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話天下
華裔科學家 常遭美國懷疑忠誠
2019-05-30 18:30:00
A+
A
A-

李文和後來獲得160萬美金的冤獄賠償。(圖/翻攝自搜狐網站)

 

許多大陸和台灣的學生,懷抱夢想到美國深造,獲得一流大學的博士學位,卻因為不被美國社會信任,有人發展受到打壓,平凡過完一生,有些甚至被冤枉而入獄,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潘維提出他的親身觀察。

 

我在美國讀書時有個大陸去的室友,他讀材料學博士,是教育部最早的公派留學生之一,是位頂尖人才。

 

在美國前30年,他的家庭生活非常艱難,是那時少見的城市貧民。他父親靠拉板車養活妻子和六個孩子,孩子裡只有他一個念了大學。他赴美不久,就信了基督教,而且很快開始激烈批評那管理不善而且不信上帝的祖國。

 

他的博士論文研究陶瓷材料,那是最尖端的材料,可他畢業後卻長期找不到工作。尖端陶瓷材料的研究,用我們的話說是「保密行業」,不容外國人插足。儘管他不喜歡祖國,卻也無法通過美國政府的「安全檢查」(security clearance)。後來,他給一家小公司做實驗員,掙的是在大學裡當助教的工資,每小時不到十塊錢。再後來,他放棄了自己心愛的專業,轉行去做晶片工廠的質量檢查員,工資才隨著IT業水漲船高。那是種普通而平靜的美國生活,但他永遠不會成為陶瓷材料專家了。

 

作為美國名牌大學的材料學博士,他若回祖國研究陶瓷材料,沒有「安全檢查」的問題,可以成為我國最出色的陶瓷材料專家。

 

不是大陸人的華人又如何呢?

 

40年前的1964年,年輕的李文和先生離開了台灣,去美國讀博士學位。他很出色,畢業後在美國找到了工作,成為核專家,在美國能源部所屬的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工作,而且成了那裡受擁戴的精英科學家之一。那是美國最高級的實驗室了。

 

李先生認同美國,熱愛這個給了他機會和富足的新祖國。在這個新的祖國,他踢足球,喜歡野外活動,還是個好丈夫、好父親。他還經常參加學術交流活動,甚至在美國政府的支持下,來大陸做基礎科學的學術報告,進行學術交流。他是美國人,但畢竟也是中國人,希望在自己母國的文化圈裡獲得認同和尊敬,是人之常情。他的每次北京之行,還都和美國情報機構配合,肩負瞭解中國核專家和核研究進展的任務,每次返回美國都向情報機構彙報。還有報導說,他的夫人早就是美國情報機構的合作者。

 

然而,到了20世紀90年代後期,因為中國的快速崛起,美國右派掀起了反華浪潮,其中主要的指責之一是中國竊取了美國核武器的技術。美國情報機構斷定,中國顯然已經把核彈頭微型化,而中國人不可能發明這種技術,除非是從美國偷,可他們找不到中國偷竊技術的根據。於是,華裔核科學家李文和先生就成了美國情報機構邀功請賞的替罪羊。

 

李文和並不研究武器設計,但在1999年底,他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被捕了,而且立即被工作了20多年的實驗室開除,還喪失了退休金。美國聯邦調查局威脅說,如果他不「承認」為中國做間諜,就要像用電椅處死羅森伯格一樣處死他(1951年羅森伯格夫婦因向蘇聯提供美國核技術機密被捕,1953年被雙雙處死)。

 

李文和被關押在一個單獨的牢房,牢房沒有窗戶,燈永遠開著,夜裡也不會熄滅。他在牢裡也要戴上手銬和腳鐐,還經常挨餓。李文和自己感到,政府知道他不是間諜,無法接觸敏感信息,所以想逼他自殺,把案子坐實。因此他提前聲明,自己絶不會自殺。

 

新世紀更替的2000年元旦,他獨自一人在囚室度過。在被關押了九個多月之後,他終於被迫承認一些輕微的過錯,說明美國政府抓他有理,這樣才換取了出獄。他的「過錯」是什麼?就是把一些數據下載到個人電腦裡。那些數據是公共信息,絲毫沒有敏感性,只代表一個程序員的正常工作,實驗室裡人人都這麼做。

 

現在,李文和依然認同美國,他在個人網站上發起了簽名運動,期待美國總統向他道歉,期望美國政府向他道歉,從而賠償他失去工作的損失。然而,在新出版的自傳裡,他卻這樣寫道:「在被囚禁的無比孤寂的日子裡,我經常想,我也許犯下了人生中最大的錯誤,不該在1964年到美國攻讀博士學位,使自己淪落到了今天的局面。獄中面壁,我不得不得出一個慘痛的結論:無論多麼睿智,無論如何勤奮工作,像我一樣的亞裔,像我一樣的華裔,永遠不會被美國社會所接受,永遠是「外國人」。

 

是的,對美國而言,你李文和雖然是美國公民,卻是中國人。科學無國界,如果華裔科學家沒有祖國,他就痛苦如李文和先生,除非他不想成功,不想成為科學家。

著:原文出自瞭望智庫網站的書摘,內容摘錄自潘維寫的《士者弘毅》。

李文和後來獲得160萬美金的冤獄賠償。(圖/翻攝自搜狐網站)

