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平》我在媒體這些年—專書(十)歐共體歡呼柴契爾夫人下臺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杜平》我在媒體這些年—專書(十)歐共體歡呼柴契爾夫人下臺
2019-06-07 07:02:00
A+
A
A-

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編輯人語/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主攻國際政治。其從業軌跡始自北京的中央媒體。後被派往歐盟擔任常駐記者,其後轉往新加坡(聯合早報)擔任主筆,目前在香港鳳凰衛視擔任政治評論員。其三十年職業生涯,跨越廣播、報紙和電視三大傳統媒體,由體制之內走向體制之外,頗為獨特。《我在媒體這些年》是作者最新出版的回憶錄,全文約十四萬字,即日起獨家授權優傳媒連載。

       --善待自己的國土,善待自己的同胞,善待自己的社會秩序,才是最真實的愛國--杜平(關於中國的愛國主義)

 

1.5 歐共體歡呼柴契爾夫人下臺

 

德洛爾的死對頭是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英國與歐共體的關係一貫是若即若離、半心半意,既不想錯過任何機會和好處,也不想毫無保留地全心投入。柴契爾夫人不僅公開地批評歐共體,而且還多次把矛頭指向德洛爾,以至於歐共體內的很多人對她很不以為然。我那時很欣賞柴契爾夫人,曾經對一位比利時朋友說,很多中國人都喜歡這位「鐵娘子」,他立即嗤之以鼻地回答說:「老實說,我們這裡沒有人喜歡她。」

 

柴契爾夫人有一篇著名的演講,可以作為英國對歐共體政策的最權威注解。1988年9月,在比利時北方城市布魯日的歐洲學院,她就英國和歐共體的關係闡述了自己的主張,其核心觀點是,雖然英國的前途與歐共體不可分離,但英國堅決反對歐洲建立一個「超級政府」,反對歐共體操控成員國的主權,並且毫不掩飾地對德洛爾進行了嚴厲的批評。後來,在歐共體多次首腦會議上,德洛爾和柴契爾夫人只要在公開場合有互動,歐洲各國媒體都會捕捉一些鏡頭作為花邊新聞。

 

由於兩人的不合已經成為公開秘密,柴契爾夫人在批評德洛爾時就索性無所顧忌。我記得很清楚的是,有一年,歐共體一些職員投訴說,貝萊蒙大廈的裝潢材料中有一種石棉可以致癌,結果引起了一陣恐慌。專家檢測之後,證實確實有這種危險。柴契爾夫人毫不猶豫地抓住這一事件大肆發揮。她在一個公開論壇上不點名地批評德洛爾說:有人天天夢想著建設所謂的「歐洲大廈」,要把歐共體變成一個超級政府,以此來剝奪所有成員國的主權。現在我要提醒各位,此人所說的「歐洲大廈」就像貝萊蒙大廈那樣,不僅是蹩腳的,而且已經病入膏肓。只有拆毀它,我們才有健康。

 

可是,柴契爾夫人沒有料到的是,其敵視歐共體的態度竟然導致後院起火,自己手下的幾名內閣大臣一直在悄悄地醞釀著揭竿而起。1990年11月下旬,德高望重的環境大臣赫塞爾廷終於在黨內發起攻勢,要求柴契爾夫人辭去保守黨領袖職務。只要迫使她放棄這個職務,柴契爾夫人就自動喪失首相的位置。

 

在第一輪黨內投票中,赫塞爾廷的得票數超過柴契爾夫人,可惜沒有過半。好戰的柴契爾夫人信誓旦旦地宣稱,她將「繼續戰鬥,直至勝利」。但是,在第二輪投票開始前,財政大臣梅傑和外交大臣赫德同時站出來,對赫塞爾廷發起挑戰,保守黨面臨著分裂的危機。在此關鍵時刻,柴契爾夫人一改「鐵娘子」個性,委曲求全地宣佈退出這場角逐。

 

那一天是11月22日,我已經和歐共體新聞處一位官員約定了工作午餐。正準備出門的時候,這位元官員打來電話,急急忙忙地說,午餐告吹了,柴契爾夫人可能馬上就要宣佈辭職,歐共體所有人都在等待消息,並將隨時作出反應。放下電話,我駕車直奔貝萊蒙大廈。我想,柴契爾夫人是歐共體最不受歡迎的人物,若果真辭職,歐共體委員會很有可能作出不同尋常的反應。

 

抵達貝萊蒙大廈,記者大廳的外面已經有很多人,包括官員和記者,顯然是沖著柴契爾夫人的消息而來。果然,未等多久就從倫敦傳來消息,柴契爾夫人宣佈辭職,目前正前往白金漢宮向女王遞交辭呈。霎時間,我看到了一種非常奇特的現象:人們先是默不作聲地露出驚訝狀,緊接著便是掩飾不住的欣喜。很快地,歐共體委員會主席德洛爾發表聲明說,他雖然和柴契爾夫人有很多分歧,但很尊重她,對她的辭職「感到震驚」。

