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萬翔細説經建故事》小巨蛋變大巨蛋,陣痛又難產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黃萬翔細説經建故事》小巨蛋變大巨蛋,陣痛又難產
2019-07-06 07:00:00
A+
A
A-

台北小巨蛋。(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寫在前面〉

  • 執政者或管理人往往看到眼下的困難,執著於過去的作法,停留在矛盾衝突與敍説無方的巢臼中。如何以高遠的視野,找尋創造雙贏的未來,是一個執政或管理人一生重要的使命與課題。
  • 我深信一切衝突管理,祇要用心探求問題真相,就會找到圓滿答案;祇要以無私的態度深入觀察,就一定能化解衝突與爭議。因為「答案就在問題中」。
  • 我一生本於跨域合作的多贏思維,從事國家與城鄕的建設,謹以親身體驗、解決的實際案例,在本系列專欄中提供給所有的朋友,期盼一起攜手解決衝突,共同開創美好的未來。                                            

–作者

摘要:1994年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時把小巨蛋列為政見,他當選後,決定將關渡平原規畫為都市自然公園,另尋地點孵蛋,從中山足球場、市立棒球場,最後相中了松山菸廠,與當時的省長宋楚瑜,展開小巨蛋(當時的名稱)土地規劃政治戰。

 

台灣在1911年興建台北菸草工廠,負責菸草生產及加工製造。後日軍發動太平洋戰爭,當時捲菸除供應台灣市場所需,也大量出口華中、華南及南洋地區,形成供不應求的狀況。台灣總督府專賣局乃於1937年在台北市松山地區興建「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場」,製菸工廠於1939年10月間開工生產,初期員工約1200人。

 

松山菸廠是台灣現代化工業廠房的先驅,佔地約18公頃。建築風格屬「日本初期現代主義」的作品,建築形式簡捷,所用的面磚、琉璃及銅釘均為特別定製的建材,做工精細,堪稱當時工業廠房之楷模。戰後1945年,台灣省專賣局接收松山菸廠,更名為「台灣省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廠」,1947年,台灣省專賣局改制成立台灣省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再更名為「台灣省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

 

1998年,因公賣改制、香菸需求量下降,松山菸廠停止生產,遷併台北菸廠,從而正式走入歷史,2002年指定為市定古蹟。2010年12月25日,台灣創意設計中心正式進駐松山文創園區,2011年11月15日,終於重新以松山文創園區的新面貌對外開放,台北世界設計大展是首次在松山文創舉行。2014年1月16日,美國在台協會與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合作,在松山文創園區開辦亞洲第一個「美國創新中心」(American Innovation Center)。松山菸廠從製造菸草的廠房轉型為文創商品的展售與工作坊,成為台北市文創基地新亮點。 

 

回想1991年11月,當時行政院長郝柏村到小巨蛋原址的台北市立棒球場,觀看統一獅與味全龍的總冠軍賽。那天正好遇上大雨,讓比賽中斷近1小時,全場觀眾大聲訴求:『我們要巨蛋!』,郝院長因此指示台北市長黃大洲著手規畫興建巨蛋,台北市初步選定在關渡孵蛋,1993年巨蛋也被行政院列入國家重大建設。  

 

1994年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時把小巨蛋列為政見,他當選後,決定將關渡平原規畫為都市自然公園,另尋地點孵蛋,從中山足球場、市立棒球場,最後相中了松山菸廠,與當時的省長宋楚瑜,展開小巨蛋(當時的名稱)土地規劃政治戰。

 

松山菸廠是省公賣局土地,台北市政府向台灣省政府要求依公地公用之原則將松山菸廠省營事業土地無償撥交台北市政府做為小巨蛋規劃興建使用,依規定台灣省政府公有財產處理必須提請省議會討論決議通過,始能處分。

 

