恥骨破裂三公分,這種傷不是跳三、四樓可能造成的,顯然受到外力重擊。
• 如果臀部先著地,肋骨怎會斷十二根?
• 如果胸部先著地,恥骨不可能破裂。
• 「證人」鄧維祥說阿成死前曾去他家吃芭樂汁、葡萄、煎蛋等,解剖結果胃內空無一物,顯然死亡前八小時沒吃東西。
• 命案現場何以未保留,家屬未認屍前就草率移屍?

陳文成博士。(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陳婉真

7月4日是美國開國紀念日,因此,每年7月,是美國旅遊旺季,也是旅美台灣人社團活動最多的日子,尤其是在「黑名單」未解禁前,多數人無法回台,各地紛紛舉辦台灣人夏令會活動。


1981年的7月事件,改變了很多台美人的生命軌跡...


38年前的7月2日,是陳文成31年短暫生命的最後一天。7月3日早上6點多,他被發現陳屍在台大校園。陳文成命案和1980年的林宅血案,都是至今在台灣人心中留下重重疑點,可能永遠無法破案的政治案件。


旅美台灣人對於陳文成事件反應強烈,很快就成立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台灣解嚴後,歷經多年努力,才轉回台灣成立基金會。


2011年7月2日,台大學生首度發起,在台大校園陳文成博士墜樓現址、台大圖資系館旁空地舉行追思晚會,進行象徵性立碑儀式,宣言將於台大校務會議提案爭取設立陳文成博士紀念碑。


近年來,陳文成基金會逐日把他死前幾天所遭遇到的事情貼在臉書,引起極大的迴響。


這不禁讓人回憶起那位拿著一大叠照片及資料,跑遍全台及美國各地,一直要尋找兒子真正死因的陳庭茂先生(黨外朋友都暱稱他「陳老爹」),也很感謝他強忍悲慟,寫出一本《我的轉捩點》,加上海內外很多人士的共同努力,陳文成雖然離開人世38年,陳文成基金會持續運作,陳文成在臉書上有很多朋友,彷彿大家還在同一個世界,共同關心台灣的前途。


陳文成是1975年赴美國安雅堡(Ann Arbor)密西根大學攻讀博士,並於賓州卡內基美隆大學擔任統計系助理教授。


1981年5月,他帶著妻、子回台,卻被警備總部人員兩次約談,理由是:1、陳文成曾協助《美麗島雜誌》募款;2、並將所募款項匯給雜誌社總經理施明德;3、陳承認在匹茲堡曾安排將《美麗島雜誌》一篇文章轉譯成英文;4、返台期間曾向許多人談及台灣之民主改革。


這4點之中,警總認為最後一點最嚴重,說他回台的目的是為了傳播反政府的情緒。


事實上他返台期間一直都遭到跟監,6月29日他原本要約家人一起到墾丁,因陳庭茂感冒,他獨自前往,途中差點遭到「政治車禍」,幸因他體格壯碩逃過一劫。


接下來就逃不掉了,6月30日,警總第一次約談他兩小時,接著他原定7月1日返美,警總卻不肯核發出境證,7月2日一早,警總再度將他從家中帶走,從此和家人天人永隔。


官方對他的死因說是「畏罪自殺」。死亡證明書寫的是「高處墜落,出血過多休克致死」。


台北地檢署的調查報告說是:「1、台大研究圖書館東北角發現死者陳屍處是第一現場。2、死者由研究圖書館五樓太平梯平台墜下,碰擦二樓太平梯平台外沿墬地死亡。3、截至目前尚未發現有他殺佐證,意外死亡或自殺皆有可能。」


監察院的報告則說:「連續二十小時的情緒激動,身心疲憊...登上太平梯後,跨坐在欄杆上,一時精神恍惚或頭暈目眩,因而墜下。」


陳家對於這些報告完全不能接受,但起初全家深怕又遭受林義雄家的滅門血案,只能把自己鎖在家裡,對於外界很多關心的電鈴及電話全不敢接。


陳老爹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在兒子驗屍時倒是堅持解剖時要照相給他看,而他自己也全程在旁觀看。他看到兒子肋骨一邊斷了九支,另一邊斷了三支,滿腹是血。肝肺都壞了,只剩心臟還好,腎臟一邊破碎一邊腫脹,胃腸是空的,恥骨斷裂,四肢完好,十指捲曲發黑,肘邊裂開十多公分,背後有四條血痕。


解剖後一名記者問他,他大聲說兒子不是意外死亡,更不是畏罪跳樓,他是被刑求致死的。第二天見報後,卻變成陳庭茂對解剖結果感到滿意!


