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美雙產業鏈博弈的推演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大話天下
全球中美雙產業鏈博弈的推演
2019-07-02 11:46:00
A+
A
A-

華為示意圖。(圖/翻攝自三策智庫)

 

作者/張捷(中信改革發展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美國要實現雙產業鏈的博弈優勢,維持其各方面霸權,必然是同時要與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的原油和中國的5G科技兩線作戰,而且必然是兩個方面都不能輸才可以,中國的「一帶一路」是極為重要的戰場。--

 

川普發布行政令「封殺」華為,是舉國之力對付一個中國企業,而且這個國家還是全球霸權國家。這次,美國不再披著自由貿易和法制的羊皮,而是轉以要挾手段試圖讓更多公司加入美國陣營,結果讓中國更多的企業看清了美國的面目。中興與華為事件表明,中國企業要完善建成獨立的產業鏈,而不是融入美國主導的全球產業鏈當中,而中國作為製造大國的獨立性,必然造成原來的產業鏈斷裂,演變成中美兩條產業鏈各自運行的局面。中國的「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就是往產業鏈分化的方向邁出實質性的一步。

 

全球產業鏈重置 中美分庭抗禮

 

在全球化僅有一條產業鏈的情況下,美國是主角,這條產業鏈當然是用美元結算。國際結算體系依賴產業鏈運作,這就是為何歐盟和日本的貨幣處於低點位置。試想,如果今後全球貿易大變天,形成中美兩條產業鏈,那麼人民幣將成為其中一整條產業鏈的結算貨幣,這恐怕意味著美國金融霸主地位的終結。

 

當年冷戰美蘇對抗,其實蘇聯的產業鏈體系裡面,也有一隻金盧布體系,美國則是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結果在黃金國際匯兌本位制解體的時候,美國控制了石油經濟,蘇聯卻沒有抓住機會,金盧布體系的破裂,直接造成蘇聯經濟崩潰,繼而失去霸權地位。

 

在全球分工產業鏈中提供結算貨幣,將在供應鏈內部產生相應的供應鏈金融和供應鏈信用。這意味著在信用體系中,供應鏈取代原黃金商品,在產業鏈內部震盪。拿石油經濟舉例,石油作為國家發展的必備資源,是產業鏈中的「香餑餑」,而美元與石油掛鉤之後,石油用美元結算,導致在整個產業鏈中交易都要依賴美元。

 

美元成為了不同國家間貨物交易的貨幣。儘管二戰後以美元和黃金為中心的布列敦體系崩盤,但供應鏈綁定了美元,美國從最大的債權國變成了最大的債務國,繼續利用金融擴張輸出美元,美蘇冷戰的差距就此拉開,這也抵消了此後美國高科技發展的支出成本。

 

這與今天中美貿易戰的事態發展息息相關。如果今後局面由全球化的單一產業鏈變成中美各自主導自己的產業鏈,兩個產業鏈在國際市場上必然處於競爭的狀態。

 

科技之爭成為中美新焦點

 

競爭要素有很多,很多人把勞動力便宜當作中國的競爭優勢,不過這同時也意味著得到的報酬大幅減少。從這一點來看,美國人是希望中國勞動力便宜的,而他們自己勞動力非常貴,如果兩國競爭中,中國人口的勞動力成本總數能與美國勞動力總收入有可比性,中國人均收入就能趕超美國了。可是現實是中國勞動力成本低,收入少,美國卻能利用技術優勢抵消掉勞動力成本的差額。

 

過去美國這樣做很有效,那麽在未來的國際高新技術的博弈當中,命運又會如何?我認爲,美方產業鏈想要繼續維持其遠高於中國勞動力的收入,必須是利用科技領先這一優勢;中國要再收入增長,也必須是改變科技受制於人的狀態,必然是以舉國之力投資未來的高科技。科技之爭成為中美國家閒新的焦點。 

 

新的技術革命,需要耗費巨大的投資成本,這樣的成本國家如何承擔和消化?關鍵就是有多少人能夠攤銷這個成本,新技術產品的價格由攤銷人群的分母決定。 

 

