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瑞》我與美洲中時的倏起倏滅(十)—不變應萬變 讓台灣不致絕跡國際組織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周天瑞》我與美洲中時的倏起倏滅(十)—不變應萬變 讓台灣不致絕跡國際組織
2019-06-28 07:00:00
A+
A
A-

美洲中時做為要在海外爭取人心的報紙,勢必要褪去特定時代的政治符號與政治色彩,因此在開報之初就進行過多次討論。(圖/作者周天瑞提供)

 

《寫在前面》

以下是我的一段人生故事,講述我和「美洲中國時報」之間痛徹心扉的點點滴滴。

 

1984年11月12日(美國時間11月11日),正當美洲中時辦得風生水起、叱吒風雲的時候,突然宣告停刊。這個被稱為「雙十一事件」的消息,唯「震動天下」足以形容。

 

這是一份在美國辦的華文報紙,雖然與台灣相距遙遠,在台灣也少有人讀過它,但在這一天,台灣與全世界的中國人,特別是美加地區華人,以及美國主流媒體,都同受震撼,同聲嘆惜。

 

一代報人余紀忠先生在高度保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並極富政治意味地宣告 : 壯士斷腕,關報 !

 

究竟怎麼回事?為時僅兩年兩個月零十一天,它就走入了歷史,為什麼?從事發第一天起,這一直是大家心頭的疑問。

 

我自始參與了它的創辦,也是「被關報」的總編輯,與它有着血肉相連,汗淚交織的關係。這個問題好像祇有我能回答。其實,我仍未必是最有資格的解謎人,也不願用過於簡單的方式輕率答覆;不過,事隔34年,透過回憶錄的記實,追述那個時期的真相,好像起碼是我應該做的一件事。

 

話雖如此,若不是朱奔野牧師的經年叮囑,健壯、鴻仁的一再催促,恐怕也不會就此結束拖延,停止躊躇。現在,隨着序幕的掀開,就請你耐着性子看下去吧,關於這個問題的大哉問,答案大概就在其中了。

 

「美洲中國時報」是至今最好的中文報紙,行文這篇系列,既是追述,更是追念。

 

                                                 ********

儘管蒙上不祥之感,且知處境之複雜非僅外在,但工作還是要積極推動。美洲中時面臨最大的關卡——奧運新聞,就在眼前了。

 

1984年的第23屆國際奥運,7月28日到8月12日在美國洛杉機舉行,是全球華人的大事。

 

這一年,中華民國自參賽名稱受到國際杯葛,連續兩屆被摒於門外以來,第一次以「中華台北」為名重返奧運。中華人民共和國則取代了1972年以前常年由中華民國為代表的地位,終得繼1952年之後再度以「中國」之名參加奧運。

 

也就是說,台海兩岸中國人自分裂以後,30多年來將第一次共同出現在國際場合,並將同場競技。

 

在進入美洲中時奧運新聞報導這個主題之前,容我先簡述一下二戰後中國與奧運的關係。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台灣回歸中國,1948年以中華民國為内涵的「中國」奥運代表團參加了倫敦奥運。這是兩岸首次在統一狀態下參加的奧運,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

 

為了奧運,自視為代表全中國的中華民國可謂歷盡滄桑。先是力爭中國代表權,後是力爭奥運參賽權。

1950年國民政府退居台灣,國際奧會從1952年起就沒給台灣好日子過,原因是台灣扛着「中華民國」這塊牌子,而「中華奧會」的實際範圍遠不足涵蓋整個中國,故遭除名;但中華民國又因是聯合國會員國,不甘遭除,旋即改以「中華民國奧會」重新入會。因此每隔四年台灣都要為了代表中國的「中國代表權」問題,在國際間頑强地進行一番折衝撙俎,備極辛苦,形成以下的待遇 :

 

1952年,赫爾辛基奥運,中華民國因「漢賊不兩立」,退賽。中共代表中國。

 