當時公賣局長就是後來的經濟部長施顏祥,省議會受省民之託,有維護管理省有財產權益之責任,如果將省有財產同意無償撥交台北市政府興建小巨蛋使用,將損害全體省民之權益,當時輿論普遍傾向支持台北市政府的要求,依照都市計畫規定,台灣省政府建議捐贈其中一部分土地,給台北市政府做為小巨蛋使用。

 

但是台北市政府基於整理規畫利用之需要,仍堅持要整塊無償撥用做為小巨蛋使用,省政府一時陷入左右為難之困境,當時公賣局向宋省長報告此一事件,宋省長就立即指示時任台灣省市鄉規劃局(即現在的內政部營建分署)局長的我,希望我在一週內研究提出因應處理方案提報省府委員會討論。

 

本案爭執重點在於省有財產的處理與台北市小巨蛋土地的撥用,在省民及市民的利益上及政治形勢上如何取得均衡點。我認為一方面應該先回應滿足台北市市民的需求,至於另一方面有關省市的財產權益也應該求取彼此之間的公平性;既然在空間土地競爭上無法獲得兼得雙贏的方案,應該在時間上用更高及更遠的方案來取得雙贏的結果。

 

我了解台灣省政府有非常多的土地坐落在台北市轄區,以都市計畫變更的規範而言,未來如果將坐落台北市的其他省有土地變更為高價值使用時,每一塊省有土地必須依法捐贈給台北市政府至少35%左右的用地,因此我提出算總帳的方案,如果省府將松山煙廠的土地全部無償撥用給台北市政府做為小巨蛋使用,依都市計畫的變更而言,省府將無償損失約65%土地。

 

這項損失先與掛帳,未來省有土地變更需要捐贈土地給台北市政府時,可從這項已經預撥的土地帳上補足轉正捐贈的面積。如此一來既可以滿足台北市民的需要,也同時解決了省市財產公平合理的目標,這個都市計畫變更方案,我向宋省長、吳副省長、財政廳長、公賣局長等省府相關委員及首長簡報,獲得一致的支持。

 

小巨蛋土地協商的處理,當時是由台灣省政府副省長吳容明與台北市政府副市長陳師孟共同組成專案小組進行協商處理。兩位副首長在一個禮拜後邀集相關單位以及規畫幕僚共同開會協商,我在會議中向2位主持會議的省市副首長簡報,並提出上述建議的都市計畫變更案,會中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與相關單位一致支持通過這個建議案。會中還特別提出將來台北市政府在辦理都市計畫變更時,要注意交通衝擊及環境評估,除了提供市民一個高品質的運動場所外,也一定要做好對於周遭環境品質的維護以及運動賽後散場車流、人流暢通的規畫,尤其是開放空間與綠地的保留。會中我並承諾會配合台北市政府開工進度的需要,做好所有的前置作業與撥用手續,至此本案終於獲得圓滿的雙贏結果。

 

之後,台北市政府因為其他原因決定不在松菸做小巨蛋,打算在市立棒球場原址以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即BOT)方式興建小巨蛋,馬英九上台後,又決定仍舊在松山菸廠規畫興建小巨蛋。小巨蛋也改名稱為大巨蛋。後續遠雄建設與大巨蛋結緣的故事,大家都已非常清楚,大巨蛋破殼又難產,至今爭議不斷,沒有人會知道什麼時候會用什麼方式來落幕。後續發展就請大家接著看下去了。

 

小啟示:

1. 在系統內的衝突與矛盾,必須跳出系統外思考,才能以更寬更遠的角度取得平衡與雙贏。

2. 凡事要先為對方著想,就像在屋頂上遇到火災,雙方都搶先要下樓梯。這時先讓對方下樓梯。等對方下完樓梯後,我們自然就可以安全下樓梯,如果你想搶先下樓梯,對方會踢掉你的樓梯,你也下不了樓梯。

3. 圓滿的規畫必須做好多目標的整合思考,不能僅僅考量建設本身的需要,必須就環境及人性與整體都市發展做好整合協調,才能真正加惠使用者。

 