陳庭茂指出兒子死亡的疑點包括:

• 台大草地若是第一現場,何以不見血跡?而且阿成俯臥之處有玻璃碎片,若是從高處落下,這些玻璃為什麼沒有造成新的傷痕?
• 阿成的皮帶為什麼會繫在胸口和腹部之間?為什麼沒穿襪子?他生前並非這種打扮。
• 阿成的恥骨破裂三公分,這種傷不是跳三、四樓可能造成的,顯然受到外力重擊。
• 如果臀部先著地,肋骨怎會斷十二根?
• 如果胸部先著地,恥骨不可能破裂。
• 「證人」鄧維祥說阿成死前曾去他家吃芭樂汁、葡萄、煎蛋等,解剖結果胃內空無一物,顯然死亡前八小時沒吃東西。
• 命案現場何以未保留,家屬未認屍前就草率移屍?

[PAGE_BAR]


最奇怪的是陳文成鞋子塞了一張百元鈔票,而且是新鈔。這是傳統劊子手行刑之後的習慣,有的說是讓死者一路好走,不要來找他索命;有的說是要留給運屍的人的「禮數」。


美國同鄉對於陳文成的死亡更是反應激烈,因為每個人都可能是第二個陳文成。台灣人社團用盡一切辦法,譬如成立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發動在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邀請美國的法醫來台重新驗屍....,在美國引起很大的關注,特別是國民黨派遣的「校園特務」的問題更是關注的焦點。


陳文成任教的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塞亞特博士(Dr. Richard M. Cyert),自始就認為陳文成的死亡是政治因素所致,他在聲明中大聲疾呼,要求國民黨全盤照實公布約談陳文成的經過,並要求美國政府採取適當行動。他對國民黨公布陳文成係跳樓自殺後更指責國民黨「昏庸無知」。他說:「一個人不會在剛簽了三年教書聘約,接著帶妻子與剛滿一歲的兒子回去訪問父母兄弟之後,突然自殺的。」


根據陳文成基金會的資料:為了紀念這位熱愛鄉土、為台灣前途付出生命的勇者,海內外台灣人踴躍捐款,於1984年買下座落於台北市新生南路3段25巷1號2樓的房子,計畫成立陳文成文教基金會。

陳文成博士紀念室。(圖/翻攝自陳文成文教基金會)

陳文成文教基金會申請立案一事,政府單位以「命案未破」為由,駁回申請。歷經多年的奔波籌劃,1990年5月31日始改名為「財團法人台美文化交流基金會」。

 

但,多年來,基金會為了「正名」,始終努力不懈,直至2000年新政府成立後,才於7月31日獲文建會核淮,正名為「財團法人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距命案發生,已逾19年。


基金會說,歷經台灣大學2任校長,在連續幾屆的學生會會長、研究生協會會長以及學生幹部的努力和教授們的支持下,2015年台灣大學校務會議終於通過『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命名案,後續的廣場設計與規劃,也持續進行中。可惜因選任校長的爭議,未能及早進行經費的籌措和施工作業。


因此,基金會在今年的追思會中宣布,轉型正義的工程不該也不能一直等待下去。即日起開始工程經費的募集,期望在8月底能籌足1,200萬元的經費,2019年便可以發包動工。工程期估計為180天,在2020年7月2日紀念日前,可以完工使用。


38年過去了,老爹也走了,阿成一歲的兒子也已經39歲了,老爹死前一定帶著極大的遺憾走的;兒子也一定很想知道什麼原因讓他失去了父親,所有台灣人都有權知道這個事實。我們期待明年台大校園內的紀念碑落成時,他的死因也能水落石出。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