 

許多大陸和台灣的學生,懷抱夢想到美國深造,獲得一流大學的博士學位,卻因為不被美國社會信任,有人發展受到打壓,平凡過完一生,有些甚至被冤枉而入獄,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潘維提出他的親身觀察。

 

我在美國讀書時有個大陸去的室友,他讀材料學博士,是教育部最早的公派留學生之一,是位頂尖人才。

 

在美國前30年,他的家庭生活非常艱難,是那時少見的城市貧民。他父親靠拉板車養活妻子和六個孩子,孩子裡只有他一個念了大學。他赴美不久,就信了基督教,而且很快開始激烈批評那管理不善而且不信上帝的祖國。

 

他的博士論文研究陶瓷材料,那是最尖端的材料,可他畢業後卻長期找不到工作。尖端陶瓷材料的研究,用我們的話說是「保密行業」,不容外國人插足。儘管他不喜歡祖國,卻也無法通過美國政府的「安全檢查」(security clearance)。後來,他給一家小公司做實驗員,掙的是在大學裡當助教的工資,每小時不到十塊錢。再後來,他放棄了自己心愛的專業,轉行去做晶片工廠的質量檢查員,工資才隨著IT業水漲船高。那是種普通而平靜的美國生活,但他永遠不會成為陶瓷材料專家了。

 

作為美國名牌大學的材料學博士,他若回祖國研究陶瓷材料,沒有「安全檢查」的問題,可以成為我國最出色的陶瓷材料專家。

 

不是大陸人的華人又如何呢?

 

40年前的1964年,年輕的李文和先生離開了台灣,去美國讀博士學位。他很出色,畢業後在美國找到了工作,成為核專家,在美國能源部所屬的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工作,而且成了那裡受擁戴的精英科學家之一。那是美國最高級的實驗室了。

 

李先生認同美國,熱愛這個給了他機會和富足的新祖國。在這個新的祖國,他踢足球,喜歡野外活動,還是個好丈夫、好父親。他還經常參加學術交流活動,甚至在美國政府的支持下,來大陸做基礎科學的學術報告,進行學術交流。他是美國人,但畢竟也是中國人,希望在自己母國的文化圈裡獲得認同和尊敬,是人之常情。他的每次北京之行,還都和美國情報機構配合,肩負瞭解中國核專家和核研究進展的任務,每次返回美國都向情報機構彙報。還有報導說,他的夫人早就是美國情報機構的合作者。

 

然而,到了20世紀90年代後期,因為中國的快速崛起,美國右派掀起了反華浪潮,其中主要的指責之一是中國竊取了美國核武器的技術。美國情報機構斷定,中國顯然已經把核彈頭微型化,而中國人不可能發明這種技術,除非是從美國偷,可他們找不到中國偷竊技術的根據。於是,華裔核科學家李文和先生就成了美國情報機構邀功請賞的替罪羊。

 

李文和並不研究武器設計,但在1999年底,他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被捕了,而且立即被工作了20多年的實驗室開除,還喪失了退休金。美國聯邦調查局威脅說,如果他不「承認」為中國做間諜,就要像用電椅處死羅森伯格一樣處死他(1951年羅森伯格夫婦因向蘇聯提供美國核技術機密被捕,1953年被雙雙處死)。

 

李文和被關押在一個單獨的牢房,牢房沒有窗戶,燈永遠開著,夜裡也不會熄滅。他在牢裡也要戴上手銬和腳鐐,還經常挨餓。李文和自己感到,政府知道他不是間諜,無法接觸敏感信息,所以想逼他自殺,把案子坐實。因此他提前聲明,自己絶不會自殺。

 

新世紀更替的2000年元旦,他獨自一人在囚室度過。在被關押了九個多月之後,他終於被迫承認一些輕微的過錯,說明美國政府抓他有理,這樣才換取了出獄。他的「過錯」是什麼?就是把一些數據下載到個人電腦裡。那些數據是公共信息,絲毫沒有敏感性,只代表一個程序員的正常工作,實驗室裡人人都這麼做。

 

現在,李文和依然認同美國,他在個人網站上發起了簽名運動,期待美國總統向他道歉,期望美國政府向他道歉,從而賠償他失去工作的損失。然而,在新出版的自傳裡,他卻這樣寫道:「在被囚禁的無比孤寂的日子裡,我經常想,我也許犯下了人生中最大的錯誤,不該在1964年到美國攻讀博士學位,使自己淪落到了今天的局面。獄中面壁,我不得不得出一個慘痛的結論:無論多麼睿智,無論如何勤奮工作,像我一樣的亞裔,像我一樣的華裔,永遠不會被美國社會所接受,永遠是「外國人」。

 

是的,對美國而言,你李文和雖然是美國公民,卻是中國人。科學無國界,如果華裔科學家沒有祖國,他就痛苦如李文和先生,除非他不想成功,不想成為科學家。

著:原文出自瞭望智庫網站的書摘,內容摘錄自潘維寫的《士者弘毅》。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