作者簡介

黃萬翔,曾任台灣省政府市鄉規劃局局長、建設廳副廳長、都市計劃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金平立法院長辦公室主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

 

台北小巨蛋。(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寫在前面〉

  • 執政者或管理人往往看到眼下的困難,執著於過去的作法,停留在矛盾衝突與敍説無方的巢臼中。如何以高遠的視野,找尋創造雙贏的未來,是一個執政或管理人一生重要的使命與課題。
  • 我深信一切衝突管理,祇要用心探求問題真相,就會找到圓滿答案;祇要以無私的態度深入觀察,就一定能化解衝突與爭議。因為「答案就在問題中」。
  • 我一生本於跨域合作的多贏思維,從事國家與城鄕的建設,謹以親身體驗、解決的實際案例,在本系列專欄中提供給所有的朋友,期盼一起攜手解決衝突,共同開創美好的未來。                                            

–作者

摘要:1994年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時把小巨蛋列為政見,他當選後,決定將關渡平原規畫為都市自然公園,另尋地點孵蛋,從中山足球場、市立棒球場,最後相中了松山菸廠,與當時的省長宋楚瑜,展開小巨蛋(當時的名稱)土地規劃政治戰。

 

台灣在1911年興建台北菸草工廠,負責菸草生產及加工製造。後日軍發動太平洋戰爭,當時捲菸除供應台灣市場所需,也大量出口華中、華南及南洋地區,形成供不應求的狀況。台灣總督府專賣局乃於1937年在台北市松山地區興建「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場」,製菸工廠於1939年10月間開工生產,初期員工約1200人。

 

松山菸廠是台灣現代化工業廠房的先驅,佔地約18公頃。建築風格屬「日本初期現代主義」的作品,建築形式簡捷,所用的面磚、琉璃及銅釘均為特別定製的建材,做工精細,堪稱當時工業廠房之楷模。戰後1945年,台灣省專賣局接收松山菸廠,更名為「台灣省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廠」,1947年,台灣省專賣局改制成立台灣省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再更名為「台灣省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

 

1998年,因公賣改制、香菸需求量下降,松山菸廠停止生產,遷併台北菸廠,從而正式走入歷史,2002年指定為市定古蹟。2010年12月25日,台灣創意設計中心正式進駐松山文創園區,2011年11月15日,終於重新以松山文創園區的新面貌對外開放,台北世界設計大展是首次在松山文創舉行。2014年1月16日,美國在台協會與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合作,在松山文創園區開辦亞洲第一個「美國創新中心」(American Innovation Center)。松山菸廠從製造菸草的廠房轉型為文創商品的展售與工作坊,成為台北市文創基地新亮點。 

 

回想1991年11月,當時行政院長郝柏村到小巨蛋原址的台北市立棒球場,觀看統一獅與味全龍的總冠軍賽。那天正好遇上大雨,讓比賽中斷近1小時,全場觀眾大聲訴求:『我們要巨蛋!』,郝院長因此指示台北市長黃大洲著手規畫興建巨蛋,台北市初步選定在關渡孵蛋,1993年巨蛋也被行政院列入國家重大建設。  

 

1994年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時把小巨蛋列為政見,他當選後,決定將關渡平原規畫為都市自然公園,另尋地點孵蛋,從中山足球場、市立棒球場,最後相中了松山菸廠,與當時的省長宋楚瑜,展開小巨蛋(當時的名稱)土地規劃政治戰。

 

松山菸廠是省公賣局土地,台北市政府向台灣省政府要求依公地公用之原則將松山菸廠省營事業土地無償撥交台北市政府做為小巨蛋規劃興建使用,依規定台灣省政府公有財產處理必須提請省議會討論決議通過,始能處分。

 

當時公賣局長就是後來的經濟部長施顏祥,省議會受省民之託,有維護管理省有財產權益之責任,如果將省有財產同意無償撥交台北市政府興建小巨蛋使用,將損害全體省民之權益,當時輿論普遍傾向支持台北市政府的要求,依照都市計畫規定,台灣省政府建議捐贈其中一部分土地,給台北市政府做為小巨蛋使用。