 

正在貝萊蒙大廈舉行例行會議的歐共體各國大使們,在得知這一消息時決定中斷會議。一名外國同行後來描述說,大使們聽到柴契爾夫人辭職的消息時,禁不住互相握手以示慶賀。那一天,我似乎看到貝萊蒙大廈裡的每個職員都是喜氣洋洋。

 

2016年6月,在倫敦市長伯里斯·詹森等人的長期鼓動和推動之下,英國就脫離歐盟舉行全民公投,並且如願以償地實現了他自己一直堅持的「脫歐」目標。詹森是記者出身,年齡與我相仿,和我同一個時期擔任駐歐共體記者,代表英國《每日電訊報》。很巧的是,他的住處就在我所在公寓樓的隔壁,他也是每天步行前往歐共體總部,經常在路上相遇。

 

詹森是純粹的英國人,但形象上毫無英國紳士的整潔和風度。他的頭髮永遠是蓬鬆淩亂,領帶永遠是歪歪斜斜,西服上裝從來沒有平整過,腳下的那雙皮鞋已經斑駁拖遝不堪。詹森那時雖然也只有二十多歲,但已經成為英國新聞界的風雲人物,其最大的成功就在於獲得了首相柴契爾夫人的賞識,因為詹森每天發回的報導,無一例外地都是反對、歪曲和醜化歐共體。

 

在歐共體的例行記者會上,只要得到提問的機會,他必定都要抓住某個雞毛蒜皮的毛病和瑕疵,以挑戰的口氣質問歐共體官員,第二天報紙上的報導也必定是小題大做地批評歐共體。因為這種原因,詹森在英國記者同行中很孤立,甚至被他們瞧不起,所以他永遠是獨來獨往。由於他的反歐言論過於偏激,報導中經常存在偏離事實的現象,《每日電訊報》總編輯赫斯廷斯曾經專門對他提出過警告。但是,由於受到柴契爾夫人的讚賞和鼓勵,詹森不僅沒有收斂,反而更加大膽。

 

從布魯塞爾卸任之後,詹森一邊繼續撰寫專欄批評歐盟,一邊開始為步入政壇做準備。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閉幕式上,詹森以倫敦市長的身份從北京市長郭金龍手上接過奧運會會旗,依然是那種不修邊幅的邋遢形象。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以出乎意料的結果結束之後,野心勃勃、充滿鬥志的詹森沒有歡呼雀躍,反而是一反常態地保持低調,放棄了角逐首相的機會,甘願在德蕾莎·梅伊的手下擔任外相職務。

(未完待續)

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編輯人語/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主攻國際政治。其從業軌跡始自北京的中央媒體。後被派往歐盟擔任常駐記者,其後轉往新加坡(聯合早報)擔任主筆,目前在香港鳳凰衛視擔任政治評論員。其三十年職業生涯,跨越廣播、報紙和電視三大傳統媒體,由體制之內走向體制之外,頗為獨特。《我在媒體這些年》是作者最新出版的回憶錄,全文約十四萬字,即日起獨家授權優傳媒連載。

       --善待自己的國土,善待自己的同胞,善待自己的社會秩序,才是最真實的愛國--杜平(關於中國的愛國主義)

 

1.5 歐共體歡呼柴契爾夫人下臺

 

德洛爾的死對頭是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英國與歐共體的關係一貫是若即若離、半心半意,既不想錯過任何機會和好處,也不想毫無保留地全心投入。柴契爾夫人不僅公開地批評歐共體,而且還多次把矛頭指向德洛爾,以至於歐共體內的很多人對她很不以為然。我那時很欣賞柴契爾夫人,曾經對一位比利時朋友說,很多中國人都喜歡這位「鐵娘子」,他立即嗤之以鼻地回答說:「老實說,我們這裡沒有人喜歡她。」

 

柴契爾夫人有一篇著名的演講,可以作為英國對歐共體政策的最權威注解。1988年9月,在比利時北方城市布魯日的歐洲學院,她就英國和歐共體的關係闡述了自己的主張,其核心觀點是,雖然英國的前途與歐共體不可分離,但英國堅決反對歐洲建立一個「超級政府」,反對歐共體操控成員國的主權,並且毫不掩飾地對德洛爾進行了嚴厲的批評。後來,在歐共體多次首腦會議上,德洛爾和柴契爾夫人只要在公開場合有互動,歐洲各國媒體都會捕捉一些鏡頭作為花邊新聞。

 

由於兩人的不合已經成為公開秘密,柴契爾夫人在批評德洛爾時就索性無所顧忌。我記得很清楚的是,有一年,歐共體一些職員投訴說,貝萊蒙大廈的裝潢材料中有一種石棉可以致癌,結果引起了一陣恐慌。專家檢測之後,證實確實有這種危險。柴契爾夫人毫不猶豫地抓住這一事件大肆發揮。她在一個公開論壇上不點名地批評德洛爾說:有人天天夢想著建設所謂的「歐洲大廈」,要把歐共體變成一個超級政府,以此來剝奪所有成員國的主權。現在我要提醒各位,此人所說的「歐洲大廈」就像貝萊蒙大廈那樣,不僅是蹩腳的,而且已經病入膏肓。只有拆毀它,我們才有健康。