蘇聯的失敗在於攤銷成本在「華沙體系」下只有不到五億人,而美國的「北大西洋體系」是10億人。以前中國是蘇聯體系,後來中蘇交惡,中國開始獨立,約有10億人規模;但在改革開放過程中中美合作,讓西方的體系加倍變成了20億人,情況就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所以中國當年與美國的三個聯合公報,是中美共贏: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同時中國的消費市場攤銷了美國產品的成本。結合當年的科技革命來看,美國獲利主要在開展半導體革命和確認摩爾定律兩件大事,反觀摔下的蘇聯,產業鏈中沒有半導體等相關資訊產業的一絲蹤跡,後面追趕的成本已經無法攤銷,蘇聯自然從兩個超級大國對抗當中倒下。

5G科技背後代表通訊和網路的未來。(圖/翻攝自三策智庫)

現在的5G,就是又一次的產業革命,人要從有線時代到無線時代了,只要中國的產業趕超上來,就將面臨與美國產業鏈激烈競爭。5G科技背後代表通訊和網路的未來,世界各國都很重視。華為和其他公司都投入巨資,資料顯示5G的專利數中國占比50%以後,美國將無法收取中國的專利費,而且美國主導的西方產業鏈的勞動力成本還要高,怎麼樣能夠彌補差額?

 

美國唯一的希望是能夠多攤銷、攤薄技術成本,但論及雙方攤銷的狀態,差距卻有幾倍。攤銷攤薄是按照人頭分母算,中國13億人對美國三億人,或者就整個西方體系來看,是美國等發達國家10億人對應中國加非洲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等30億人,在這個局面下,勞動力成本人均收入西方是中國以及合作者的幾倍,差距之大幾乎構不成競爭。西方搞貿易保護收百分之幾百的關稅都沒有用,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為何猴急採取那些下三濫的手段。

華為示意圖。(圖/翻攝自三策智庫)

 

作者/張捷(中信改革發展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美國要實現雙產業鏈的博弈優勢,維持其各方面霸權,必然是同時要與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的原油和中國的5G科技兩線作戰,而且必然是兩個方面都不能輸才可以,中國的「一帶一路」是極為重要的戰場。--

 

川普發布行政令「封殺」華為,是舉國之力對付一個中國企業,而且這個國家還是全球霸權國家。這次,美國不再披著自由貿易和法制的羊皮,而是轉以要挾手段試圖讓更多公司加入美國陣營,結果讓中國更多的企業看清了美國的面目。中興與華為事件表明,中國企業要完善建成獨立的產業鏈,而不是融入美國主導的全球產業鏈當中,而中國作為製造大國的獨立性,必然造成原來的產業鏈斷裂,演變成中美兩條產業鏈各自運行的局面。中國的「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就是往產業鏈分化的方向邁出實質性的一步。

 

全球產業鏈重置 中美分庭抗禮

 

在全球化僅有一條產業鏈的情況下,美國是主角,這條產業鏈當然是用美元結算。國際結算體系依賴產業鏈運作,這就是為何歐盟和日本的貨幣處於低點位置。試想,如果今後全球貿易大變天,形成中美兩條產業鏈,那麼人民幣將成為其中一整條產業鏈的結算貨幣,這恐怕意味著美國金融霸主地位的終結。

 

當年冷戰美蘇對抗,其實蘇聯的產業鏈體系裡面,也有一隻金盧布體系,美國則是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結果在黃金國際匯兌本位制解體的時候,美國控制了石油經濟,蘇聯卻沒有抓住機會,金盧布體系的破裂,直接造成蘇聯經濟崩潰,繼而失去霸權地位。

 

在全球分工產業鏈中提供結算貨幣,將在供應鏈內部產生相應的供應鏈金融和供應鏈信用。這意味著在信用體系中,供應鏈取代原黃金商品,在產業鏈內部震盪。拿石油經濟舉例,石油作為國家發展的必備資源,是產業鏈中的「香餑餑」,而美元與石油掛鉤之後,石油用美元結算,導致在整個產業鏈中交易都要依賴美元。

 

美元成為了不同國家間貨物交易的貨幣。儘管二戰後以美元和黃金為中心的布列敦體系崩盤,但供應鏈綁定了美元,美國從最大的債權國變成了最大的債務國,繼續利用金融擴張輸出美元,美蘇冷戰的差距就此拉開,這也抵消了此後美國高科技發展的支出成本。

 

這與今天中美貿易戰的事態發展息息相關。如果今後局面由全球化的單一產業鏈變成中美各自主導自己的產業鏈,兩個產業鏈在國際市場上必然處於競爭的狀態。

 