1956年,墨爾本奥運,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台北不出,中國不入」,退賽。國府代表中國。

 

1960年,羅馬奧運,國際奥會正式剝奪中華民國的「中國」名義,限制必須以「台灣」為名,中華民國代表在開幕典禮中手持「抗議中」白布條,走在「台灣」名牌後面進場。

 

1964年,東京奧運及1968年墨西哥奧運,國際奧會與中華奧會各自表述,台灣勉強維持了代表中國的局面。

 

1972年,慕尼黑奧運,台灣贏得一次外交勝利,獲得國際奥會正式通過,以「中華民國」名義參賽。這是歷史上的最後一次。

 

從1971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後,「中華民國」在奧運會就再也不能矇混過關了;加以,1979年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美國給予中華民國退出歷史舞台的壓力,更如雪上加霜。以致 :

 

1976年蒙特婁奧運,加拿大因已與中共建交,力主中華民國代表團必須改稱「台灣」,否則不發入境簽證。行政院長蔣經國堅拒妥協,代表團在運動健將楊傳廣等人率領下,全體撤返台灣。

 

1980年莫斯科奥運,美國抵制蘇聯侵略阿富汗,發動64個國家集體杯葛,拒不參賽,台灣亦在其中。事實上台灣因美國牽就中國大陸導致會籍未決,竟首度沒有獲得邀請,但在國際事件掩護下,算是躲過一次明顯的尷尬。

 

中國代表權的身份一去不復返,接下來便要如何為參加奧運而戰了。改弦更張是大勢所趨,否則台灣將再也不得其門而入。

 

用國家名稱參賽

 

依照奥林匹克憲章規定,參賽國必須是國家名稱,也必須使用國旗國歌。中華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國際間雖也有人主張北京中華奥會、台北中華奧會並存,但不到半年就被推翻,79年的名古屋決議進一步要求台北中華奧會必須改名,並且要另定旗歌報核。

 

由於名古屋決議與當時的奥林匹克憲章明顯不合,79年底國際奧會委員徐亨與中華奧會主席沈家銘便一狀告到瑞士洛桑(國際奥會總部所在地)地方法院,指控國際奧會違憲。結果國際奧會敗訴,並須支付開庭費及補償原告所有訴訟開銷。

 

不過,由此促使了80年國際奥會修改憲章,把原來規定各參賽單位從「國家名稱」改為「代表團」(deIegation),且可以不使用國旗國歌,改用代表團的旗歌。

 

這個修改,為「中華民國」這個被認為不存在了的國家名稱解了套,也以「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這個台灣奧會的組織新名詞,出現了Chinese Taipei 這個台灣代號,「中華台北」便應運而生了。也就是說,不管中華民國是不是個國家,祇要「中華台北」被認為是奧運代表團,便享有奧運參賽者的一切權利。

 

但這個安排還要能獲得國際人士與台北政壇認可才成。新任國際奧會主席薩瑪蘭奇與徐亨為此多次會商及分別奔走,中華奧會與國際奧會終於在1981年3月23日簽訂了協議書,完成了台灣重返國際奧運的法律基礎。

 

美洲中時做為要在海外爭取人心的報紙,勢必要褪去特定時代的政治符號與政治色彩,因此在開報之初就進行過多次討論。(圖/作者周天瑞提供)

 

《寫在前面》

以下是我的一段人生故事,講述我和「美洲中國時報」之間痛徹心扉的點點滴滴。

 

1984年11月12日(美國時間11月11日),正當美洲中時辦得風生水起、叱吒風雲的時候,突然宣告停刊。這個被稱為「雙十一事件」的消息,唯「震動天下」足以形容。

 

這是一份在美國辦的華文報紙,雖然與台灣相距遙遠,在台灣也少有人讀過它,但在這一天,台灣與全世界的中國人,特別是美加地區華人,以及美國主流媒體,都同受震撼,同聲嘆惜。

 

一代報人余紀忠先生在高度保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並極富政治意味地宣告 : 壯士斷腕,關報 !

