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韓國瑜:中央某大官每周日下高雄策動卡韓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專訪/韓國瑜:中央某大官每周日下高雄策動卡韓
2019-07-04 14:42:00
A+
A
A-
高雄市長韓國瑜與妻子李佳芬。(圖/翻攝自韓國瑜臉書)
 

優傳媒記者陳重生/整理報導 

高雄市長韓國瑜就任半年投入國民黨總統初選,不少市民不諒解,他在接受《優傳媒》專訪時,批評中央「卡韓」讓他備感吃力。從刁難預算、政治偵防到放大檢視他推動市政建設時的一切,吹毛求疵。韓國瑜並暗批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說,「中央某一個大官」每個禮拜下高雄一次,和民進黨議員及市府前朝人馬「裡應外合」,對他的攻擊無日無之。 

韓國瑜昨(3)日出席國民黨總統初選電視政見發表會,並於深夜接受《優傳媒》董事長周天瑞、社長張啟楷專訪。談到自己角逐大位的心路歷程,韓國瑜表示,從原本全心投入高雄市政建設,無意參選總統,到如今參加黨內初選,高雄市大大小小的建設被卡得很嚴重,市政推動大受影響,是驅動他改變原本心意的主要因素。 

韓國瑜指出,除了眾所皆知的登革熱疫情,中央卡高雄市防疫預算之外,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像高雄捷運小港線延伸到林園的規劃費,陳其邁選市長時,蔡英文總統去高雄輔選時全力支持,但輔選一完畢,市府向交通部要錢,卻被要求提出可行性評估報告,「800萬不給」。 

「連總統都講了!副院長也講了!為什麼不給?」韓國瑜質疑,「這件事連民進黨立委也跳腳!」韓國瑜說,因為林園工業區污染問題嚴重,當地民眾長期以來付出很大的健康代價。逼得最後沒辦法,他只好動用第二預備金,直接撥款。否則,若再做可行性評估報告要花一年,時間會浪費掉。 

還有像市長辦公室被政治偵防也是,韓國瑜提到,「隨時都會有人跑進去」,「每五、六天就進去一次」,「被我們抓到,是陳菊前市長時代的攝影官」。對於外界有人質疑是否「市府在演戲」,韓國瑜接著又舉例證明,像是公文外流,「我們所有的行程、所有的會議包括市政會議內容,馬上外面就知道了!」 

韓國瑜表示,有時候公文還沒出來,台北市的立委就知道了,可能市府還沒察覺,可是公文已經出去了!他用「漏水」二字來形容這種消息走漏、防不勝防的情況。根據推測,這些應該都是前市長陳菊時代目前還留在市府裡面的人所做的。 

韓國瑜對此語多無奈,因為民進黨議員在議會內外對他的抨擊,無日無之,以放大鏡在檢視他的施政。「像這兩天桃園淹大水,大家有看到嗎?」但高雄只要有一點點淹水就被放大,全世界都曉得。他戲稱,今天韓國瑜當高雄市長,連高雄市每天多掉了幾片葉子也馬上人盡皆知,吹毛求疵。簡單來說,就是(選輸了)不甘心。 

韓國瑜質疑,行政院對高雄市「明卡暗卡」都來,但為了兌現對高雄市民的承諾,必須得到中央的幫助,這部分他完全沒有把握,點點滴滴,例子很多。 

還有人事也是,「缺被全部填滿」,韓國瑜說,一個蘿蔔一個坑,很難調。此外,錢也差不多花光了。包括空污基金,過去大概15億左右,他就任後大概只剩下1000多萬,「弄得我們沒有辦法,很困難」。 

尤其是人事,幾乎沒有空間,韓國瑜抱怨,「能佔得都佔滿了!」只剩一點點位子,用機要秘書任用。像是高雄港土地開發公司,總經理缺人,到現在還空在那裡,必須談判,到最後也許要考慮殺手鐧,「每一件事情本來都可以很順暢、溝通好」,但他卻被中央卡得備感吃力。 

「中央某一個大官,每一個禮拜到高雄一次,了解這個禮拜我在高雄做了什麼,禮拜一到禮拜六還有其他人在高雄,不停的裡應外合」,韓國瑜表示,「中央這個大官一下來,地點在旗山,哪條路、個門牌號碼我都知道,來看韓國瑜所有的一切,準備如何批判和攻擊,平常是另外兩組人帶頭,跟著其他的議員」。 

韓國瑜指出,這樣讓他覺得,市長再做下去,「已經被卡住」,就像喉嚨被卡住,讓他堅定的要往前衝。 

韓國瑜強調,事實上,高雄市政府在他上任後做了很多事,光清水溝清了2000多公里,路面5000多個洞,下面的箱涵1萬多個洞,都必須處理。馬路也鋪了135條,哪一個政府在6個月內可以做到?高雄市的下水道,塞了95%,只有5%可通,當然一下雨就淹大水,人都沒辦法挖。 

韓國瑜說,一年半前他到高雄市,晚上9點以後路上就沒什麼人,空氣灰濛濛的。但現在大家再到高雄看看,一年約有二分之一是藍天。從空污下手,從工廠管制下手,天又藍了!