科技之爭成為中美新焦點

 

競爭要素有很多,很多人把勞動力便宜當作中國的競爭優勢,不過這同時也意味著得到的報酬大幅減少。從這一點來看,美國人是希望中國勞動力便宜的,而他們自己勞動力非常貴,如果兩國競爭中,中國人口的勞動力成本總數能與美國勞動力總收入有可比性,中國人均收入就能趕超美國了。可是現實是中國勞動力成本低,收入少,美國卻能利用技術優勢抵消掉勞動力成本的差額。

 

過去美國這樣做很有效,那麽在未來的國際高新技術的博弈當中,命運又會如何?我認爲,美方產業鏈想要繼續維持其遠高於中國勞動力的收入,必須是利用科技領先這一優勢;中國要再收入增長,也必須是改變科技受制於人的狀態,必然是以舉國之力投資未來的高科技。科技之爭成為中美國家閒新的焦點。 

 

新的技術革命,需要耗費巨大的投資成本,這樣的成本國家如何承擔和消化?關鍵就是有多少人能夠攤銷這個成本,新技術產品的價格由攤銷人群的分母決定。 

 

蘇聯的失敗在於攤銷成本在「華沙體系」下只有不到五億人,而美國的「北大西洋體系」是10億人。以前中國是蘇聯體系,後來中蘇交惡,中國開始獨立,約有10億人規模;但在改革開放過程中中美合作,讓西方的體系加倍變成了20億人,情況就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所以中國當年與美國的三個聯合公報,是中美共贏: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同時中國的消費市場攤銷了美國產品的成本。結合當年的科技革命來看,美國獲利主要在開展半導體革命和確認摩爾定律兩件大事,反觀摔下的蘇聯,產業鏈中沒有半導體等相關資訊產業的一絲蹤跡,後面追趕的成本已經無法攤銷,蘇聯自然從兩個超級大國對抗當中倒下。

5G科技背後代表通訊和網路的未來。(圖/翻攝自三策智庫)

現在的5G,就是又一次的產業革命,人要從有線時代到無線時代了,只要中國的產業趕超上來,就將面臨與美國產業鏈激烈競爭。5G科技背後代表通訊和網路的未來,世界各國都很重視。華為和其他公司都投入巨資,資料顯示5G的專利數中國占比50%以後,美國將無法收取中國的專利費,而且美國主導的西方產業鏈的勞動力成本還要高,怎麼樣能夠彌補差額?

 

美國唯一的希望是能夠多攤銷、攤薄技術成本,但論及雙方攤銷的狀態,差距卻有幾倍。攤銷攤薄是按照人頭分母算,中國13億人對美國三億人,或者就整個西方體系來看,是美國等發達國家10億人對應中國加非洲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等30億人,在這個局面下,勞動力成本人均收入西方是中國以及合作者的幾倍,差距之大幾乎構不成競爭。西方搞貿易保護收百分之幾百的關稅都沒有用,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為何猴急採取那些下三濫的手段。

[PAGE_BAR]

資源和能源是中美博弈的關鍵

 

產業鏈的競爭,還有一個關鍵是資源和能源是否足夠。中國鋼鐵產量接近全球一半,鐵礦石缺口大但自產也多;中國的粘土、水泥和混凝土在全球則佔有更大優勢。最主要的是能源,2018年中國全年能源消費總量46.4億噸標準煤。

 

而中國發電量已經比美國多50%以上,事實上發電量相當於美國、日本、俄羅斯三國的總和。而且中國的工業用電,已經與全部OECD國家的總和相當,相當於美國的幾倍,這個是中國主導獨立產業鏈的保障。但中國也有短板——石油,中國的石油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已經上漲到70%以上,怎樣能夠在美國金融體系之外保障中國的石油供應才是問題關鍵。明白了這個,就明白了為何石油行業領導要說,「中國要做好短期石油斷供準備,應在15年內實現能源基本自給。」

 

 我們不能簡單說上海原油期貨人民幣結算的交易量已達多少就判定中國打破了   美元在石油上面的壟斷地位。石油交易美元計價還是人民幣計價,差別是誰主導匯率風險,在現代金融體系,匯率風險是可以通過金融衍生品對沖的。問題的實質是要回到貨幣本質上來,要成為貨幣,就是市場比其他商品更願意持有它,用它可以交換各種商品。