 

究竟怎麼回事?為時僅兩年兩個月零十一天,它就走入了歷史,為什麼?從事發第一天起,這一直是大家心頭的疑問。

 

我自始參與了它的創辦,也是「被關報」的總編輯,與它有着血肉相連,汗淚交織的關係。這個問題好像祇有我能回答。其實,我仍未必是最有資格的解謎人,也不願用過於簡單的方式輕率答覆;不過,事隔34年,透過回憶錄的記實,追述那個時期的真相,好像起碼是我應該做的一件事。

 

話雖如此,若不是朱奔野牧師的經年叮囑,健壯、鴻仁的一再催促,恐怕也不會就此結束拖延,停止躊躇。現在,隨着序幕的掀開,就請你耐着性子看下去吧,關於這個問題的大哉問,答案大概就在其中了。

 

「美洲中國時報」是至今最好的中文報紙,行文這篇系列,既是追述,更是追念。

 

                                                 ********

儘管蒙上不祥之感,且知處境之複雜非僅外在,但工作還是要積極推動。美洲中時面臨最大的關卡——奧運新聞,就在眼前了。

 

1984年的第23屆國際奥運,7月28日到8月12日在美國洛杉機舉行,是全球華人的大事。

 

這一年,中華民國自參賽名稱受到國際杯葛,連續兩屆被摒於門外以來,第一次以「中華台北」為名重返奧運。中華人民共和國則取代了1972年以前常年由中華民國為代表的地位,終得繼1952年之後再度以「中國」之名參加奧運。

 

也就是說,台海兩岸中國人自分裂以後,30多年來將第一次共同出現在國際場合,並將同場競技。

 

在進入美洲中時奧運新聞報導這個主題之前,容我先簡述一下二戰後中國與奧運的關係。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台灣回歸中國,1948年以中華民國為内涵的「中國」奥運代表團參加了倫敦奥運。這是兩岸首次在統一狀態下參加的奧運,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

 

為了奧運,自視為代表全中國的中華民國可謂歷盡滄桑。先是力爭中國代表權,後是力爭奥運參賽權。

1950年國民政府退居台灣,國際奧會從1952年起就沒給台灣好日子過,原因是台灣扛着「中華民國」這塊牌子,而「中華奧會」的實際範圍遠不足涵蓋整個中國,故遭除名;但中華民國又因是聯合國會員國,不甘遭除,旋即改以「中華民國奧會」重新入會。因此每隔四年台灣都要為了代表中國的「中國代表權」問題,在國際間頑强地進行一番折衝撙俎,備極辛苦,形成以下的待遇 :

 

1952年,赫爾辛基奥運,中華民國因「漢賊不兩立」,退賽。中共代表中國。

 

1956年,墨爾本奥運,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台北不出,中國不入」,退賽。國府代表中國。

 

1960年,羅馬奧運,國際奥會正式剝奪中華民國的「中國」名義,限制必須以「台灣」為名,中華民國代表在開幕典禮中手持「抗議中」白布條,走在「台灣」名牌後面進場。

 

1964年,東京奧運及1968年墨西哥奧運,國際奧會與中華奧會各自表述,台灣勉強維持了代表中國的局面。

 

1972年,慕尼黑奧運,台灣贏得一次外交勝利,獲得國際奥會正式通過,以「中華民國」名義參賽。這是歷史上的最後一次。

 

從1971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後,「中華民國」在奧運會就再也不能矇混過關了;加以,1979年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美國給予中華民國退出歷史舞台的壓力,更如雪上加霜。以致 :

 

1976年蒙特婁奧運,加拿大因已與中共建交,力主中華民國代表團必須改稱「台灣」,否則不發入境簽證。行政院長蔣經國堅拒妥協,代表團在運動健將楊傳廣等人率領下,全體撤返台灣。

