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政策追擊
食安問題》系列4-2—閉嘴或離職 吹哨者吹響的是職涯的輓歌
2019-07-31 16:12:00
A+
A
A-

B先生是食安英雄,卻見不得光。(圖/記者李英婷攝)

 

優傳媒記者李英婷/調查報導

2019年7月19日上午在立法院的唯一一場記者會,主角是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穿著黑衣、黑褲,頭戴紅色運動帽、口罩遮住半臉。陪在一旁的國民黨立委陳學聖則不斷呼籲在場媒體務必以變聲、半身拍攝等方式進行報導。這樣見不得光的人,竟是食安英雄-「吹哨者」,文中就以「B先生」稱呼他吧。

 

B先生在前公司工作約五年,檢舉前一年接觸送貨業務,有一次老闆要求將貨品上的有效日期塗改後再送至廠商,引其猜疑,曾勸老闆不要做黑心事,但老闆不理,要他選擇閉嘴或離職。最後,B先生聽從服務於保七總隊的朋友建議,先蒐證後再進行離職打算。

 

2018年1月,在保七總隊與台南地檢署聯手,查獲台南食品業者浚美商行與浚仁實業公司負責人及員工等五人,涉嫌將逾期海鮮冷凍食品改標後重新包裝,流入外燴餐廳販售。其中有鱈冰魚已逾期一年、熟凍龍蝦逾期近二年,檢警當場查扣1.6公噸的逾期產品;而已販售之100公斤食品,經查已全數用罄。

 

台南地院審理後認為五人觸犯加重詐欺取財罪,但考量均坦承涉案,尚有悔意,檢察官同意捐款給國庫的緩刑宣告,給予緩刑。五人平均刑期為一年二個月、緩刑二至三年;並向公庫支付3萬至15萬元。而台南市衛生局則認為是初犯,開罰《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最低罰鍰6萬元,又考量情節重大而加倍懲處,最終罰以12萬元。

 

B先生在檢舉一個月後離職、並在短時間內找到工作,但工作不到三個月,有一天新公司老闆約談,一開口就希望他能自願離職。雖未透露理由,B先生卻心知肚明,因新公司與前公司是同屬漁產經銷事業,「我應該被前老闆找到了,這表示我的身分(吹哨者)已經曝光。」

 

B先生決定自行離職,「(新)老闆也是會怕啊,食品東西那麼多,多多少少都會有過期的可能性,如果來不及處理掉,反被當成證據而檢舉……,」B先生突然靜默,當準備再問下一個問題,B先生又再啟口,卻只是不斷重申表示:「那個(新)老闆也是會怕啊。」

 

對新老闆有同理心,但誰對吹哨者有同理心呢?

 

2018年底,B先生又找到工作了,工作內容主要是送貨,必須全省到處跑;且新公司並非食品產業,雖然必須從新學習,但他卻甘之如飴,一點不謂苦。B先生說:「如果待在同一產業,被前老闆知道又會造成新老闆的困擾。而且我都在不同地方跑來跑去,我比較不害怕、反而更安全。」B先生還說,「沒辦法啊,有時候要避風頭,而且附近都知道前老闆的事,工作一樣得做,現任老闆若有一天發現我曾是檢舉人後,要把我辭退也是沒辦法的事。」

 

「檢舉人的生活多多少少都有受到影響。我是在想,檢舉後可能要搬遷或換工作,如果有一筆獎金再好不過,政府宣傳鼓勵吹哨時,不也說會有獎金……。」

 

政策竟只是看得到吃不到的宣導

 

檢舉後,衛生局給予的「獎金」為實收行政罰鍰後的50%,最後在法院認定此案為「重大事件」後,將獎金提高至罰鍰的60%,但因僅開罰12萬元,B先生拿到7.2萬元。面對為何不能加發中央法規建議編列的內部吹哨獎金?台南衛生局以該年度食安預算僅為10萬元為由表示「力不從心」。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