 

可是,柴契爾夫人沒有料到的是,其敵視歐共體的態度竟然導致後院起火,自己手下的幾名內閣大臣一直在悄悄地醞釀著揭竿而起。1990年11月下旬,德高望重的環境大臣赫塞爾廷終於在黨內發起攻勢,要求柴契爾夫人辭去保守黨領袖職務。只要迫使她放棄這個職務,柴契爾夫人就自動喪失首相的位置。

 

在第一輪黨內投票中,赫塞爾廷的得票數超過柴契爾夫人,可惜沒有過半。好戰的柴契爾夫人信誓旦旦地宣稱,她將「繼續戰鬥,直至勝利」。但是,在第二輪投票開始前,財政大臣梅傑和外交大臣赫德同時站出來,對赫塞爾廷發起挑戰,保守黨面臨著分裂的危機。在此關鍵時刻,柴契爾夫人一改「鐵娘子」個性,委曲求全地宣佈退出這場角逐。

 

那一天是11月22日,我已經和歐共體新聞處一位官員約定了工作午餐。正準備出門的時候,這位元官員打來電話,急急忙忙地說,午餐告吹了,柴契爾夫人可能馬上就要宣佈辭職,歐共體所有人都在等待消息,並將隨時作出反應。放下電話,我駕車直奔貝萊蒙大廈。我想,柴契爾夫人是歐共體最不受歡迎的人物,若果真辭職,歐共體委員會很有可能作出不同尋常的反應。

 

抵達貝萊蒙大廈,記者大廳的外面已經有很多人,包括官員和記者,顯然是沖著柴契爾夫人的消息而來。果然,未等多久就從倫敦傳來消息,柴契爾夫人宣佈辭職,目前正前往白金漢宮向女王遞交辭呈。霎時間,我看到了一種非常奇特的現象:人們先是默不作聲地露出驚訝狀,緊接著便是掩飾不住的欣喜。很快地,歐共體委員會主席德洛爾發表聲明說,他雖然和柴契爾夫人有很多分歧,但很尊重她,對她的辭職「感到震驚」。

 

正在貝萊蒙大廈舉行例行會議的歐共體各國大使們,在得知這一消息時決定中斷會議。一名外國同行後來描述說,大使們聽到柴契爾夫人辭職的消息時,禁不住互相握手以示慶賀。那一天,我似乎看到貝萊蒙大廈裡的每個職員都是喜氣洋洋。

 

2016年6月,在倫敦市長伯里斯·詹森等人的長期鼓動和推動之下,英國就脫離歐盟舉行全民公投,並且如願以償地實現了他自己一直堅持的「脫歐」目標。詹森是記者出身,年齡與我相仿,和我同一個時期擔任駐歐共體記者,代表英國《每日電訊報》。很巧的是,他的住處就在我所在公寓樓的隔壁,他也是每天步行前往歐共體總部,經常在路上相遇。

 

詹森是純粹的英國人,但形象上毫無英國紳士的整潔和風度。他的頭髮永遠是蓬鬆淩亂,領帶永遠是歪歪斜斜,西服上裝從來沒有平整過,腳下的那雙皮鞋已經斑駁拖遝不堪。詹森那時雖然也只有二十多歲,但已經成為英國新聞界的風雲人物,其最大的成功就在於獲得了首相柴契爾夫人的賞識,因為詹森每天發回的報導,無一例外地都是反對、歪曲和醜化歐共體。

 

在歐共體的例行記者會上,只要得到提問的機會,他必定都要抓住某個雞毛蒜皮的毛病和瑕疵,以挑戰的口氣質問歐共體官員,第二天報紙上的報導也必定是小題大做地批評歐共體。因為這種原因,詹森在英國記者同行中很孤立,甚至被他們瞧不起,所以他永遠是獨來獨往。由於他的反歐言論過於偏激,報導中經常存在偏離事實的現象,《每日電訊報》總編輯赫斯廷斯曾經專門對他提出過警告。但是,由於受到柴契爾夫人的讚賞和鼓勵,詹森不僅沒有收斂,反而更加大膽。

 

從布魯塞爾卸任之後,詹森一邊繼續撰寫專欄批評歐盟,一邊開始為步入政壇做準備。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閉幕式上,詹森以倫敦市長的身份從北京市長郭金龍手上接過奧運會會旗,依然是那種不修邊幅的邋遢形象。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以出乎意料的結果結束之後,野心勃勃、充滿鬥志的詹森沒有歡呼雀躍,反而是一反常態地保持低調,放棄了角逐首相的機會,甘願在德蕾莎·梅伊的手下擔任外相職務。

(未完待續)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