高雄市長韓國瑜與妻子李佳芬。(圖/翻攝自韓國瑜臉書)
 

優傳媒記者陳重生/整理報導 

高雄市長韓國瑜就任半年投入國民黨總統初選,不少市民不諒解,他在接受《優傳媒》專訪時,批評中央「卡韓」讓他備感吃力。從刁難預算、政治偵防到放大檢視他推動市政建設時的一切,吹毛求疵。韓國瑜並暗批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說,「中央某一個大官」每個禮拜下高雄一次,和民進黨議員及市府前朝人馬「裡應外合」,對他的攻擊無日無之。 

韓國瑜昨(3)日出席國民黨總統初選電視政見發表會,並於深夜接受《優傳媒》董事長周天瑞、社長張啟楷專訪。談到自己角逐大位的心路歷程,韓國瑜表示,從原本全心投入高雄市政建設,無意參選總統,到如今參加黨內初選,高雄市大大小小的建設被卡得很嚴重,市政推動大受影響,是驅動他改變原本心意的主要因素。 

韓國瑜指出,除了眾所皆知的登革熱疫情,中央卡高雄市防疫預算之外,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像高雄捷運小港線延伸到林園的規劃費,陳其邁選市長時,蔡英文總統去高雄輔選時全力支持,但輔選一完畢,市府向交通部要錢,卻被要求提出可行性評估報告,「800萬不給」。 

「連總統都講了!副院長也講了!為什麼不給?」韓國瑜質疑,「這件事連民進黨立委也跳腳!」韓國瑜說,因為林園工業區污染問題嚴重,當地民眾長期以來付出很大的健康代價。逼得最後沒辦法,他只好動用第二預備金,直接撥款。否則,若再做可行性評估報告要花一年,時間會浪費掉。 

還有像市長辦公室被政治偵防也是,韓國瑜提到,「隨時都會有人跑進去」,「每五、六天就進去一次」,「被我們抓到,是陳菊前市長時代的攝影官」。對於外界有人質疑是否「市府在演戲」,韓國瑜接著又舉例證明,像是公文外流,「我們所有的行程、所有的會議包括市政會議內容,馬上外面就知道了!」 

韓國瑜表示,有時候公文還沒出來,台北市的立委就知道了,可能市府還沒察覺,可是公文已經出去了!他用「漏水」二字來形容這種消息走漏、防不勝防的情況。根據推測,這些應該都是前市長陳菊時代目前還留在市府裡面的人所做的。 

韓國瑜對此語多無奈,因為民進黨議員在議會內外對他的抨擊,無日無之,以放大鏡在檢視他的施政。「像這兩天桃園淹大水,大家有看到嗎?」但高雄只要有一點點淹水就被放大,全世界都曉得。他戲稱,今天韓國瑜當高雄市長,連高雄市每天多掉了幾片葉子也馬上人盡皆知,吹毛求疵。簡單來說,就是(選輸了)不甘心。 

韓國瑜質疑,行政院對高雄市「明卡暗卡」都來,但為了兌現對高雄市民的承諾,必須得到中央的幫助,這部分他完全沒有把握,點點滴滴,例子很多。 

還有人事也是,「缺被全部填滿」,韓國瑜說,一個蘿蔔一個坑,很難調。此外,錢也差不多花光了。包括空污基金,過去大概15億左右,他就任後大概只剩下1000多萬,「弄得我們沒有辦法,很困難」。 

尤其是人事,幾乎沒有空間,韓國瑜抱怨,「能佔得都佔滿了!」只剩一點點位子,用機要秘書任用。像是高雄港土地開發公司,總經理缺人,到現在還空在那裡,必須談判,到最後也許要考慮殺手鐧,「每一件事情本來都可以很順暢、溝通好」,但他卻被中央卡得備感吃力。 

「中央某一個大官,每一個禮拜到高雄一次,了解這個禮拜我在高雄做了什麼,禮拜一到禮拜六還有其他人在高雄,不停的裡應外合」,韓國瑜表示,「中央這個大官一下來,地點在旗山,哪條路、個門牌號碼我都知道,來看韓國瑜所有的一切,準備如何批判和攻擊,平常是另外兩組人帶頭,跟著其他的議員」。 

韓國瑜指出,這樣讓他覺得,市長再做下去,「已經被卡住」,就像喉嚨被卡住,讓他堅定的要往前衝。 

韓國瑜強調,事實上,高雄市政府在他上任後做了很多事,光清水溝清了2000多公里,路面5000多個洞,下面的箱涵1萬多個洞,都必須處理。馬路也鋪了135條,哪一個政府在6個月內可以做到?高雄市的下水道,塞了95%,只有5%可通,當然一下雨就淹大水,人都沒辦法挖。 

韓國瑜說,一年半前他到高雄市,晚上9點以後路上就沒什麼人,空氣灰濛濛的。但現在大家再到高雄看看,一年約有二分之一是藍天。從空污下手,從工廠管制下手,天又藍了!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