 

1980年莫斯科奥運,美國抵制蘇聯侵略阿富汗,發動64個國家集體杯葛,拒不參賽,台灣亦在其中。事實上台灣因美國牽就中國大陸導致會籍未決,竟首度沒有獲得邀請,但在國際事件掩護下,算是躲過一次明顯的尷尬。

 

中國代表權的身份一去不復返,接下來便要如何為參加奧運而戰了。改弦更張是大勢所趨,否則台灣將再也不得其門而入。

 

用國家名稱參賽

 

依照奥林匹克憲章規定,參賽國必須是國家名稱,也必須使用國旗國歌。中華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國際間雖也有人主張北京中華奥會、台北中華奧會並存,但不到半年就被推翻,79年的名古屋決議進一步要求台北中華奧會必須改名,並且要另定旗歌報核。

 

由於名古屋決議與當時的奥林匹克憲章明顯不合,79年底國際奧會委員徐亨與中華奧會主席沈家銘便一狀告到瑞士洛桑(國際奥會總部所在地)地方法院,指控國際奧會違憲。結果國際奧會敗訴,並須支付開庭費及補償原告所有訴訟開銷。

 

不過,由此促使了80年國際奥會修改憲章,把原來規定各參賽單位從「國家名稱」改為「代表團」(deIegation),且可以不使用國旗國歌,改用代表團的旗歌。

 

這個修改,為「中華民國」這個被認為不存在了的國家名稱解了套,也以「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這個台灣奧會的組織新名詞,出現了Chinese Taipei 這個台灣代號,「中華台北」便應運而生了。也就是說,不管中華民國是不是個國家,祇要「中華台北」被認為是奧運代表團,便享有奧運參賽者的一切權利。

 

但這個安排還要能獲得國際人士與台北政壇認可才成。新任國際奧會主席薩瑪蘭奇與徐亨為此多次會商及分別奔走,中華奧會與國際奧會終於在1981年3月23日簽訂了協議書,完成了台灣重返國際奧運的法律基礎。

 

[PAGE_BAR]

洛桑協議

 

直到洛城奥運開賽前,83年,中華奧會還在向國際奧會爭取使用中華民國國歌為代表團團歌,但為國際奧會嚴拒,最後只好以國旗歌送交出去,排除了重返奧運的最後一道障礙。至此,台灣確定了不會再代表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遂得以順理成章地代表中國參加奧運了。

 

這就是「洛桑協議」、「奧會模式」的背景。這套東西儘管充滿無奈與妥協,但得之不易,後來也被用在非體育的許多國際組織的參與上,讓台灣因「中華台北」之名而得以入會。

 

如今許多人對「中華台北」之名及其旗、歌不滿,但若將它抛棄,幾無可能即刻尋得與謀得替代之途。或許當年以「台灣奧會」為代表團之名,也可能為國際奧會所接受,但這不可能發生於當時以「一個中國」為概念的台灣執政當局,而今亦不可能實現於中國已臻世界第二大強國的國際現實。若為台灣的國際空間着想,以不變應萬變,恐怕才是讓台灣不致絕跡於國際組織的最佳選擇。1984年的洛城奥運就是它初試啼聲的開始。當年如此,今日亦然。意圖僥倖,必易生亂。

 

新聞用語禁忌

 

那個時代,兩岸之間還是形格勢禁,以台灣的新聞用語為例,仍然對中國大陸充滿禁忌。比如,不能稱其為「中國」,要名之為「共匪」,連稱為「中共」都可能受情治機關側目,疑為故示親善是何居心?至於報導的尺度,只能報其憂不能報其喜,否則有對中共抛媚眼之嫌,對中共領導更不能有一字之褒……。總之,因政治因素影響於新聞專業的有形無形束縛,多不勝數。

 

