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美伊衝突!風雨欲來?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美伊衝突!風雨欲來?
2019-07-02 07:00:00
A+
A
A-

美國總統川普。(圖/翻攝自川普臉書)

 

作者/程富陽

今年6月20日,因美國一架RQ-4無人機,被伊朗以「入侵領空」為由擊落;「中東衝突」的議題,似乎繼前一陣子「北韓核武」問題後,也擠上了國際舞台的檯面上來;雖說就在美國總統川普,準備發動攻擊伊朗的前一刻,聽取了國安顧問的意見而停止了該項「攻擊命令」;但川普還是難抑大國高傲受損的憤怒,在6月24日宣佈了對伊朗實施新一波「強硬的」經濟制裁。

但令人噴飯的是,川普總統竟把目前伊朗的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Sayyid Ali Khamenei),錯當成了在1979年伊國境內,發動一場「伊斯蘭革命」,進而挾持「美國大使館人質」長達444天的阿亞圖拉•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雖說起因於其兩者姓氏發音類似,但此等重大口誤烏龍,出自堂堂大國的美國總統嘴巴,還是不免泛生了「錯把馮京當馬涼」的國際笑話。

事實上,自19世紀初期的國際地緣界隔,係以當時「日不落帝國」的英國倫敦為中心,來作區分的;跨越歐洲靠近倫敦較近一點的,如巴爾幹半島的土耳其,就稱為「近東」;再遠一點,如伊拉克、伊朗、敘利亞、黎巴嫩、北非濱地中海的國家,及整個阿拉伯半島,就稱呼「中東」;至於更遠的,從中國大陸直到太平洋等國家,如「臺灣」,只好委屈一點,權被喚作「遠東」了。

從二十世紀60年代,走親美路線的伊朗國王巴勒維(Shah Mohammad Reza Pahlavi),在其全力配合美國中東政策路線,而施行的「白色革命」失敗後,於1979年遭到宗教領袖何梅尼的驅逐,並由其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共和國政權;從此,「美伊關係」就像中國詩詞中那:「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燕南歸。」的描述,往者已矣!各有所歸了。

其實,自2005年主張對美國採取強硬立場,經常語出:「以色列的存在是對人類尊嚴的侮辱,誓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美總統布希應作為戰爭犯出庭受審」,「我們未來將繼續羞辱你們(美國)」等狂語的前伊朗總統賈內德(Mahmoud Ahmadi-Nejad),於2017年的國內角逐總統連任失利,進而被捕入獄後;相對於繼任的現任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還是目前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都是修復「美伊關係」的最好時機。

但歷史的推演,似乎永遠比不上國際現勢驟變的速度;就在「美伊」兩國可能邁向歷史友誼新高點的時刻,2017年甫上台的新任美國總統川普,竟翻書般「昨是今非」的推翻前朝外交政策方向;「美伊關係」迅速重返昔日的對峙型態,美國考慮再度將「恐怖軸心國」的名號冠上伊朗的頭上;美國並宣布將「林肯號航母打集群」部署中東,以制約伊朗動向。  

而這一切的國際現象急遽變化,雖有其各自國際專家的解讀評析;但不可忽視的是,伊朗似乎相當程度附和著中國大陸習近平,於2003年大力推動的「一帶一路」倡議;而這個原因,也暗藏牽動著這個「美伊關係」的未來。

是否,伊朗將猶若兩岸關係的臺灣,成為「美中貿易大戰」中的棋子;是否,伊朗將成為中東配合大陸「一代一路」領頭羊,而需付出重大代價;也許目前,我們尚不敢妄然論定,但我們似乎已隱約感受到唐朝詩人許渾在《咸陽城東樓》一詩中那:「溪雲初起日沈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氛圍;不知,您是否也聞到那股戰爭衝突前,血腥殺伐的「味道」了沒?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美國總統川普。(圖/翻攝自川普臉書)

 

作者/程富陽

今年6月20日,因美國一架RQ-4無人機,被伊朗以「入侵領空」為由擊落;「中東衝突」的議題,似乎繼前一陣子「北韓核武」問題後,也擠上了國際舞台的檯面上來;雖說就在美國總統川普,準備發動攻擊伊朗的前一刻,聽取了國安顧問的意見而停止了該項「攻擊命令」;但川普還是難抑大國高傲受損的憤怒,在6月24日宣佈了對伊朗實施新一波「強硬的」經濟制裁。

但令人噴飯的是,川普總統竟把目前伊朗的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Sayyid Ali Khamenei),錯當成了在1979年伊國境內,發動一場「伊斯蘭革命」,進而挾持「美國大使館人質」長達444天的阿亞圖拉•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雖說起因於其兩者姓氏發音類似,但此等重大口誤烏龍,出自堂堂大國的美國總統嘴巴,還是不免泛生了「錯把馮京當馬涼」的國際笑話。

事實上,自19世紀初期的國際地緣界隔,係以當時「日不落帝國」的英國倫敦為中心,來作區分的;跨越歐洲靠近倫敦較近一點的,如巴爾幹半島的土耳其,就稱為「近東」;再遠一點,如伊拉克、伊朗、敘利亞、黎巴嫩、北非濱地中海的國家,及整個阿拉伯半島,就稱呼「中東」;至於更遠的,從中國大陸直到太平洋等國家,如「臺灣」,只好委屈一點,權被喚作「遠東」了。

從二十世紀60年代,走親美路線的伊朗國王巴勒維(Shah Mohammad Reza Pahlavi),在其全力配合美國中東政策路線,而施行的「白色革命」失敗後,於1979年遭到宗教領袖何梅尼的驅逐,並由其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共和國政權;從此,「美伊關係」就像中國詩詞中那:「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燕南歸。」的描述,往者已矣!各有所歸了。

其實,自2005年主張對美國採取強硬立場,經常語出:「以色列的存在是對人類尊嚴的侮辱,誓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美總統布希應作為戰爭犯出庭受審」,「我們未來將繼續羞辱你們(美國)」等狂語的前伊朗總統賈內德(Mahmoud Ahmadi-Nejad),於2017年的國內角逐總統連任失利,進而被捕入獄後;相對於繼任的現任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還是目前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都是修復「美伊關係」的最好時機。

但歷史的推演,似乎永遠比不上國際現勢驟變的速度;就在「美伊」兩國可能邁向歷史友誼新高點的時刻,2017年甫上台的新任美國總統川普,竟翻書般「昨是今非」的推翻前朝外交政策方向;「美伊關係」迅速重返昔日的對峙型態,美國考慮再度將「恐怖軸心國」的名號冠上伊朗的頭上;美國並宣布將「林肯號航母打集群」部署中東,以制約伊朗動向。  

而這一切的國際現象急遽變化,雖有其各自國際專家的解讀評析;但不可忽視的是,伊朗似乎相當程度附和著中國大陸習近平,於2003年大力推動的「一帶一路」倡議;而這個原因,也暗藏牽動著這個「美伊關係」的未來。

是否,伊朗將猶若兩岸關係的臺灣,成為「美中貿易大戰」中的棋子;是否,伊朗將成為中東配合大陸「一代一路」領頭羊,而需付出重大代價;也許目前,我們尚不敢妄然論定,但我們似乎已隱約感受到唐朝詩人許渾在《咸陽城東樓》一詩中那:「溪雲初起日沈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氛圍;不知,您是否也聞到那股戰爭衝突前,血腥殺伐的「味道」了沒?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