 

中國產業鏈需要取得優勢,必然走金融擴張這條路。 

 

比方說,拿商品未必能夠換到錢,因為銷售有很大風險;但你拿錢肯定可以買到商品。當美元成為國家間貨物交易幣種,能夠買到石油,這意味著法律上保障美元的信用高於石油,而賣其他商品的國家,需要購買石油就必須樂意收美元,而且石油不好儲備時,就可以儲備美元,拿著美元就可以買到所有商品。前文提到過,布列敦森林體系破裂,那時恰逢全球石油危機,石油最緊俏,美國就通過軍力讓沙特收美元賣出石油。可人民幣買不到石油,我們是四處求人買油的不是賣油的,石油依賴是中國的軟肋。美國出口石油其實是加強美元霸權,由此看來,中國很多經濟學家是犯了南轅北轍的錯誤的。

 

如果持有這一種貨幣的意願為零,就算貨幣的總量不變,價格也可以無限大。黃金能夠成為貨幣的關鍵是黃金可以兌換所有產品;而在現代社會中,石油可以兌換所有商品。之前紙幣能夠兌換黃金,所以能夠買所有商品;現在石油比黃金難於貯藏,美元綁定石油,就替代了當年各國貯藏的黃金,形成「新重商主義」。

 

「一帶一路」是中美雙產業鏈博弈的主戰場

 

「一帶一路」是中美雙產業鏈博弈的主戰場。(圖/翻攝自/翻攝自三策智庫)

其他國家持有人民幣的意願等同於買到中國產的商品和服務的意願。目前中國在世界上的拳頭商品是基建,未來更多的將是5G通訊服務。中國「一帶一路」合作的國家會持有人民幣,也會接受你人民幣付款而買到商品,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收的人民幣可以換中國貸款和買中國提供的商品。

 

而「一帶一路」沿線的相關國家也要買石油,他們是否一定要從美國及其盟友沙特等國去買石油,此問題也與產油國是否使用中國的5G和基建服務,有無人民幣需求,美國是否能夠通過軍事霸權建立石油市場的美元壟斷有關。因此,賣油的俄羅斯、伊朗和委內瑞拉等幾個國家就非常關鍵。為何美國兩線作戰,與中國爭端升級的同時,制裁俄羅斯、圍攻伊朗、顛覆委內瑞拉政權,還深度介入敘利亞不放棄,原因就在於此。

 

以前在美元霸權時代,蘇聯不賣油,伊朗、利比亞、伊拉克被制裁,委內瑞拉的油價格成本高,蘇聯的運輸和成本同國際相比,又沒有競爭力,因此沙特份額巨大主導全球市場。現在的油價又是另外的格局,所以美國一定要出口石油並且支持沙特等海灣國家。

 

因此我們可以看出:美國要實現雙產業鏈的博弈優勢,維持其貿易、金融、科技的霸權,必然是同時要與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的原油和中國的5G科技兩線作戰,而且必然是兩個方面都不能輸才可以,中國的「一帶一路」是極為重要的戰場。

 

但美國面臨兩線作戰的局面,因此壓力比中國大得多。如果美國這一輪競爭輸掉,以後雙產業鏈的未來一定是勝利者兼併失敗者,失敗者失去主導地位,緊接著美國的西方產業會崩塌。同樣,如果中國科技競爭失敗,在國際上被封鎖圍堵,又必須依賴石油進口的話,那中國會與東南亞那些受西方剝削的國家命運相同,甚至退回到改革開放以前。

 

產業鏈分裂之後,二者之間是一個誰也不能輸、不能後退的競爭,而且競爭是長期化的。就如當年美蘇競爭,是30年以上的概念,需要中國兩代人的努力,但看清推演的戰略發展方向,時間就可能站在我們這一邊。

 

現在中國在5G上已經具備優勢,在有關石油貿易競爭的敘利亞戰場中,美國也非常被動,無法打敗俄羅斯、伊朗和委內瑞拉,兩線都不是優勢。但美國還要兩線作戰,中國其實是具有一定的戰略主動,而不像輿論場和戰術層面上表現的那麼被動,也絕對不可以被美國及其代理人誘降妥協。面對美國「色厲內荏」的壓迫,中國需要的是信心,這份信心應當來自於廟算清晰的推演。

註:原文由三策智庫授權轉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