美洲中時做為要在海外爭取人心的報紙,勢必要褪去特定時代的政治符號與政治色彩,因此在開報之初就進行過多次討論。首先就摒除「匪」字,「共匪」、「毛匪」、「匪酋」、「匪黨」、「匪諜」、「匪軍」,不再使用。至於「中共」、「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些稱謂,美洲中時的作法是,本報自己的撰稿概稱「中共」或「中國大陸」,亦即不以國家待之,奉國府為「正朔」;但外電或來稿如何表述,則以忠於原作、不加改動為原則。而中國大陸的好好壞壞,皆以發生的事實為憑,本乎平實。當然,這樣的作法,台灣方面肯定有人是有看法的。

 

如今奧運新聞將至,必有大量的大陸消息要披露,且因大陸的體育實力可觀,也必有大量的奪牌消息要報導。這個新聞在那樣一個一方面面對形格勢禁,一方面顧及專業思維的時候,要怎麼處理?

 

美洲中時必須做出抉擇。

 

我們的思考是 :

 

奧運舉行的地點在美國洛杉磯,正是美洲中時發行美加全域的主要現場之一。毫無疑問,北美地區所有的華人,都將睜大著眼睛,看美洲中時怎麼報導這個眾所矚目的消息,怎麼處理可預料中國大陸將大舉奪得奧運獎牌、而台灣將相形失色的新聞。

 

在中華民國代表中國參加奧運的歷史上,只得過楊傳廣的男子十項銀牌及紀政的女子80公尺高欄銅牌,以致中國在奧運史上至今還是金牌處女地。由於中國大陸體育實力堅強,這次參賽,將是中國人尋求「零的突破」的機會,加以當時的蘇聯因報復美國對上屆莫斯科奧運的抵制而退賽,中國的金牌數亦會持續攀升。

 

1984年台海兩岸還處在敵對狀態,奧運新聞的内容勢將相當程度地彰顯大陸,自有其政治敏感性。

 

但這是一個新聞,是大家關心的新聞,是連續發生在華人身邊長達半個月的新聞。對於這樣的新聞,新聞媒體豈能矇眼蔽耳,公然偏頗、撒謊、隱匿、縮水?不僅不能,由於它具備了畫面豐富,内容跌宕的特質,在報導上、在版面上給予相匹配的安排,恐還是大眾傳播工具應為當為之事。

 

如若不然,美洲中時一年多來在讀者心目中建立的專業形象,將一夕摧毀;好不容易為台灣在美洲建立的信譽橋頭堡,也將為之土崩瓦解。此後,什麼「開明、理性、求進步;自由、民主、愛國家」,就都不必吹了,將會受到無情的質疑與挑戰。

 

換言之,這是身為來自台灣的媒體在海外進一步建立公信力的關鍵時刻,美洲中時無可逃避地要迎向這個時刻,在此時代交替之際,承擔起歷史的跨越。

 

作者介紹

周天瑞是戰後嬰兒潮世代最早進入台灣報界的人,也是最早闖出名號的人。上個世紀七O年代已是政治報導與評論之翹楚。

在建中時代他即矢志新聞工作,台大歷史系畢業後,自薦進入中國時報,深受余紀忠賞識。在余氏「換血」之人才與經營哲學下,他被選為時報世代交替的關鍵角色。

美洲中時停刋後,他於1987年自美返國與司馬文武、南方朔、胡鴻仁、王健壯創辦「新新聞」,雖歷經潮起潮落,周天瑞始終是影響「新新聞」的關鍵人物。

周天瑞曾有六年時間行走於其他媒體 ,先後負責環球電視、勁報等媒體之經營,其中尤以主持中央廣播電台為著,在央廣董事長三年任内完成國家廣播電台之歷史轉型及新時代任務方向之奠定。

他的每個階段都充滿「有所為有所不為」、「合則留,不合則去」、「用之則行,舍之則藏」的故事,是一位普受敬重的媒體前輩。

〈我與美洲中時的倏起倏滅〉是他新聞生涯的第一部回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