 

但是台北市政府基於整理規畫利用之需要,仍堅持要整塊無償撥用做為小巨蛋使用,省政府一時陷入左右為難之困境,當時公賣局向宋省長報告此一事件,宋省長就立即指示時任台灣省市鄉規劃局(即現在的內政部營建分署)局長的我,希望我在一週內研究提出因應處理方案提報省府委員會討論。

 

本案爭執重點在於省有財產的處理與台北市小巨蛋土地的撥用,在省民及市民的利益上及政治形勢上如何取得均衡點。我認為一方面應該先回應滿足台北市市民的需求,至於另一方面有關省市的財產權益也應該求取彼此之間的公平性;既然在空間土地競爭上無法獲得兼得雙贏的方案,應該在時間上用更高及更遠的方案來取得雙贏的結果。

 

我了解台灣省政府有非常多的土地坐落在台北市轄區,以都市計畫變更的規範而言,未來如果將坐落台北市的其他省有土地變更為高價值使用時,每一塊省有土地必須依法捐贈給台北市政府至少35%左右的用地,因此我提出算總帳的方案,如果省府將松山煙廠的土地全部無償撥用給台北市政府做為小巨蛋使用,依都市計畫的變更而言,省府將無償損失約65%土地。

 

這項損失先與掛帳,未來省有土地變更需要捐贈土地給台北市政府時,可從這項已經預撥的土地帳上補足轉正捐贈的面積。如此一來既可以滿足台北市民的需要,也同時解決了省市財產公平合理的目標,這個都市計畫變更方案,我向宋省長、吳副省長、財政廳長、公賣局長等省府相關委員及首長簡報,獲得一致的支持。

 

小巨蛋土地協商的處理,當時是由台灣省政府副省長吳容明與台北市政府副市長陳師孟共同組成專案小組進行協商處理。兩位副首長在一個禮拜後邀集相關單位以及規畫幕僚共同開會協商,我在會議中向2位主持會議的省市副首長簡報,並提出上述建議的都市計畫變更案,會中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與相關單位一致支持通過這個建議案。會中還特別提出將來台北市政府在辦理都市計畫變更時,要注意交通衝擊及環境評估,除了提供市民一個高品質的運動場所外,也一定要做好對於周遭環境品質的維護以及運動賽後散場車流、人流暢通的規畫,尤其是開放空間與綠地的保留。會中我並承諾會配合台北市政府開工進度的需要,做好所有的前置作業與撥用手續,至此本案終於獲得圓滿的雙贏結果。

 

之後,台北市政府因為其他原因決定不在松菸做小巨蛋,打算在市立棒球場原址以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即BOT)方式興建小巨蛋,馬英九上台後,又決定仍舊在松山菸廠規畫興建小巨蛋。小巨蛋也改名稱為大巨蛋。後續遠雄建設與大巨蛋結緣的故事,大家都已非常清楚,大巨蛋破殼又難產,至今爭議不斷,沒有人會知道什麼時候會用什麼方式來落幕。後續發展就請大家接著看下去了。

 

小啟示:

1. 在系統內的衝突與矛盾,必須跳出系統外思考,才能以更寬更遠的角度取得平衡與雙贏。

2. 凡事要先為對方著想,就像在屋頂上遇到火災,雙方都搶先要下樓梯。這時先讓對方下樓梯。等對方下完樓梯後,我們自然就可以安全下樓梯,如果你想搶先下樓梯,對方會踢掉你的樓梯,你也下不了樓梯。

3. 圓滿的規畫必須做好多目標的整合思考,不能僅僅考量建設本身的需要,必須就環境及人性與整體都市發展做好整合協調,才能真正加惠使用者。

 

作者簡介

黃萬翔,曾任台灣省政府市鄉規劃局局長、建設廳副廳長、都市計劃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金平立法院長辦公室主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