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焦點內容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 香港仍有解方
2019-08-13 10:23:00
A+
A
A-

女性示威者遭港警以布袋彈擊傷右眼,恐失明。(圖/反送中文宣谷提供)


優傳媒記者吳往已/特稿

連續九周以來的示威抗議,幾乎癱瘓了香港的士農工商,拜網路之賜,這場活動能夠遍地開花的一方呼籲、萬方響應。但壞也壞在這種「看似無組織,但人人都是組織」的運動,因為難以找到協調者,就算港府有意善了,但也恐怕找不到對口單位。只是民怨必需平息,否則終將以流血收場,香港情勢仍然有解,就看大陸如何拿出政治智慧。

 

面對這一次的抗議源起,港府有完全的責任,先是「送中條例」並沒有事前溝通,收集民意反應就倉促立法;而在民眾走上街頭之後,第一時間的錯誤應對以致中共港澳辦、國務院錯誤解讀和定性,激起更多民怨,是極為不當的作法;要說責任,港警公親變事主,是最大之惡。

 

觀諸台灣經驗,解嚴後的國民黨面對的是一個亟欲取而代之的民進黨崛起。1980年代的台灣,論街頭運動的強度、頻率,絕對比現在的香港要大上數倍。台灣警察當年在面對群眾運動時也打人,但是亟少對記者下手,更多的是採用隊形驅散來清場、用優勢警力「抬人」。在過往的群眾事件中,最多是消防車噴水,絕不會動用催淚彈、橡皮子彈、布袋彈等具殺傷力的警械,連配備都不會配備。更有第一線員警被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在這種包容之下,台灣走過幾次的政黨輪替,也未見社會有如此大的對立。

港民在機場抗爭。(圖/中大學生報提供)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七月九日,面對民眾對於「送中條例」的強烈反彈,也隨即宣布了送中條例「壽終正寢」。做為一個女性,基本的母愛還是存在她的基因裡。其後的抗議活動,「反送中」訴求逐漸退場,更多的是在表達對警方暴力執法的不滿。

 

但是港府似乎沒有覺察到民意的趨勢,反倒是壓制手段強度更大,近距離對著女性抗議者發射布袋彈、在捷運車站內發射催淚瓦斯,完全不符執法者應嚴守的比例原則,說是「黑警」並不為過。當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或許是在英國人統治下久了,把中國的傳統道理都忘了。

 

眼看著從街頭到巷戰、從商場到機場,抗議情勢已經嚴重影響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和東方之珠的形象;三、四十年前,香港帶回來的1小包瑞士糖,可以饞死10個台灣的小朋友;二十二年前香港回歸時,恒生指數也只有四千點,但是目前早已站上了兩萬五。香港彼時和今日的景象,完全沒有必要因此而魚死網破,畢竟維護政權的第一前提是繁榮安定。

 

為今之計,如果連修例這麼重要的事,都能在抗議聲中「壽終正寢」,對於連續以暴力對付自己百姓的港警負責人警務處長盧偉聰提前退休,更不是難事。畢竟他早在去年就已屆滿57歲的退休年齡,因故才延任至2019年的11月18日。姑且不論他是否為鎮壓對策的主要負責人,但是問責盧偉聰以平民怨似乎是較為便捷的作法。

 

就大陸國務院的立場,讓林鄭下台,滋事體大,恐群起效尤,但是損害控管是目前最重要的工作。香港繼續亂下去,就真的如官方所言,是外部勢力在挑戰中央權威,一旦動用解放軍進港,局面就更一發不可收拾,縱然抗議平息,官民之間不但從此決裂,對於大陸引以為傲的一國兩制更是徹底破產,不但國際形象毀壞,更會讓台灣視一國兩制為洪水猛獸,對兩岸三地未來發展絕對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